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章 归来农家初遇

大秦公元,遥州,茂林庄。凌冽的寒风中,几个黑衣人正追上一个受了伤的男子,男子受了重伤,看样子是穷途末路了,但是,他依旧逃犯,摔倒再爬起,爬起又摔倒,反复一寸寸的往前挪。那几个追来的黑衣人也不多话,看见男子了跑不了了,也不急着动手,像凛冽的寒风中,几个黑衣人正在追赶一个受了伤的男子,男子受了重伤,看样子是穷途末路了,可是,他依然在逃,跌倒再爬起,爬起又跌倒,反反复复一寸寸的往前挪。。...

九重华锦

推荐指数:10分

《九重华锦》在线阅读

大夏元年,遥州,茂林庄。

凛冽的寒风中,几个黑衣人正在追赶一个受了伤的男子,男子受了重伤,看样子是穷途末路了,可是,他依然在逃,跌倒再爬起,爬起又跌倒,反反复复一寸寸的往前挪。

那几个追来的黑衣人也不多话,看到男子已经跑不了了,也不急着动手,像是在等什么人。

果然,片刻之后,来了一个男人,蒙着面,个头很高,几个黑衣人见到他立刻行礼。

只见蒙面人漫步走到还在拼命挣扎的男子面前,蹲下说了几句,然后起身背对着反手一剑,地上的男子终于不再挣扎,那些黑衣人跟随着蒙面男人朝着来时的方向消失不见。

一切归于平静,男子倒下不远处的草垛里,一个瘦小的身子站了起来。

破旧单薄的棉衣,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蹲久了,果然腿麻了!”墨宝华轻轻冷冷的叹了口气,原地跺了跺脚,手上拖着一根麻草绳,麻绳捆着一小捆柴火,呵了口热气,头也不回的朝着西头的村子走去。

这破身子,除了个头还能看出是十四岁了,其他的地方...就过于干煸了!再忍忍吧,等开春了,寻点草药好好调理一下。

走了几步,仿佛听到身后有什么动静,条件反射的回身看了看,只见几只食尸秃鹫正在男子躺着的地方扑打着翅膀。

墨宝华略有些干涸的大眼睛微微眨了眨,在那些秃鹫就要落下的时候喊了一声,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弹弓,抬手拉满,动作一气呵成,很是漂亮。

只是力道不够,发出去的小石子没有伤到秃鹫,好歹那几只秃鹫知道有人,没有逗留很警觉的飞离,停在半空观望。

看了一眼低空盘旋的秃鹫,墨宝华叹了口气,丢下柴火,走了过去。

还没靠近,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难怪这么快就招来这些食腐物的东西。

走近,看着地上一动不动躺着的男子,脸朝地面,看不真切,侧脸来看,轮廓分明,细皮嫩肉,再看这一身行头,锦缎!

墨宝华缓缓蹲下,伸出冻得龟裂满是茧子的小手,出于本能反应,探了探对方的脉搏,目色亮了亮。

“竟然还有口气!”

想起刚才这男子明知死路却拼命求存的挣扎,墨宝华目色游离片刻,默默看了看对方身上的伤。

“你既然这么想活,那就看看,你的命够不够硬。”活着,确实比死了好,好死不如赖活着嘛!

这里离村子不远,又是下坡路,墨宝华还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人拖到村边的窝棚里,这大冬天的,窝棚都空着,没人会来。

帮着止了血,简单处理了伤口,又找了些干草掩护洞口,墨宝华这才拖着那捆小柴火回去,血迹什么的也不用处理了,看样子,天黑之后就会有一场雪,雪会掩盖一切。

走了两步,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眉头略邹了下,命够大,剑再深一分,就是大罗神仙恐怕也无力回天。

回首,看了看天色,疾步而行。

“这挨千刀的死丫头,可算回来了,让你出去寻点柴火,又躲哪里偷懒去了,仔细着我这个后娘使唤不动你!”

脚刚踏进篱笆院就听的一阵咆哮声,咋咋呼呼里带着尖锐的刻薄与冷漠,跟这天气一样。

墨宝华默不作声将柴火送去柴火房,这大冷天里,出去寻柴的有几个?

她这身子的原主人,冷家二房的大女,死了娘,爹不疼,祖母祖父更是不闻不问冷眼旁观,能活到现在,已经是造化了。

不用想,晚饭肯定是没了,冷家没分家,一共四房,挤在这一个小院里,四个媳妇每天轮流做饭,农活也是家里老两口安排四房人一起干,自然,吃穿用度也是一起公出。

冷家晚饭一向早,因为冷老太睡的早。

“哟,二嫂,怎么不见你叫翠去拾柴,这没个亲娘,就是可怜...”

老三家的,也是这家里唯一敢出来说句话的,因为她腰杆硬气,嫁妆比其他几房多,又生了两个儿子,这村里都知道,她这个婶子心肠热。

当然,张口说句话的心肠热而已,却从没见她施舍过一口吃食。

叫骂的戏码又一次上演,最后,在冷太爷敲击烟杆的声音下结束,至始至终,没人搭理过墨宝华,或者说冷小花!

没人过问她饿不饿,冷不冷...

放好柴火,等着她的还有厨房那些活。

干完活,天已经黑透了,从灶炉里巴拉出一个红薯,已经煨熟了,扒开香气扑鼻,赶紧吃完,灌了几口水将味道冲淡,这才朝着她的房间走去。

大家都是一家子挤在自己的屋子里,她例外,在院子东角的杂物偏房里,用木板搭了个床,就是她的住处了。

其实,宝华倒是感谢那个后娘的狠毒,真让她和那几个人挤在一个铺板上,她估摸着真要寝食难安了。

乡野之地,天黑,也就意味着安静了。

床铺正好对着窗,躺在床铺上,静静看着窗外天边一轮冷月,墨宝华蜷着身子,真冷啊!

这里不是久留之地,的尽快想办法离开。

想到这,忍不住笑了笑,人的极限,实在让人难以预料,若是从前,她绝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过上这样的日子。

既来之则安之,重活一回,总是会看的开些。

月光里,那张原本瘦瘦巴巴有些蜡黄的脸,一笑之下,竟奇异的惑人。

天亮,果然是茫茫一片,看样子,是下了一整夜的雪,怪不得这么冷。

下雪了,后娘陈金桂也没打算放过冷小花,她早就打听清楚了,这冷小花的亲娘老子嫁过来的时候是带了嫁妆的,本来就是二房的东西,老太婆把着,说是给冷小花当嫁妆,谁不知道怎么回事。

只要这吃白饭的丫头死了,到时候,她就能名正言顺的要给她家翠儿,哼!别怪她心狠,当初说媒的时候,这冷家可没说是过来当填房的!

“冷小花,你怎么还不去?”冷翠儿抱着暖包,倚在门口看着,一脸幸灾乐祸。

不过才十岁大的丫头,已经这般刻薄,这教养可见传承了谁。

“门不把风的货,她是你姐,没有一点礼教,十岁的人了,传出去,往后怎么说人家?”屋子里,冷老太的嗓门有些尖细。

墨宝华拿着绳子准备出门,听到这话,忍不住停了下步子,破天荒啊,今天竟然有人替她出头。

都说,事反常态必有妖,这是唱的哪一出?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九重华锦”,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