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望书抽回了试探性之心,有些羡慕嫉妒,又有些畏惧。她了十七岁了,现在的再学武那是来还来了,她演过不少武侠剧,可播出望着美,实际上跟京城吊炉烤鸭似的,挂得人全身疼。她倘若会轻功,也想跟离处那个上蹿下跳的“野猴子”像,踩遍临安城的每一片瓦。陈望她已经十六岁了,现在再习武那是来不及了,她演过不少武侠剧,可播出来看着美,实际上跟京城吊炉烤鸭似的,挂得人全身疼。。...

陈望书收回了试探之心,有些羡慕,又有些忌惮。

她已经十六岁了,现在再习武那是来不及了,她演过不少武侠剧,可播出来看着美,实际上跟京城吊炉烤鸭似的,挂得人全身疼。

她若是会轻功,也想跟不远处那个上蹿下跳的“野猴子”一样,踩遍临安城的每一片瓦。

陈望书想着,皱了皱眉头,她不会,可别人会,看来老太太说得没有错,她不能太过狂妄,还是老实安分的做个幕后黑手,比较妥当。

不然还没有害人呢,就被人气得一刀捅了,那这戏不就演垮了?

“我让你打听的事,怎么样了?”

木槿四下里看了看,压低了声音,“那钓鱼的地方,乃是前儿个茶会上,大理寺唐少卿夫人说起的。”

陈望书点了点头,“那柳缨呢?”

系统是个装死的废物,只有个百字的故事梗概,她对敌人还一无所知。

木槿小心翼翼的看了陈望书一眼,见她并无悲切之色,方才放心大胆的说了起来。

“那柳缨乃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官之女,当年官家尚在潜邸之时。柳家同他们住在同一条巷子里,柳缨的母亲绣艺出众,被请进了府中教姑娘们绣花。想来那会儿,便同七皇子相识了。”

若不是东京城破,先皇无子嗣留下。如今的皇帝只不过是一个不起眼的平王,七皇子同柳缨那会儿也是小孩儿,玩到一起去了,乃是人之常情。

系统说的青梅竹马不为过,陈望书感叹道。

“那唐夫人同柳缨的母亲关氏乃是同乡,至于更深些的,时间太短,来不及寻人仔细打听。”

陈望书给了她一个赞赏的眼神,“不用再查了,我心中已经有数。”

她们今日桃林遇“鬼”不是偶然,这唐夫人同柳缨定是交情不匪。柳缨身为女主角,那定是人人爱她,她爱自己,别说一个少卿夫人了,便是公主她也蛊得啊!

之前那个跳来跳去的“野猴子”,早就不知道跳到哪里去了。西湖边的歌声似乎更近了些,影影约约的,好似能够听到笑声呼喊声。

陈望书抬起手来,她这小楼没有百尺,摘不到星辰。

她放下手来,转身进了屋。

屋子里香气扑鼻,白瓷已经换了一种更让人宁静的安神香,见到陈望书,不紧不慢的行了礼,“姑娘叫我寻的,七皇子送过来的画,已经找着了。”

这是一幅红梅图。

官家刚刚赐婚的时候,内官送过来的,说是七皇子亲笔所画,上头还有印鉴。

宋清不懂画,可陈望书懂。之前她气恼这桩亲事,并未打开看过,如今一瞧,倒是觉察出几分滋味来。

七皇子的确是画得一笔好梅,但比起梅,陈望书觉得,梅花树下的雪地上,躺着的那个波浪鼓儿,画得更为动人。连那鼓面上梳着总角的小童脸上的笑容,都看得一清二楚的。

字如其人,画亦如其人。古人好风雅,提笔便是梅兰竹菊。

比起被框住了的雅致,他更加喜欢拨浪鼓的野趣。

陈望书心中有了盘算,笑眯眯的提起了桌子上的笔,蘸了蘸墨,在那拨浪鼓的地方,画了只王八,满意的欣赏了一番,将笔一撂,拍了拍手。

“打今儿个起,我陈望书便是这临安城贵女的典范,最最贤惠的人了。”

七皇子越不喜欢哪样的,她就是哪样的!

一旁的白瓷看着那王八,有些目瞪口呆,磕磕绊绊的说道,“姑娘本来就是一等一的,贤名……贤名在外。”

木槿忙附和道,“可不是,我们姑娘画的王八,那都是贤惠的。”

陈望书骄傲的抬起了下巴!看!就算穿了书,她也还有“姐姐说的都对”,把她吹上天的铁杆粉丝!

这一夜睡得极好,等到给老太太请了安,陈望书便同陈恬一道儿上了马车朝着茶楼行去。

今儿个说好了,要带着陈恬,偷偷的去看看她的未来夫君。

陈恬今日穿了条粉色的长裙,妆比平日里郑重了许多,胭脂承托得她气色红润,长长的睫毛抖动着,像是蝴蝶的翅膀。

“怎么没有穿着小袄?你把披风系好了,可别着凉了。祖母给你相看的是窦亦筠?哥哥在太学曾与他同窗,今年又同中了进士,是个文采人品都不错的。”

“窦家也是书香门第,他是次子。上头的兄长已经娶妻了,那会同我长嫂是闺中旧识。那日我听她同阿娘说,是个好相与的。”

陈恬点了点头,拿帕子捂了捂嘴,轻轻的嗯了一声。

陈望书只当她是紧张,又说了好些笑话,到了瑞琪茶楼的时候,已经是口干舌躁了。

刚一落座,就听到对面雅室传来一阵哭声。

陈望书好奇的看过去,那门半开着,能透过门缝看到里头的场景,她一瞧,顿时眼睛都亮了。

只见颜玦坐在那里,一脸菜色,脸上的茶水可着劲儿的往下滴,显然刚刚被人泼了一脸。

在他的对面,坐着一个满头步摇的小娘子,那小娘子气得胸脯剧烈起伏,拿着帕子擦着眼泪,“你凭什么羞辱人?我虽然没有读过什么书,但写几首小诗,那也是会的。”

“衙内读圣贤书,叫你咏杏,你竟然拿名家名句来羞辱我!这不是指着我的鼻子骂我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连先贤都不知!”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那小娘子说着,猛的站了起身,一跺脚,捂着脸跑了,只留下颜玦坐在那里,滴着水,风中凌乱。

陈望书瞧着,心中只有一句感慨,清水出芙蓉!太好看了!这男狐狸精就是泼了卸妆水,依旧是美得惊人!

许是她的目光太过炙热,颜玦像是有所感应似的看了过来,陈望书还没有来得及出墙,就看到眼前一黑,一个人影飞奔过去,啪的一声把雅室的门关得严丝合缝的。

陈恬恬!你不是林妹妹一步三喘吗?我咋瞅着你跟飞人似的,抬脚都能跨栏呢?

“妹妹把门关上了,咱们一会儿怎么看那窦公子?”

陈恬恬一个哆嗦,说话都不利索了,“那可是颜……颜衙内!强抢民女是常有的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反派天天想和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