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4章 周旋

秋风横穿过院子,毫不吝惜的将满园桂香卷过与方圆几里的人们我分享。楚子凯站在那桂花树下,没功夫拂去身上的落花,颇富兴致的望着宫中派人来教规矩礼仪的姑姑老嬷嬷孤独无助到自我产生怀疑。“宸主儿,您看奴婢是怎么笑的。”一小宫女嘴角一钩,立即笑颜春花向她展现。两个酒“宸主儿,您看奴婢是怎么笑的。”一小宫女嘴角一钩,当即笑颜如花向她展示。两个酒窝漂亮得让人忍不住跟她一起咧开嘴。。...

承恩妃

推荐指数:10分

《承恩妃》在线阅读

秋风穿过院子,毫不吝啬的将满园桂香卷起与方圆几里的人们分享。楚子凯站在那桂花树下,没功夫拂去身上的落花,饶有兴致的看着宫中派来教规矩礼仪的姑姑嬷嬷无助到自我怀疑。

“宸主儿,您看奴婢是怎么笑的。”一小宫女嘴角一钩,当即笑颜如花向她展示。两个酒窝漂亮得让人忍不住跟她一起咧开嘴。

虞昭尽力学她扯着嘴角,她长得好,这样的表情虽不丑,但怎么看也不能算是个笑。老嬷嬷们默契扶额苦恼。

虞陆在旁看得好笑,两眼弯弯笑得灿烂,倒是和虞昭形成鲜明对比。“昭昭生来就不曾笑过,开心也好不开心也好,都是如此的。”

忽又担忧问道:“一定要学会吗?”

“夫人不必担心。”其中最有资历的女官卓姚安慰道。“陛下吩咐过,宸主儿的跪礼都是可免的,不会笑算不得什么。”

虞陆依然担心道:“明日就要启程了,也不知这规矩学得到不到位啊。”

“夫人放心,宸主儿入了尚书府,奴婢们依然会陪在她身边教导的。”卓姚说着又让旁边立着的内侍递上一幅图。“夫人瞧,这是陛下赐您的府邸,你看看有何不满意之处,只管说出来让他们改。”

虞陆受惊若宠,语无伦次道不敢不敢。

一年未到,发生了这么些翻天覆地的变化,让她不知该是喜是忧。但惶恐不安是一定有的。

察觉到她的紧张,虞昭握住她的手。前路未知,心上担忧全是为虞陆而起,自己务必要走得小心翼翼。

还未入宫便已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虞昭入京的路便注定不好走。看着死在楚子凯剑下的那内侍,这已是第二个奋不顾身来杀自己的了。冷静那是假的,不过是不愿做声罢了。夜里惊醒一身冷汗,虞昭还是止不住身上颤抖。

“可有事?”楚子凯的声音在营帐外响起,虞昭吓了一跳,随即放下心来。看了看旁边小宫女依然睡得熟,虞昭压下声音回应:“太子殿下为何不去歇息。”

“近来确实不太平,我既然承诺的会护住你便要做到,你安心便是。”虞昭听他如此说也不劝,继续倒下睡自己的,不过后夜确实安稳了许多。

京州城秋景一绝,河岸边枫树正红如骄阳,映得河水与它一色,每日引多少才子佳人在此赏景、擦肩、回眸、心动。今日这景却只为一人独自盛放。人们得了令,虞尚书家的贵妃娘娘要入城,闲杂人等一概回避。

先见虞陆的马车入了城驶向自己的府邸,又花了一个时辰时间排查清扫去往虞府的路。楚子凯才领着虞昭的车队缓缓行进。

一群人在虞府门前,翘首以盼。各官府夫人和小姐皆来此恭候着这位年仅十六的众妃之首。

因源帝亲指了人来接应,纵然已经站在门口两三个时辰,这些身娇肉贵的命妇却都不敢喊累,其实心里早已抱怨声四起。

虞大夫人领着自家女儿站在首位,脸上的笑仿佛是浆糊粘上去的一般。终于听到行于车队前方,提醒人回避的铜锣声,众人连忙跪下低头。

车至府门,虞程忙俯首道:“臣参见太子殿下,恭迎宸主回府。”虞大夫人及在场所有人紧随其后俯首附和。

内侍总管冯安殷勤上前去磕头请安。

楚子凯下马,扶虞昭下车。跪在前方乌泱泱一片人,虞昭看着都觉得累得慌。耐着性子先对冯安道:“有劳冯侍人,辛苦了。”

冯安满脸堆笑,连连答应奉承着引路。

越往前走,虞昭的拳头捏得就越紧,楚子凯扶着她的手臂,隔着袖子都能感觉得到。不由小声道:“难为你了。”

虞昭轻哼,不做回答。

后尽力让自己声音平和,免了跪在前方众人的礼。

众人这才谢恩起身。虞程和虞大夫人皆是眼中含泪,一片久别重逢感动之态,看得虞昭真的要绷不住了,索性转头看楚子凯。“太子殿下,既然我平安已到府,回去向陛下复命吧。”

没成想她会赶自己走,楚子凯答道:“无妨,父皇吩咐过不必急着回去复命,但宸娘娘的一切皆要亲眼看着安排妥当。”

“臣家族有幸,宸主儿蒙受皇恩,连日来同夫人一起打点好府上一切,只为宸主回府能住得舒心,若有不妥之处,还请太子殿下赐教。”虞程说着,亲自上前为二人引路。

入府后,大夫人带着虞家三个子女跟在后面,其余各府夫人小姐紧随其后,虞昭只觉得后面一双双眼睛盯着自己不舒服。至于虞程全程介绍的什么,一概不知,只知道点头。

看她撑得辛苦,楚子凯忍不住出口解围。

“宸娘娘脸色不太好,想是舟车劳顿,不如早些休息,若是病了父皇定会担忧。”

“我确实有些不舒服。”说着,虞昭看向虞程。“府中一切都好,劳烦父亲为我打点。”

又环视周围众人:“谢谢各府夫人小姐亲自相迎,恕我体弱不能陪了。”

闻言,虞臣忙请罪道自己疏忽,吩咐大夫人和虞昭的两个姐姐引着往住处去。又将楚子凯请到一旁欲设宴款待,招呼着几个妾室带着众诰命小姐往后园赴宴。

逐渐远离了那边的热闹,虞昭等人被带到一处清幽雅致的院子。

“大夫人安排得很好,宸主儿最喜欢清净。”卓姚见安排的住所挑不出错处,称赞道。

“您满意就好。”虞大夫人殷勤倍至,笑得和蔼,亲自扶着虞昭坐下。

又立刻拉着虞瑶介绍道:“这是您的大姐姐。”

又指了指虞珠:“这是您二姐姐。”

二人上前行礼,忽见虞昭脸上不带一点笑意,有些慌乱。大夫人脸上的笑要挂不住了,心道莫不是自己按虞陆那贱蹄子性子估摸错了,这尊主儿还是个记仇脾气大的。

“夫人小姐别误会。”卓姚帮忙解释道:“宸主儿自小不会笑,学都学不会,当日见陛下时都不曾笑过呢。”

听到解释,大夫人稍微松了一口气。

“以后在府中,不必用尊称。”确实听得虞昭很是不舒服。

听虞昭如此说,大夫人心中暗自得意,以为她在跟自己客气示好,于是开始和她攀谈。

谈着谈着,果然就谈到以前赶她们母女出府之事,又是恨自己被人蒙骗啊又是懊恼后悔,最后带着虞瑶一起哭了起来。

吵得虞昭头痛。忽见虞珠只在旁边安静看着,不发一声,一对比顿时对她心生好感。于是不由多看了她一眼。

感受到了她的视线,虞珠有些无措,后稳下来微微一笑,虞昭也微微点头回应。

“夫人无需如此。”虞昭终于开口回应,思考着说什么能让几人快点走。

卓姚在老太后身边伺候多年,太后薨逝后又伺候源帝。什么妖魔鬼怪没见过,近来也差不多摸清了虞昭的性子,知道她难说出软话,于是自己帮忙开口。

“宸主儿早就跟奴婢说过知道夫人当年是被人蒙骗才干出错事儿,没怪过夫人呢。”

大夫人听了,才连忙擦了眼泪。又想和虞昭套近乎。卓姚连忙抢话关心道:“宸主儿的脸色怎越发不好了,是否有些不舒服。”

虞昭点头:“是有些累了。”

“既然如此不打扰您休息了。那边各夫人小姐我去帮您陪着。”大夫人自以为差不多摸清虞昭的底细,也不想多待,于是起身带着虞瑶虞珠行礼告辞。

等她们出去,虞昭如释重负,感激地看向卓姚。“谢谢姑姑。”

卓姚笑着摇摇头。“难为宸主儿了,您休息吧,奴婢去看着小丫头们搬东西。有吩咐叫一声就是。”

见她点头,卓姚出去,替她关上门,隔去喧嚣。

这边大夫人领着虞瑶虞珠往回走,到了无人之处,虞瑶急急问道:“母亲,她是真的不会笑还是在搪塞我们?”

垫脚看了看四周无人,大夫人语气不屑。“她小时候在府里确实也如此,应该不是借口。再者,见她旁边姑姑的作风,平日里应是个好相与的,不然不可能那么随意就让她插话。”

转而又有些幸灾乐祸:“不会笑嘴巴还笨,脸长得再好也是无用的。入宫后,等陛下新鲜劲一过,有她好受的。”

听了这话觉得心中稍微痛快些,虞瑶又道:“但也不见得她与我们有多热络。”

“这才好呢。”大夫人拉过她的手,细分析于她听。“要说她一点不在意我才不信。如果能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刚见面就与我们热络,才是个有心机的呢。”说完语气又带着鄙夷。“我就不信虞陆那性子,能生出多厉害的女儿。”

忽想起后面还跟着个二木头虞珠,大夫人转头吩咐。“珠儿,你姨娘病着,母亲知你忧心,去照顾她吧,不必跟着我们去应酬了。”

“是。”虞珠闻言忙答道,。“那珠儿告辞。”行了一礼后,急急忙忙往另一个方向去。

见她走后,大夫人一边替虞瑶正头上的珠花,一边嘱咐着:“今日太子殿下可在场,务必要以最好的面貌示人。”

“可这么久了,太子殿下也不见对我有何不同”虞瑶语气带着不甘。

原是因虞程有意将太子妃之位收入自家女儿手中,先前制造过机会,让楚子凯得以英雄救美救了虞瑶。之后虞瑶偷偷给楚子凯递了金铃以示以身相许之意。

谁知东宫的内侍不小心跌在地上将铃铛摔坏了。楚子凯看见以为是当时混乱场面中自己不小心弄坏的,人家来要赔偿,连忙着人修了送回去。让虞瑶闹了好大个笑话。

“太子殿下眼界自然比旁人高些,要有耐心。”大夫人又为她理了理衣裳,安慰道:“满场小姐没有比我瑶儿好看的,只有有耐心,迟早会成功的。”

虞瑶语气带着庆幸小声道:“幸好里面那狐媚子被陛下看中了,要不然可是个大威胁。”

心里暗自得意,位分高又如何,源帝不过是个年过五十的糟老头子。又想着楚子凯俊逸风姿,双颊泛红,羞怯的跟在大夫人后面往后园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承恩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