闻言众人争相站起身,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洛锦荣和洛柳风这对兄弟。元潇明特别注意到了,也跟随看了过去的。洛柳风见状一步,不卑不亢道:“陛下,草民适才不败酒力,有些头昏,被宫人扶到了这间宫殿短暂休息,不知道为何,二哥带着这群公子就来了,说是据说草民误闯了长公主休元潇明注意到了,也跟着看了过去。。...

闻言众人纷纷起身,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洛锦荣和洛柳风这对兄弟。

元潇明注意到了,也跟着看了过去。

洛柳风上前一步,不卑不亢道:“陛下,草民方才不胜酒力,有些头晕,被宫人扶到了这间宫殿休息,不知为何,二哥带着这群公子就来了,说是听说草民误闯了长公主休息的地方,担心草民,这才闹出了乌龙,虚惊一场,让陛下见笑了。”

元潇明从小在宫中长大,浸淫权术,这点小伎俩哪里就瞒得过她的眼睛了?

她目光自洛柳风身后半步的洛锦荣脸上一扫而过,想起了什么,“你们俩是洛丞相家的公子吧?”

“是。”

洛锦荣被元潇明看了一眼,缓缓上前,心里没底,面上故作柔弱,“草民是丞相二子,洛锦荣,这位是草民的庶弟,洛柳风,第一次进宫,草民怕弟弟不懂规矩冲撞了贵人,这才一时情急,没想到惊扰了陛下,请陛下恕罪。”

这件事既然没牵扯到自家妹妹,元潇明也懒得管,摆摆手,刚想说散了吧,身后跟着的一人忽然道:“不是说误闯了长公主休息的地方吗?怎么不见长公主?你这消息又是从哪儿听来的?”

元潇明眸光微冷,侧过头看着说话的人,“宁王此言何意?”

宁王元雪宁见她看过来,微微一笑,乍一看倒是端庄,然而那双眼睛里的复杂情绪混在一起,沉沉浮浮,看着便叫人不舒服。

“臣只是觉得空穴不来风,既然传出了这种话——”

“空穴确实不来风,但是人心叵测,这风从哪儿来还真不好说。”

元梨月略显清冷的声音自人群后传来,元潇明立刻回身,她身后跟着的大臣宫人也齐刷刷的看了过去。

元梨月还穿着今天及笄礼上穿的那件白色的吉服,头戴八尾凤冠,贵气天成。

在场众人的视线全部落在了她的身上。

元梨月长得不同于天元国传统的女子那般高大,她身量纤纤,肤白如雪,偏生唇生的极红润饱满,看着便让人有种一亲芳泽的冲动,眉眼秾丽,因着喜欢板着个小脸,这才压下了那股媚意。

对于女子来说,自然是看不上她这般长相的,一点气概都没有,对于男子来说,却是很招人喜欢。

不过这人身份贵重,心里有什么想法他们也不敢说,只敢自己腹诽。

元梨月不管周围人怎么想,她扶着宫女知秋的手,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

元潇明本来见到妹妹好好的还很高兴,结果一见她这走路姿势,脸色顿时沉了下去,大步上前搀了她一把,“月儿这是怎么了?怎么受伤了?来人!传太医!”

元梨月拍了拍元潇明的手背,莞尔一笑:“陛下不用担心,臣刚才走着走着没注意,不小心扭了脚,就没来得及过来,不知道是哪个宫人不懂事,把洛三公子扶到这儿来了。”

洛柳风眼睁睁的看着这人信口胡诌,眸光深了深。

元梨月刚好抬起头看向他,俩人四目相对,元梨月冲他笑了笑,“既然是误会了,就散了吧,不过……”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长公主今天宠夫了吗”,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