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四、做一只晒太阳的猫

日子过得还挺快,转眼间我竟然了进冷宫两年了,春夏春夏的景致看了一个遍。每日上午坐在冷宫的院子里晒太阳,上午拿着一支秃毛笔沾点水,在院子的石板地上写大字。冷宫附近是藏书阁,看书学习不犯愁。虽然笔墨这东西在宫里是精贵的,因为冷宫是完全不可能会无限量发售春日渐暖,天气不错,我就多写了一会儿。看着石板地上被我写得密密麻麻的,还挺有成就感。蹲累了,我就干脆坐在地上,一边锤着腿,一边默默念了念自己写的经文。一时间竟然入了迷,觉得这经文也挺有趣的。肖不修进来的时候,我也没发现。直到他的黑影将我遮盖住,头顶的阳光消失了,我才扭回身去看,发现他也在读那些经文。。...

日子过得还挺快,转眼我居然已经进冷宫一年了,春夏秋冬的景致看了一个遍。每天上午坐在冷宫的院子里晒太阳,下午拿着一支秃毛笔沾点水,在院子的石板地上写大字。冷宫附近是藏书阁,看书不发愁。但是笔墨这东西在宫里也是金贵的,所以冷宫是完全不可能无限量拥有。我虽然不会写什么心得体会,但当年在尼姑庵帮着抄写经书的时候,留下了“写字静心”的毛病,因此,每天一定要写半个时辰,才觉得心平气和,神清气爽。

春日渐暖,天气不错,我就多写了一会儿。看着石板地上被我写得密密麻麻的,还挺有成就感。蹲累了,我就干脆坐在地上,一边锤着腿,一边默默念了念自己写的经文。一时间竟然入了迷,觉得这经文也挺有趣的。肖不修进来的时候,我也没发现。直到他的黑影将我遮盖住,头顶的阳光消失了,我才扭回身去看,发现他也在读那些经文。

“你怎么会写《阿弥陀经》?”肖不修看到我完全没有任何寒暄,也完全不像是大半年没见面的样子。仿佛我们上一次见面只是上午一样,这让我有点恍惚。幸好看着他的表情还不算难看,我说话也温柔了一些。

“以前在尼姑庵的时候抄过,挺有意思的,大约也就背下来了。”我坐在地上仰着头看着他,发现他有点瘦了,气色也不太好,浑身上下有种风沙沧桑感。

“字不错,背得也没错。”肖不修难得表扬了我一句。

“嗯,抄了可能有一百多遍呢。”

“为何?”

“尼姑庵里经常有贵人来访,然后就要求替她们抄写经书,也算是尼姑庵的一项收入。师姑就让我帮着抄,我抄的快嘛,所以每抄完一份,师姑都会奖励我吃一碗素面,那时候我基本上天天有面吃,吃了好几个月,所以我觉得有一百多遍吧。”

“你为何在尼姑庵抄经?”肖不修似乎发现了什么。

“哦,就是闲的没事去尼姑庵看书,顺便就帮人家了。”我随便找了借口敷衍他,幸好他也没深究,只是又仔细地看了看我写的字。“你愿意帮我抄写么?”

“交易?”我有点好奇,居然肖不修要用我。

“给你修大门,修窗户,修桌椅板凳,提供有荤有素的一日三餐。或者,还可以给你找个大夫看看腿,虽然可能有点晚了,但你还年轻,多保养一下,腿应该不会落下大毛病。至少能够缓解下雨天腿抽筋的问题。”肖不修居然也蹲了下来看着我,视线虽然依然比我高半头,但至少我不用仰头看着他,脖子不太疼了。

“成交!”想我闲着也是闲着,抄抄写写的工作还是可以胜任的。

“如果不给你做这个事情,你打算以后做什么?”肖不修临走的时候忽然回头问我。

我稍微愣了一下,毕竟我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三年为期,海阔天空。但若是没有人知道我这个冷宫里的人可能会走,都会认为我在这里要待一辈子。那么,我会做什么?“一只晒太阳的猫吧,适合我。”我忽然有点神往这个答案,心也变得暖暖的。

第二日,肖不修就派人运了两大箱各式各样的字迹纸张,也就是说,有写在纸上的,有写在衣服上的,还有写在被单上的,还有写在扇面上的,最难以辨别的是写在一块牛胛骨上的。另外,还有些上面很可能是血迹。

我瞅着这两箱东西有点发呆,肖不修说:“你不用管是什么,只需要把上面的字整整齐齐誊抄在卷宗上,写好是从什么地方抄下来的即可。但是,必须一字不差,就算它有错字,你也要一起抄下来!卷宗纸不够了,就直接告知王力,他和张禾会负责所有的卷宗以及联络工作,也会住在你这里,监督你的工作。”

“那大门和桌椅板凳什么的,什么时候修?”我问道。

“今日内。”肖不修言简意赅,说完就又一阵风似地走了。

我围着箱子转着圈,转第一圈时,我想王力和张禾都是身材魁梧的太监,看来一定是会武功的,我一定要听话才成。转第二圈的时候,我在琢磨这堆东西必然是涉及了什么隐秘,所以他不能让太多人接触和触碰,才找到我来处理。因为毕竟我不过是冷宫被幽禁的妃子,泄密的可能性少之又少。转到第三圈的时候,我开始研究这堆东西我是快点弄呢,还是慢点弄。会不会只有这一次,下次就没有这种事情了。那么,大门什么的虽然修好了,一日三餐有荤有素是不是也坚持不了几天呢?转到第四圈的时候,我居然看到箱子里有一块女人的红绸子肚兜,这必然是牵扯到情杀大案吧!那我还是赶紧看看到底是什么事情吧,肯定特好玩!

我撸起袖子准备动手的时候,玉嬷嬷拦了我一把,“小主子,这不是咱们冷宫做的事情啊。”

两名小太监小灰子和小铜铃站得倒是挺远的,有肖不修派来的大太监王力和张禾杵在这里,估计他们也会过来拦着我。还是我那两个宫女姐姐胆子大,秀丽去搬了矮桌,春晓去拿了笔墨纸张,兴致勃勃地等着看热闹。

“闲着也是闲着,咱们整天打牌什么的,也没意思。不如看看肖大人给安排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万一特好玩呢。咱们又能挣银子,又有事情做,多好啊。”其实,我也挺兴奋的,肖不修可是南厂都督,他手里过的事情,要么牵扯国家机密,要么就是命案,再不济也是隐秘之事,简直太符合我的八卦体质了。

不过,我还是谨慎的。让春晓给我找了副布手套戴好,才去翻检那两箱东西。并且,我也嘱咐了他们谁都不要靠近,只有王力和张禾来帮我搬搬抬抬就好。毕竟我也担心如果太过于隐秘的事情,让他们接触到,或者以后被牵连,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这两箱东西看起来多,其实也没什么内容。我翻了一圈之后,心里就大致有数了。比如有几张是状纸,这个最好处理,誊抄一遍就好了。然后就是一些物品,比如带血的匕首,有字迹的灯笼,有题词的折扇,有女人的肚兜,有血字迹的牛骨头,字迹歪扭的字条和小册子……看起来并不是一个案件的,很可能是几个案件的证物都放在了一起。

那就分门别类,然后把所有的字迹都辨认出来,再整理到纸张上……其实就是个文书整理工作,需要耐心和细致。

“肖大人有说给我多长时间么?”我问王力。

王力对我很客气,“肖大人没说,只是说您需要什么,就找我们。”

“那肖大人一般是什么工作效率?”

“这个不好说,有时候很快,有时候很慢,可能也是分事情吧。”

“好吧。”他这回答就跟没说一样,还是我自己体会好了。我们起床早,现在距离吃午饭的时间还很早,我应该还是可以先理一下思路的。我又围着这堆东西转了一圈,然后让玉嬷嬷他们该干嘛就干嘛去了。王力和张禾就在傍边做我的助手,一件件把东西拿出来,再铺展开。

我整理地速度很快,其实也没多少字,大致顺了一下就明白了。这其中涉及到不少案子,应该都是零碎的证物和状纸,虽然不能连串起来,但略略数了一下,这两箱东西应该涉及了至少十起案子,还都是凶案,少则死了一个,多则死了十几个。我说肖不修的脸色为什么总是这么难看呢,原来这么多凶杀案,天天看着这些东西,心情的确不能好起来。

掌灯时分,我居然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整理完毕,也誊抄好了,我都佩服我自己的工作效率。王力和张禾把箱子搬走的时候,居然还很恭敬地冲我行了礼,我有点受宠若惊。毕竟,这群人一般眼睛里都没有别人,我这么一个冷宫的人,怕呀。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在冷宫第三年”,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一起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