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 磨刀霍霍向着谁

“哐”的一声,带了些闷响,刀从墨宝华耳际呼啸声而过,房子是泥草糊的,刀丢出的力道大,笔直落在泥墙上,土中三分。全场静寂,胆子小的了捂上了眼睛。的话...的话再完全偏离一分,站在墙跟前的墨宝华定是溅血当即。轻轻侧头,望着墙面上纹丝不动的菜刀,墨宝华全场寂静,胆小的已经捂上了眼睛。。...

九重华锦

推荐指数:10分

《九重华锦》在线阅读

“哐”的一声,带了些闷响,刀从墨宝华耳际呼啸而过,房子是泥草糊的,刀扔出的力道大,笔直落在泥墙上,入土三分。

全场寂静,胆小的已经捂上了眼睛。

如果...如果再偏离一分,站在墙跟前的墨宝华定然血溅当场。

微微侧头,看着墙面上纹丝不动的菜刀,墨宝华面不改色,一双眸子隐透寒光,有些干裂发黄的双颊微微一沉。

众目睽睽之下,伸手用力拔下菜刀,因为用力过猛,刀离墙面的时候,整个身子跟着倒退了两步。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跟着后退了两步。

深吸一口气,墨宝华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菜刀,然后抬头看向陈金桂,步子缓慢的走了过去。

“啊!!!杀人了!杀人了!她要杀人了!!!”

先声夺人,将不要脸发挥到极致,陈金桂一边喊着一边往人群里躲,刚才她扔出去的时候,的确是存了念头,可那就是脑门一热,现在想想,也是害怕的厉害。

乡野恶妇,胆子到底还是小了点,就是喊打喊杀,又真见过多少血腥?

陈金桂是心虚害怕,也是被墨宝华的样子吓到了,没想到,这平日闷不哼声的蠢丫头竟然这么吓人。

好像鬼附身一样,突然变了个人...

“像什么话,良子,你就这么杵着?混闹。”村里辈分最高的业老爹闻讯赶来,实在看不下去了,冲着院子里一动不动的冷老二几兄弟吼了起来。

冷老二平时就怕陈金桂,刚才那样更不敢上去了,耷拉着脸,被人指指点点也不好看。

其他几个兄弟和媳妇也低着头,小心避开冷小花,她手里拿的可是刀...刚从鬼门关过一趟,谁知道会不会失心疯...

“花啊!孩子,听话,把刀放下,好好说。”业老爹拿出一副长辈的模样,隔着距离温和开解墨宝华。

伸手不打笑脸人,墨宝华提刀看了一眼,她是不是吓到老人家了,她命可够大的,如果刚才这刀偏一分,她是不是又要去见阎王了?

陈金桂是有心还是无意,她心里一清二楚,杀人不过手起刀落,她还想安稳离开这,不会傻的逞一时之勇,但不妨碍吓唬吓唬她,至少让她安分几天。

“这刀有些钝了,不够锋利,我去磨磨。”

十四岁的女儿家,说话都还带着一丝稚气,听到耳朵里,却让人莫名的害怕,还有那双眼睛,像极了庙里菩萨的眼睛,多看一眼都是亵渎。

大家都觉得,花儿这一定是受刺激了,更不敢乱动,陈金桂躲在一旁心里暗骂,这死丫头不会真疯了吧,平日屁都放不出一个。

业老爹也不自觉退后两步,想再劝又惧怕墨宝华手里的刀。

一片寂静中,墨宝华走到厨房屋檐下,蹲在磨刀石前当真有模有样的开始磨刀。

磨刀石与刀面接触的摩擦声在这寒冬显得格外的诡异,力道不够,所以声音时高时低,墨宝华异常认真仿若无人。

听着这清晰的咔嚓声,所有人都吞了吞口水,尤其是陈金桂,脸色白了几分。

所谓攻心,不过如此,不是只有刀能要人命的,粗糙干瘦的小手举起被磨的有些泛光的菜刀,似乎是觉得差不多了,满意的点了下头。

“花啊....娃儿...刀放下,有啥事,你跟我说,我给你做主。”业老爹在村里德高望重,有啥事,都是他牵个头,这会他也只能壮着胆开口相劝。

墨宝华这才看了业老爹一眼,如平日一样乖巧的模样点了点头,随后看向人群中的陈金桂,挡在陈金桂跟前的村民十分有默契的让开。

“贱丫头,你想干嘛?杀人了!杀人了!”陈金桂这时候是真的大惊失色了。

典型的欺善怕恶,身上的蓝布袄子刚才在地上滚了一身泥灰,样子看上去还真像是被欺负的那一个。

“这是做什么?”

到了年关,镇上的富贵人家都会自家做炸豆腐,冷家太爷冷大庄是这一片有名的好手,今天正好被请去镇上干活,活不多,就早早回来了,老远就看着自家屋前围着一片人。

以为出啥事了,急的冲跑过来,正好听到陈金桂在那叫唤,又看到墨宝华手里的刀,这些个丢人的玩意,好面子的冷太爷一声大吼。

“爹啊!你可回来了,这丫头疯了,她要杀人了!爹啊!这家我是不敢待了,要杀人啊!”陈金桂看到冷大庄,像是见到救星一样,撒腿就跑。

她的回娘家躲两天再说,反正这丫头没死,她就死活不认,谁能把她咋的,现在刀可是在那死丫头手上。

这次,陈金桂连宝贝女儿翠儿都没顾上,只顾逃命似的往村口跑。

“怎么回事?刀给我放下。”家丑不可外扬,冷大庄觉得脸上热辣辣的,村里人这是在看他们家笑话,吼的脸红脖子粗,对这墨宝华上前两步就要抢她手里的刀。

墨宝华很配合,干脆利落的将刀一扔,手腕还有点酸麻,不说她也拿不住了,这刀还是有些重的。

“你个孽障东西...”不分青红皂白,冷大庄冲上去就要打。

墨宝华默不作声,退后躲开,目光却是冷了三分。

“大庄,住手,这事不怪花儿,有话好好说。”

这时候,业大爷忙上前拉住冷大庄,冷家老大冷栋梁眼疾手快,跑过去一把将菜刀捡起,生怕再出啥事。

业老爹亲自拉着,冷大庄又好面子,横了宝华一眼,被拉进了屋。

“都回去回去,冷飕飕的都杵着干嘛?回去!”业老爹一边拉着冷大庄,一边招呼乡亲们散了。

一场闹剧收场,没人理会院子里的冷小花。

搁平时,冷家三媳妇肯定要出头安慰一番了,今天可不敢,看着墨宝华都是绕道走,冷老太被几个媳妇搀扶着一脸恍惚。

人散尽,墨宝华双手合着凑到唇边呵了口气,脸色微变,徒然间气息生变,背脊微挺,步履生莲,停在刚才菜刀落的泥墙前,右手食指拈了点泥灰看了看,满眼疑惑。

下颚微抬,扭头缓慢环顾四周。

暗处正待走的银星心里一惊,这小姑娘好明锐的嗅觉,若不是这两天他已经彻查了这小姑娘,现在真要怀疑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九重华锦”,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一起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