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入宫的那天下着瓢泼大雨,每个人都穿好了蓑衣和斗笠,也看不很清楚相貌。嘛我跟随宰相李山的身后,在一群人挟裹之中进了宫,走了很长很长的路,下半身的裙摆基本上都全湿了,冷的我直打寒战。在还也没搞很清楚情况的时候,就被一群人拥进了一个小院落中的一间屋没过多久,皇帝就来了,脸色不太好。别问我为什么知道他是皇帝,就这么万众簇拥的人物出现,任谁也知道这绝对是个重要人物。这人跟李山说了几句话,然后走到我面前,让我抬起头看了看他。我也没含糊,直接抬头看着他,我在他眼底发现了一丝惊讶,但转瞬即逝。然后,他再也没理我,径直走了。。...

我进宫的那天下着瓢泼大雨,每个人都穿戴了蓑衣和斗笠,也看不清楚相貌。反正我跟着宰相李山的身后,在一群人裹挟之中进了宫,走了很长很长的路,下半身的裙摆几乎都湿透了,冷的我直打寒战。在还没有搞清楚情况的时候,就被一群人拥进了一个小院落中的一间屋子里,然后又跟着前面乌压压一群人跪在地上。

没过多久,皇帝就来了,脸色不太好。别问我为什么知道他是皇帝,就这么万众簇拥的人物出现,任谁也知道这绝对是个重要人物。这人跟李山说了几句话,然后走到我面前,让我抬起头看了看他。我也没含糊,直接抬头看着他,我在他眼底发现了一丝惊讶,但转瞬即逝。然后,他再也没理我,径直走了。

跪得时间长了,我便歪坐在地上。李山看了我一眼,带着人,当然包括了他的亲闺女也走了。话说,他亲闺女也是怂,都没敢正眼看我一下,好歹我也是替代她的人啊。算了,现在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坐在地上,屋里静悄悄的,只有我自己的心跳声。

我摸了摸怀里那五千两银票还在,心里安静许多。于是,站起身拍拍土,先不管裙子还滴答着水,自顾自的倒了杯茶喝,然后开始琢磨现在的状况。

到目前为止,李蛮儿还没有被册封,身份也挺尴尬的,所以下人们只能称呼她为“小主”,一切吃穿用度也简单。这也挺好,万一有很多人见过我和正主,必然会被戳穿。所以,我尽量低调一些才好。

喝过了水,看看外面的大雨已经停了。天空挂出了一道极美的彩虹,令人心旷神怡。我有些发呆,似乎曾经也见过这样的景致。但是,我已经忘记了十岁之前的所有记忆。据尼姑庵的静心师姑说我曾经从房顶上掉下来过,摔坏了脑子,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就连我的父母是谁我也不知道。

静心师姑见到我的时候,正好是我从尼姑庵的房顶上摔了下来,所以,她也不知道以前的事情。当时看我也是粗布衣衫,应该也不是什么富贵人家的小孩,看我当时傻乎乎的,就收留了我。谁知道我长大之后这么闹腾,居然还在外面找了几个男人给静心师姑相亲,气得她直接用笤帚把我赶了出来。

反正在尼姑庵里也吃不上什么好吃的,也没有零花钱,每天还要跟着她念经、打扫,有时候还要跟着她去采草药,累得浑身疼。所以,我一出门就没打算再回去,谁知道居然就进了宫做了娘娘的替身。这世道变化太快,连我自己都没搞明白。

门口有个挺拔的背影,正在跟我的小太监说着什么。只看见我的小太监一脸娇羞,不住地点着头。太监和太监之间现在也搞对食么?不是太监和宫女也可以么?我有点好奇,忍不住凑了过去。我自觉自己的脚步还是很轻盈的,结果还是在十几米外的位置被这个挺拔的背影听到了,他很警觉地回过头,那眼光简直能杀人,我都觉得心头寒光泠泠,要真的是用剑的话,我此刻怕早已经趴在地上倒气了。

不过,就他这回过身的样貌,也让我倒吸一口凉气,愣在当场说不出话来。

怎么能有这么好看的太监呢?

身高绝对有一八三,一双大而有神的瑞凤眼,悬胆鼻,红唇皓齿,一身的冷冽气息,就差在脑门上写上“生人勿进”四个大字了。

我满脑子都是“咋这么好看呢?”其余的形容词也完全没有,就是无限循环这几个字,以至于他厉声戾气的跟我说了什么,我一句都没听见。

直到小太监拽了拽我的衣袖,也大声地说:“小主,小主,您今天晚膳想吃什么啊?肖大人说雨后湿滑,让您回屋去。”

我这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么好看的男人居然是大名鼎鼎的“玉面修罗”肖不修,大月国南厂长花锦衣卫首领,麾下三十万锦衣卫,个个杀戮冷血,帮皇帝把控着每一处风吹草动,简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连太子之类的皇亲国戚看到他时都会瑟瑟发抖。

可是,他看起来年纪也不大嘛,二十来岁总是有的。

“啧啧啧,怎么这么好看呢?”呃,我居然把这句话说出来了。看到他的玉面上居然出现了一丝裂纹,我还挺高兴的。

“堂堂宰相之女,说话怎能如此孟浪?”他紧紧盯着我。

“我是说彩虹好看呀!”我赶紧指了指天上的彩虹,“您瞅瞅,多美啊!虽然没有我美,但也是美的吧。”

大约这话又刺激到了他,他的表情明显更不悦了。吓得小太监立刻跪了下来,不敢吱声。肖不修直接踹了小太监一脚,说道:“好好伺候你主子,也没什么好日过了。”

小太监立刻哭了出来,哇哇痛哭。

“肖大人,这个,人家也没犯错,你踢他就是你的不对了,还吓唬人家,这样也不对吧。”我有点看不过去。

“哦,你在教我做事?”肖不修的面色开始狰狞。

“也不算是教吧,就是跟您说一下。这按照大月国的国法,您现在是在后宫,好歹也是要谨言慎行,尊重一下后宫的各位娘娘们以及她们身边的人。万一吹个枕头风什么的,对您也不太好吧?”

“你在担心我?”他挑了挑眉毛,居然又衬托出了美貌无双,我眼前都出现了小桃心。

“是啊,担心啊!”

“你不担心你自己?”他又挑了挑眉毛,我的心跳差点停止。

“担心啊!”我捂住胸口,“我又不傻。”

“嘿嘿,不傻是吧?”他居然又笑了,我真是要阵亡了。果然,传说中这个“玉面修罗”名副其实,虽然说话阴阳怪气的,没有一句让人爱听,但是就冲这个脸我也能忍。

“不傻不傻,真的不傻。”我后退了一步,这脸靠的太近,心脏受不了。“晚上随便吃什么都成,你去膳房看看吧。”我轻轻踢了一下小太监,让他赶紧离开这里,嗷嗷哭得我头疼。幸好这个小太监也不傻,立刻飞也似地跑了。

肖不修愣了一下,可能是没想到我能够当着他的面就放别人跑了。所以,他又逼上来一步,我又退后了一步。“那个,肖大人,我累了,我回屋里去了。有什么事情再说吧。”这人好看是好看,就是气场太足,杀气太重。我也没等他回话,直接进了屋子,关了门,顺手把几个窗户也关上了。

肖不修又楞了一下,然后这才转身走了。就在我觉得危机解除的时候,半夜三更他就带着人围住了我的屋子,火把和灯笼同时点亮了四周,我穿着单薄的睡衣,披头散发,睡眼惺忪地走了出来,他一脚就踹在我的膝盖上,我直接一个狗吃屎扒在了地上。然后就听到他阴阳怪气地说:“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大月国宰相李山心怀不轨,贪墨银两,买官卖官,特抄家流放。其女李蛮儿虽已进宫,但未册封,念及其年幼无知,打入冷宫,贬为庶人。钦此。”收了诏书,他还恶声恶气地说了一句:“还不谢恩?”

“为啥?”我从地上费劲地坐了起来,“他都把我打入冷宫了,我还得谢谢他?”

“你!”八成他也是没见过我这么直的人,一时间也想不出说什么。

“对,我,冷宫。行啦,还说什么呀,反正我走不了了,你找个人把我抬过去吧。对了,顺道帮我收拾几件衣服,我屋里还有几本书可以带过去,麻烦了哈。”李山不是说还要再等一日么,怎么提前了?

这一脚虽然对于肖不修来说可能只用了一成功力,但是可真心把我给踢残了大半年。好在我不是那种热爱运动的人,能躺着绝对不站着。所以,当他们把我抬到冷宫的时候,我还挺高兴。因为毕竟真的感觉走了很远,距离皇帝的政务中心越远越好,我反正不会主动去靠近的。

我这冷宫的名字也不错——满庭花,感觉谐音就是“蛮听话”,作为李小蛮和小满的我来说,也一定要做一个听话的乖宝宝,等着三年后就赶紧海阔天空出去了。想着这些,也就觉得日子没那么难熬了。再说了,人生不就是吃吃喝喝睡睡么,挺好。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在冷宫第三年”,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