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的深秋,一个波澜不惊的小岛上家家户户都飘着白烟,一片详和,海边的潮水一遍遍的拍击着礁石,激发起层层浪花。突然间岛上部队旁边的大院里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声,被打破了这片静谧。“快来人啊!王浩的媳妇喝药了,快去叫医生,都吐白沫了。”随着这阵喊声,岛“快来人啊!王浩的媳妇喝药了,快去叫医生,都吐白沫了。”。...

70年的秋天,一个平静的小岛上家家户户都飘着白烟,一片祥和,海边的潮水一遍遍的拍打着礁石,激起层层浪花。忽然岛上部队旁边的大院里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声,打破了这片宁静。

“快来人啊!王浩的媳妇喝药了,快去叫医生,都吐白沫了。”

随着这阵喊声,岛上的人家都纷纷跑出来看热闹。

狗蛋妈:“大旺娘,你急匆匆的干什么去?”说着就小跑着追上去。

大旺娘:“你没听见,有人喝药了,过去看看啊!”

瞬间人群就覆盖了这个小院。岛上的“包打听”问:“李大嫂刚才是你喊的?怎么回事,她咋还能喝药呐?”说着就伸着头往院子里看。

“我咋知道,我过来给两个孩子送西红柿就发现她整个人躺在地上,口吐白沫,吓死我了。”说着手还一个劲拍着胸脯。

屋子一个身穿粗布绿衣的男人看着身旁的医生问道:“怎么样,她是真的喝了这个除草剂?”

旁边的医生拿着个绿色的瓶子举到太阳底下仔细观察,又闻了闻,放下瓶子,边摘手套边说:“浩哥,据我观察嫂子应该是没有喝农药,这个瓶子被洗过,至于她为什么会口吐白沫,应该是瓶子洗的不干净,还有少量药份。”

男人听完这个话脸色阴沉的看向躺在床上的女人,他就知道这又是她的把戏,没想到这次她竟然敢用死来吓唬他。

“那她是不是没事了,怎么现在还没醒。”

医生用手往上推了推眼镜:“虽然说药量少,但是也可能会造成病人短暂性休克。”

“好了,我知道了,麻烦你们了,你们先回去吧。”

医生拍了拍王浩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回道:“那好,那我们先回去,有事再叫我们。”

等所有人都走了,男人在屋子里来回走动,拳头紧绷着,指头被攥的发白,最后实在是没忍住,嘭!推开房间的门,就看到那个女人靠在床头柜上,正看着墙上的挂钟发呆。

男人气的用手指着她就开始发飙:“韩雯你闹够了没有?我之前没发现,原来你是这么恶毒的人,这两个孩子怎么惹你了,你有必要这么狠心?”男人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当初是你答应要嫁给我的,咱们相亲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我有两个儿子,你要是不介意,咱们就结婚,你那时候说的多好,你还说,会把他们当自己孩子,结果呢?结了婚你背地里是怎么对孩子的!”

“你要是想过就过,不想过就趁早离婚。”说完眼前这个穿橄榄绿正装的男人就摔门而去。

韩雯一脸懵的坐在那里,怎么回事?她就是昨天晚上加班太晚了,回去就迷迷瞪瞪睡了,怎么睡醒就被人骂成这个狗样子。

哎呀,头好痛,韩雯抱着脑袋一个劲的捶打,接着韩雯就感觉脑袋里一面空白,突然一阵刺痛脑袋里感觉四面八方都有记忆向她涌来。

只见一女的插着腰对两个孩子骂道:“你们两个狗崽子,有娘生没娘养的玩意,天天伺候你们吃,伺候你们喝,你他妈的还敢给你爸告状,我们俩吵架对你们有什么好处,你们就是不喜欢我。心里恨死我了吧!那又怎么样!你们还不得老老实实喊我叫妈。”

接着画面一转还是那个女人站在那里,手不断的戳着小男孩的头,嘴里还说道:“你怎么这么蠢,让你刷个碗,你看看你打碎了几个。”说着就对那个小男孩又打又掐。

小男孩小声的抽泣:“妈,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女的咬着牙,脸上的颧骨因为瘦高高的凸起:“哭什么哭,好让人听见是吧!午饭不许吃了。”

画面接着到了晚上,刚才凶她那个男人也出现在了里面。穿绿色军装的男子看见在哭泣的小男孩,蹲下身子摸了摸他的脑袋,替他擦去脸上的泪水:“小龙乖,是不是那个女人又打你了。”

小男孩可怜兮兮得说:“爸,是我不好,我打了几个碗妈才生气的。”男子的手不小心碰到孩子胳膊,看着上面一片紫青的痕迹,终于忍不住了。

男的怒气冲冲走到厨房,指着做饭的女人道:“你看看你对孩子什么样,不是你亲生的你就使劲糟践他,他才多大,你就让他干这个干那个。”

女的:“我让他干什么了?我怎么糟践他了,他和他那个哥背地里喊我母老虎,恶毒后妈,你怎么不说。”说着就把手里的碗摔倒地上。

男的:“要不是你做的太过分,孩子能这样说你,你看看人家孩子,在看看咱家孩子,你心里就没点数。”

“我怎么没数,不是我自己的孩子我为什么要疼。”

外面传来一阵开门声,“弟,你怎么了,你胳膊上怎么都是痕迹,是不是那个女的掐的。好呀!这个恶毒的女人,我非要她好看。”

碰的一声,小男孩踹开厨房的门,“你敢欺负我弟,看我不打死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说着就要冲过来。

男人抱着小男孩:“虎子你冷静你点,她是你妈。”

“她不是我妈,我妈早死了,她算是什么东西。这个恶毒的女人,是怎么对我弟的,你是瞎了眼了。”说着就要够着脚去踢那个女人。

“你要是在拦着我,你就不是我爸。”

女人:“你看到了吧,这就是你儿子,就是个白眼狼,我对他再怎么好,也不如他亲妈,我呸。”

吵架声实在是太大了,不一会就引来了左邻右舍的人,大家站在院子里对女的指指点点。“你看王浩多么好的人,找的媳妇都不怎么样,第一个媳妇好吃懒做不管孩子,这好不容易死了,让人介绍了一个,这可是千挑万选,没想到结了婚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你看她家俩个孩子,被虐待的瘦瘦巴巴,还动不动就打孩子。”

这女的一看这么多人对她指指点点,脸上被骚的通红,受不了跑回房间,等李大嫂来的时候就发现她已经喝药了。其实她本来是准备吓唬吓唬男的,瓶子早就被她洗的干干净净,只是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就那么一点点药量就要了她的命。

结果韩雯就穿了过来,原主人都死了,但是所有人都以为她是装的,压根就不在意。

哎,不对!刚才那个场景她怎么感觉有点印象,好像在那里看过。哎呀!我怎么这么笨,关键时刻掉链子。在看过呢?很是熟悉,就是想不起来,气的捶了下脑袋。我!我!我想起来了,这不是我之前看的那本架空的年代文吗?不会吧!她难道是穿书了。她不就是感慨了一下女配的生活嘛,怎么这么容易就让她穿了过来。

韩雯躺在床上一脸的生无可恋,她就是在心里想了几句过过瘾,没必要真的让她来收拾这个烂摊子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后只想做悍妇”,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