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四更,闵恩在床上转辗半晌后坐站起身,朝着房梁低声叫道:“十二,十二?十二!”十二从屋顶跃起下去,跪在闵恩床前。闵恩只穿了一件小衣,后背和肩膀漏出大片白皙的皮肤,恍得十二将视线垂得更低了。“十二,本宫肚子饿!”闵恩披着外衣,蹲到地上和十二齐“十一,本宫肚子饿!”闵恩披着外衣,蹲到地上和十一齐平:“你带本宫出去找吃的!”。...

夜半三更,闵恩在床上辗转半晌后坐起身,朝着房梁小声叫道:“十一,十一?十一!”

十一从屋顶飞身下来,跪在闵恩床前。闵恩只穿了一件小衣,后背和肩膀漏出大片白皙的皮肤,恍得十一将视线垂得更低了。

“十一,本宫肚子饿!”闵恩披着外衣,蹲到地上和十一齐平:“你带本宫出去找吃的!”

……

十一手里抓着一只锦鸡,拿着随身暗器割开那只鸡的脖子,闵恩在一旁殷切的看着。

今天之前十一从没想过自己一身武艺会用来偷鸡。

十一看着闵恩蹲在地上,将那只拔了毛的锦鸡放在从院子池塘里折的两片荷叶上,又从怀里掏出两包粉末撒上去,指挥十一包好裹上泥,生了一堆火,将泥裹的锦鸡扔进去。

十一从未见过,暗卫训练的日子是残忍而无趣的。十一还是个少年,纵使十一被教导对主人一切事物切勿有好奇心,眼神也止不住往那团火那瞄。

闵恩蹲在一旁,一手撑着脸,一手拿着一根枯树枝有一搭没一搭的扒着地上的土:“十一,你出过宫吗?”

“十一近日才进宫。”十一显然不常开口说话,声音生涩。

“真好,本宫从未出过宫呢,”闵恩嘟嘴,抬手用枯树枝戳了戳十一的鞋边:“十一,你看本宫写的。”

十一稍稍有些窘迫:“公主,十一不识字。”

“啊~你们不能学吗?”闵恩眼珠子一转:“母妃以前也不让我学武呢,以后本宫教你学字,你教本宫学武,答不答应?”

十一自然是答应,闵恩心里起了坏心思,指着地上的字说:“先教你从这地上的字认起吧!”

“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倾国倾城貌,惊为天下人。”十一随着闵恩一个字一个字念,认认真真在心里也跟着默念。

“十一,把鸡拿棍子弄出来。”

闵恩一边用棍子敲着外面已经硬了的泥巴,一边解释道:“这首诗的意思是千年的时间里都没有绝顶美貌的美人了,能愉悦眼目就算是美人了。生就能够倾覆一个国家或城池的美好容貌的美人,全天下的人都因为她而震惊呢。”

“十一,”闵恩用手指挑起十一的下巴“你这样的,便是倾国倾城貌。”

月色下面前的女子俏丽若三春之桃,美目盼盼,十一感觉自己心跳如擂鼓。

闵恩将一直鸡腿撕下来塞进还在发呆的十一嘴里,肉香四溢还夹杂着荷叶的清香,在十一的味蕾上炸开花来。

十一回神,叼着一只鸡腿显得有点呆,他的视线仍在少女身上。

“看什么看?这些都是本宫的,你的报酬本宫已经给你了!”闵恩不满,用荷叶包着剩下的鸡做了个鬼脸,然后迅速跑开了。

十一后知后觉拿起鸡腿,嘴下意识嚼了嚼,是他从未体验过的美味,好像他黑白的人生也忽然有了色彩。

萤火四起,圆月当空,十一在前面十八年的岁月里从未如此轻松快活过。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虐文男配想演小甜文”,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