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五、他说媳妇是自杀的

五、他说媳妇是自杀身亡的累了一成天,我洗非常干净手才去吃晚膳。玉老嬷嬷给我盛了一大碗稀粥,加了几根青菜,让我先缓一缓。秀美说一会让我把衣服换下去,她给去洗一洗。“我瞅着这么多东西都带着血迹,挺脏的。小主,咱们不然的话把小衣也洗一洗吧。”“我又没穿着小衣干“我又没穿着小衣干活,干嘛要洗?”。...

五、他说媳妇是自杀的

累了一整天,我洗干净手才去吃晚膳。玉嬷嬷给我盛了一大碗稀粥,加了几根青菜,让我先缓一缓。秀丽说一会让我把衣服换下来,她给去洗一洗。“我瞅着这么多东西都带着血迹,挺脏的。小主,咱们要不然把小衣也洗洗吧。”

“我又没穿着小衣干活,干嘛要洗?”

“出汗了呀。我看您下午摆弄那几个血屏风的时候,脑门子上全是汗,想必小衣也湿透了。”

“也对,那几个屏风上面的字太小了,还特别模糊,都看不清楚。”我回忆了一下。“今天就算了,明天再换吧,我想吃完就睡了。”

“嗯,咱们都早点睡。”刚吃完饭,玉嬷嬷就张罗着铺床了。我只好蜷坐在小厅堂的大椅子里,不一会就困得迷糊了。但似乎是刚睡了一下,就听到惊天动地的修理大门的声音,还有杂乱的脚步声。

我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问:“这是怎么了?”

就听得身边是肖不修的声音,“给你修大门来了!”

吓得我一激灵,立刻清醒了过来。寻声望去,他就站在我身边,低头看着我。我想立刻起身,但可能是卷缩的时间有点长,腿麻木了,完全动不了。他看出了我的异状,伸手在我的腿上推拿了几下,居然立刻就好了。

“太厉害了,怎么就不疼了!”我很开心地摸着自己的腿,这怕不是传说中的神功吧。

可能是太过于喜形于色,他居然一时间愣住了,不知道要怎么接住我这句话,只好很无语地看着我。我干脆借着他的胳膊站了起来,还蹦了两下,居然也不疼了。“谢谢肖大人啊!真棒!”我这么出自真心的吹捧,估计他也是爱听的,明显脸色就好了很多。

“小事,算是谢谢你的工作。”肖不修的声音依然清冷。“我也答应了承诺,派人来给你修理大门和家具,还有什么东西,都可以一并提出来,我让人去办。”

“好像也没什么吧,我这里小,也不需要什么。”我看了看周围,也真的没什么可收拾的。本来就没什么家具和物品。“肖大人不嫌弃我就好。”

“嫌弃?”他挑了挑眉。

“嗯,对于很多人来说,我这个冷宫里的人应该是没什么用处的,难得肖大人不嫌弃,还让我有些事情做。”

“物尽其用罢了。”

“我还挺喜欢的。”

“你有何看法?”他看着我。

“那两箱东西?”我看着他,“也没什么想法吧,这背后都是人命,我也没看到全套的案件内容,所以也不好评论。”

“印象最深的?”

“都差不多,没什么印象深的。”我回答的很老实,这些证物很分散,具体都是什么,还要看更多的东西才能判断。“倒不如肖大人给个提示,比如您觉得有什么我可以帮着分析一下的。我看着这么多吧,都是零碎的内容,很难串在一起。”

“你有兴趣?”

“哎,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动动脑筋,图个热闹罢了。”我看了看外面修大门的人,居然来了十多个太监,玉嬷嬷他们都站在院子里不敢进屋来,可能是肖不修之前说过什么了。

“那可否跟我去一趟南厂?”他还挺客气。

“我可以出冷宫么?”我居然有点小兴奋。

“跟着我,可以。”

“会不会给你惹麻烦啊?”我还是有点担心的,毕竟身份摆在哪里,万一有事情,岂不是我要承担。

“无妨。”肖不修神情自然。

“算啦算啦,别给你惹麻烦。咱们就在这里随便说说好了。你放心,我这里没有人偷听,你把他们都再弄得远一点,我们再说话。”听到我这么说,他居然嘴角动了一下,这是笑了么?怪好看的。

“你最想知道哪一件背后的故事?”他坐了下来,并示意王力把我们这屋里的门窗都关上了。张禾送进来了一些茶和糕点,真心是精致,绝对比我的稀粥青菜好多了。不过,我喝粥太多了,也完全不饿。倒是这清茶很香,我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完全没见外。

“说说那个屏风吧,看起来很古怪,但又说不出来哪里有问题。”

“这个案子是鸿图阁大学士张炳林家的事情,说来也是奇怪,他以及他家是属于本分老实人,兢兢业业,倒也没有出过差错。谁知上周他家长子的正房妻子忽然从三楼跳下来死了。因为事关人命,他们也立刻报了官,京畿府尹陈大人去勘察了现场,觉得无可疑,就结案了。可正房妻子的娘家人认为她不可能自杀,所以不依不饶要讨个说法。所以,一直在衙门外喊冤,搞得京城里一时间议论纷纷。皇上让我尽快结案,我虽然也存疑,但没有证据,所以如果这几日再无新的进展,我便结案处理了。”肖不修三言两语将案件的前因后果说了个清楚,看起来也严丝合缝,滴水不漏。

“那他妻子跳楼自杀的原因是什么?”

“说是因为她的小儿子前几天出了意外摔断了腿,这妇人一直自责是自己没有照顾好孩子,所以愧疚而自杀了。”

“这腿是以后都残废了?”

“据说是,但我也没有见到。”

“那按道理说也不至于要自责到自杀吧?应该是更加竭尽全力去照顾好这个儿子才对。”我摸了摸自己的腿,“再说了,就算是难过,也应该是这个小儿子难过,甚至有可能自杀才对吧。”

“这孩子两岁,还不太懂事。”肖不修看了一眼我的腿,又将目光转向了别处。

“我说一下我的疑问哈。”我想了想,也没有什么疑点,只是把自己觉得奇怪的地方说出来。“你看那屏风,应该说的是一个爱情故事,类似凤求凰吧。早春时节外出踏青,两名女子说说笑笑地前行,遇到一名策马而行的男子,三个人说了一会儿话,之后就是一名女子坐在窗前看书信,之后就是一男一女画眉的闺中秘事。上面也写了一首诗,字特别小,我看了很久才认全的,但也没什么可疑的地方。只是这女子的样貌和穿着略有不同,但又相似,所以我不能断定到底是谁跟了这个男子红烛共度。”

“这屏风据说就是这长子与夫人的爱情故事,没有提及还有另外一个女子。”肖不修反问,“那名不是侍女么?”

“你还记得那两名女子的长相么?虽然都是瘦长脸,但其中一个嘴角有一颗小痣,真的很小很小,不仔细看不会发现的。可是,正是有小痣的这个女子没有和男子共话西窗……”我忽然看到肖不修唇下也有一颗小痣,真的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顿时就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只好看着他。若是有一天,他扮上了女装,怕也是妖娆风情且光芒万丈吧。

肖不修看着我,忽然腾地站起来,拖着我就走。“咱们去南厂再去看看这件屏风,我也要再确认一下。”

“这么晚了,不合适吧。”宫门都落锁了,他居然想带我出宫去。

“这有什么,尽快弄清楚,我也好和皇上交代。”肖不修绝对是个行动派,几步就把我拽到门口,他的侍卫见他出来了,就立刻将软轿抬了过来。肖不修直接把我塞了进去,我的余光看到玉嬷嬷他们几个才反应过来,往出跑。“你好歹也跟我的人说一声吧。”

“办案!”肖不修在落下轿帘的时候,转头冲跑过来的玉嬷嬷只说了这两个字,然后命人快速抬着轿子走了。我在轿子里都能想象得到玉嬷嬷他们的惊慌表情,不过也挺好笑的,这一年多无风无雨,大家也很认命,谁知道会发生今天这样的状况呢。当然,能够出宫也是个好事情,我都闲的要发毛了。

南厂居然特别特别近,出了宫门,感觉是拐了一条街就到了。轿子也没有在大门口停下,而是直接抬了进去。我以为到了厅堂会让我下来,结果是直接抬到了证物房,肖不修才掀开帘子,搭了把手,把我从轿子里拖了出来。

一时间,我还真的不太适应这个新环境。主要是这个地方特别大,轿子居然能抬进了屋里。我下来之后,他们又迅速且默默地抬了出去。我有点目瞪口呆,看着肖不修。

“不如来亲眼见证一下,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问题。”他说这话的确也有道理,我跟着他走到了屏风面前。这间大证物房,大到一眼看不到墙壁,全都是通天高的货架,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物品。我恍惚间似乎还看到了不少干尸,想想有点害怕,就没看多看。只是紧紧跟着肖不修,不再左顾右盼。

这屏风就是我下午仔细研究过的那扇,上面的才子佳人的故事看起来也没有太多可疑。肖不修命人又点亮了几盏灯,他仔细看了看,“的确,这女子没有痣。但之前这男子是和有痣的女子交谈,如果没有仔细看,真的就不会发现这颗小小的唇边痣。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那就是才子爱的不是最后西窗的女子,而是那个有唇边痣的女子呀。可是,又不能明说,只好在这幅画中做一个小小的手脚,纪念一下自己的爱情。”

“这是你的一面之词,怎知真相是否如此呢?又和这正妻自杀又何关系?”肖不修面无表情的样子还是挺吓人的。

“我只是觉得奇怪嘛,也是您说的这是个爱情故事,但似乎看起来也不太对吧。那现在,我们应该去验证一下,这位正妻是否有唇边痣。虽然不敢说这个是什么关键性的证据,但只是解决心中一个疑问而已。我也是说说看看,您可别以为我能如何如何。”想想我和肖不修不熟,只是误打误闯而已,别说破案了,我连这些大人物的名字都搞不太清呢。

“你的猜测是什么?”

“那可能性太多了吧,不好说。”我又看了看屏风,顺手摸了一下。肖不修也跟着我的样子摸了一下屏风,没说话。

“那我回去了?”我试探性地问他。

肖不修的瑞风眼在烛火的映衬下居然特别好看,我又陷入其中。果然是玉面修罗,他们传说的没有错。据说有不少女子倾慕于他,奈何是南厂都督,太监身份。否则,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提亲,他会有多少女人啊。

“宫门已经落锁,我也不能送你回去了。今晚就在南厂歇了吧,我让人收拾出一间屋子。明日一早,我带你去张大人府上看看。反正也出来了,不如也走走看看,省的你在冷宫里跟他们打牌天天输。”

“你怎么知道我天天输?”我好奇地问。

“你忘记我的身份了么?”他那个拽的二五八万的样子,真的很欠抽。

“好吧好吧,肖大人最厉害了!”我也很无语,只好低头认怂。“也没有天天输吧,至少也赢过几次。”

“幸好你也没什么东西,否则就都让这几个奴婢都拿走了。”肖不修的表情又恢复到了冷冷地状态,“即便是在冷宫之中,也应该拿出主子的样子。更何况是是前宰相之女,不能没了身份和气势。”

“这个恐怕真的没有。我都算是落难之人,还要什么身份和气势,凑合活着就好了。”我也没那么多在乎的,就在证物堆了随便看起来。

“莫动,有毒!”肖不修一声厉喝,吓了我一跳。“这里的东西切勿乱碰,倒不是怕乱,只是有些东西有毒,有些东西不能看。”

“好的好的,我就紧紧跟着肖大人好了。”我立刻回身站在他身边,亦步亦趋,不再多看一眼。要知道,这地方很可能就是大月国的所有隐秘事件的中心,我要是万一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估计小命都没有了。

我比肖不修矮了大半头,身形又更消瘦一些,所以隐藏在他的阴影里,感觉还挺安全的。出了证物房的时候,有个侍卫上前说事情,居然没有看到藏在他身后黑暗中的我。当然,他也是厉害的人物,只是一瞬间晃神,然后立刻就要抽刀。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在冷宫第三年”,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