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月国的冷宫待遇但是挺好的的,尤其是我这种也没赐封过的妃子直接进了冷宫,又也没跟各位娘娘交过手,连皇上的面也就见了一次的小主子,肯定会有人跑来耀武扬威。因为,第一真的够清静,完全也没人来看我。第二,基础配置齐备,除了二进小院外,两个小太监,两个本来宫女们到了二十四岁就能放出去了,结果我这两个小宫女是因为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了,自愿跟宫里签了死档。也就是说,我的两个太监和两个宫女都是要老死宫中的。我又问了问我的老嬷嬷,其实也不大,五十岁吧,看着也挺年轻的。当初也算是皇后身边的红人,结果说是某天给皇贵妃喝了不该喝的东西,皇贵妃虽然没死,但是把她给打入冷宫当差了。。...

大月国的冷宫待遇还是挺好的,特别是我这种没有册封过的妃子直接进了冷宫,又没有跟各位娘娘交过手,连皇上的面也就见了一次的小主子,绝对不会有人跑来耀武扬威。所以,第一真的够清净,完全没有人来看我。第二,配置齐全,除了二进小院外,两个小太监,两个小宫女,一个老嬷嬷,长得特顺眼,就是笨点儿。但笨又笨的好处,听话呀。我们也算相安无事,凑合一起过日子。

本来宫女们到了二十四岁就能放出去了,结果我这两个小宫女是因为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了,自愿跟宫里签了死档。也就是说,我的两个太监和两个宫女都是要老死宫中的。我又问了问我的老嬷嬷,其实也不大,五十岁吧,看着也挺年轻的。当初也算是皇后身边的红人,结果说是某天给皇贵妃喝了不该喝的东西,皇贵妃虽然没死,但是把她给打入冷宫当差了。

老嬷嬷的闺名红玉,我可不敢直接称呼她,只能尊称一句“玉嬷嬷”,让她来管理下面这四个人,也算是领导嘛。我基本上没什么事情,除了吃和睡,就是看看书。这李蛮儿可能也是个爱书之人,行李中居然有一大半都是书籍,有经史子集,还有各种话本,简直是太好了。

所以呢,我不惹事,很安静,也一心一意养我被肖不修踢伤的腿,有时候一整天除了要厕所的时候起来溜达一圈,其余时间都半躺着看书睡觉。玉嬷嬷也很满意,指挥着四个小的先是把冷宫的二进小院的卫生上上下下打扫了一遍,然后又做了一番派头十足的训话,然后她也没什么事情回自己的屋里睡觉了。

哦,她一开始还客气地问了我一句:“小主,咱们院子里要不要种些花花草草,看着比较有生机?”可我一想到当初在尼姑庵中那一院子花花草草招蜂惹蝶,还让蜜蜂蛰过我的景象,就完全不想搞这些。所以立刻拒绝了她,并且很严肃地跟她说:“您想干嘛就干嘛,这院子您做主就好了,我就是图个清净,没啥要求。”

因此,接下来的日子,玉嬷嬷果然什么事情都不问我,自己全权做主。搞得我像是这院子里的隐形人,只是一到饭点儿就吃饭,这个我比较喜欢。其实,饭菜也都是统一宫里的御膳房送来的,伙食特别一般,味道也特别一般。可是啊,我都讨过饭的人,已经觉得这样很不错了。玉嬷嬷去闹过几回,但也没什么效果。毕竟,我这个还没有册封的妃子也没啥实权和地位。

本来应该垂头丧气,每天病恹恹的,才符合身份。结果过了一个月,肖不修居然来给我送银子,说是冷宫嫔妃也是有俸禄的,真是把我高兴坏了。有吃有喝有住的地方,居然每个月还有十两银子拿,比玉嬷嬷的工资还高一两,真心太好了。

看到我一脸的高兴样,肖不修又有点绷不住了,恶声恶气地问我:“有这么高兴吗?”

“有啊有啊!特别高兴!”我拿着白花花的银子真的挺高兴的,“并且还是肖大人亲自送来的,还能够见到肖大人一面,就更高兴了。”

肖不修明显脸都抽搐了一下,看着我拄着拐杖的样子,似乎冷了一下,但还是“哼”了一声转身走掉了。我立刻单腿一蹦一蹦地回身把银子交给了玉嬷嬷,让她想办法给大家改善一下伙食。这冷宫里,目前只有她有资格每月外出一次,所以,购买鸿运楼的酱牛肉,迎宾楼的猪头肉,洪兴馆的蒜肠的任务就是她的了。

“要不,先用些银子去太医院找个大夫来给小主看看腿,这都一个月了,依然没什么好转,可别落下毛病。”

“没事没事,伤筋动骨一百天,我这才一个月,每天热敷一下,少运动多躺着就好了。”肖不修那一脚肯定是踢在什么筋脉上了,虽然不至于残疾,但养一养总是没错的。

再有,“有钱能使鬼推磨”,我又属于不闹腾不矫情的和蔼人,这五个人明显都开始朝我靠近。当然,本小主也真的没什么架子,也没有什么要求,所以大家不仅相安无事,并且感情也愈发融洽起来。这五个人也开始陆续跟我吐槽自己的故事和宫里的八卦,我们每日午后还有下午茶大会,听他们讲故事,让我更喜欢冷宫的生活了。

过了大半年,肖不修居然又亲自来送银子了。据说这大半年,这位厂花大人忙着去江南一带办事,深得皇上的宠爱,又给了一大笔封赏,还赐了免死金牌,黄马褂,十万两黄金,两处大宅……风光的不得了。

这大月国的确治理得很好,皇上没有老糊涂,虽然有五十个嫔妃,但并不好色。正宫娘娘端正严肃,就是没有生孩子。皇贵妃倒是生了好几个,但活下来的不多。其余嫔妃也陆续生了几个皇子皇女,但也是活下来的不多。目前,只有三个皇子活着,并且已经成年,陆续搬出了宫,各自又娶了媳妇。听说,还有几个马上就要生了,看来也算是香火有继,不发愁了。

目前,也没看出有哪个皇子又什么野心,这三位都属于闲云野鹤,不太喜欢政治斗争,让皇上十分发愁。所以,就从一众太监中挑了这位从小就养在身边的肖不修,提拔他做了锦衣卫首领。当然,据说这位肖大人的来历也不太平常。说是师从昆仑派师尊,关门得意弟子,得了真传,也承袭了阴狠之道。反正就是别让肖大人惦记上,否则只有一个“死”的下场。

“玉面修罗”的外号可不是浪得虚名,在他手里死的大大小小的官员不计其数,皇上也极其信任他,几乎里里外外的事情都交给他做。有时候,背后有人闲言闲语地说:“难道这江山要给了这个肖不修么?”

结果,没出三天,这几个说闲话听闲话的人的尸体就都挂在城墙上了。自此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在背后议论这些事情。

我这些八卦也是偷偷听来的,烂在心里不敢说出去。毕竟腿一疼,就想起肖不修来。这都大半年了,我走路还是不能快,不能走时间长。多数时间,还是躺着跟大家闲话。幸好还是年轻,没有太多运动,身体也还可以。

肖不修来送月银的时候,我这个院子里正在欢声笑语地说着八卦,压根就没有人给他开门。气得他直接踹翻了大门,进了院子。看到我们还在哈哈哈地说着什么,把他气得大吼了一嗓子:“送银子!”

那五个人赶紧退到一边去了,我坐着也没动,因为天气有些阴冷,我的腿又开始抽筋了。就只好跟他说:“放桌子上呗,走的时候顺便帮我把门修一下。反正之前也坏了,根本就关不上。”

他那张依然充满了魅惑的脸虽然有些消瘦,但表情真心不太好看。这不,他鄙夷地扬了扬眉毛问道:“那为何不到内务府去报修?”

“我又没有啥值钱的东西,这地方又是最偏僻的,更没有人来看我,所以修啥大门啊,开着更敞亮。”

“你!你好歹也是前宰相的女儿。”

“哎,这不是都冷宫了么,人呢,要认命,少闹腾,多享受。万一皇上那一天想起来又把我弄死了,我何必不赶紧吃吃喝喝开心一下先呢!”我摸了摸桌子上的银子,转头跟玉嬷嬷说,“咱们再吃一次那个蒜肠吧,味道虽然大了一点,但真的挺好吃的。”

玉嬷嬷小心翼翼地看了肖不修一眼,没敢说话。看来,这上上下下都害怕这个玉面修罗,果然也是名不虚传。“您要是没啥事情就走吧,我这里风大,回头您再受凉了就不划算了。要不然,以后您就派个小太监来送一趟就成了,放心,我不会告状的,因为我也不知道去哪里告状。”我吃力地站起了身,扶着桌子单腿站立,打算做出起身送客的样子。

不过,我发现他还真挺高的,我也就将将到他肩膀位置,看来我还要努力吃点有营养的,再长长个子才好。

“你就不怕我找皇上告状么?”他没动地方,反而靠近了我,表情有些晦暗不明。

“不怕。”我略略蹦了一下才转过身看着他,“我都已经在冷宫了,下一步不是流放就是赐死。赐死吧,估计不太可能,因为我也没犯杀人放火的罪,流放吧,大约我就更高兴了,直接就能出宫了。您随意吧,我都成。”我笑嘻嘻的回答了他,也成功的看到他一脸的不高兴。

“你总有要求我的一天!”肖不修留下了这句话,走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在冷宫第三年”,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