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咳咳,错了,所以是以前有个再次穿越女,再次穿越女有个偶像,她的偶像叫武皇。西晋初年,烽烟四起,晋失其鹿,天下倒不如共逐之?就在各路诸侯杀得昏天黑地的时候,天命之女吕俞悄悄地高筑墙,广积粮,缓自立为王。在经历过了一系列挫折晋朝末年,烽烟四起,晋失其鹿,天下何不共逐之?。...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咳咳,错了,应该是从前有个穿越女,穿越女有个偶像,她的偶像叫武皇。

晋朝末年,烽烟四起,晋失其鹿,天下何不共逐之?

就在各路诸侯杀得昏天黑地的时候,天命之女吕俞悄悄地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在经历了一系列挫折与磨难之后,吕俞称帝了,建立了周朝。

吕俞有一儿一女,儿子名琳,女儿琅。

在吕俞成帝的过程中吕琳不是没有碰到野心家想怂恿他篡位夺权,并且吕琳他的确动心了,但是吕琳没吕俞的拳头硬,仔细想了想,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就放弃了。

后来吕俞称帝,十多年过去了,却还没有确立继承人,吕琳有些着急,某些觉得被吕俞侵犯到利益的世家又一次怂恿了吕琳篡位夺权。吕琳确是只敢想一想,毕竟军权力在吕俞手中握着呢,所以吕琳没同意。

当然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吕琳没有被逼到极限,因为吕琳觉得吕瑜就他这么一个儿子,不传给他还能传给谁?

哪怕吕琅娶了个郎君,哪怕吕俞毫不掩饰地提高女性地位,哪怕朝中开始出现女官的身影,但是吕琳还是没有感受到那种被逼到墙角的紧迫感。

从古至今何来女帝?当然,开国皇帝总是不一样的,吕琳有一种莫名的自信,这皇位除了他,还有谁能坐?还有谁?

毕竟吕氏起于草莽之间没有宗族,加上他父未知,加上吕俞就他这么一个儿子,吕琳他的自信心爆棚。

然而意外总是悄然而至,吕琳他没熬过他老娘。

就这样,储君之位尘埃落定,史上第一位女储君出世。

吕周就这样平稳地传承了一百多年。世家在慢慢地侵蚀土地,慢慢地侵蚀皇权,吕周开始出现一些并不显眼弊病。

在这一百多年间换了六位皇帝。开元帝吕俞,元凤帝吕琅,永光帝吕槐,建昭帝吕灏,景耀帝吕烨,章和帝吕埑。

老吕家的人品还不错,没出什么不肖子孙,最次也是个守成之君。没整什么酒池肉林,也没整什么后宫佳丽三千,更没有整什么天怒人怨的大工程。因为战乱锐减的人口总算是在六位皇帝兢兢业业的工作之下恢复,并且爆炸。

(诸位读者请注意,诸位读者请注意,女主她终于要上线了!)

章和帝这辈子为了破除吕周人丁单薄的魔咒,纳了不少佳丽。章和帝也有不少皇子,帝姬,但是成功就活下来的就一个,六帝姬吕琤。(蜉蝣小课堂开课啦,大家跟我读cheng,一声,音同“称”。)

因为在前朝后宫耗费了太多精力,所以章和帝的寿命并不是很长。

但是章和帝还是在感觉大限将至前立了吕琤为储君,选了一些可信的大臣辅政。

就这样在章和帝死后,吕琤三辞三让地登上了帝位。称帝那年,吕琤十六,距离及笄还有两年,是名副其实的少帝。

吕琤第一次上朝有些紧张,她紧绷着脸,冕旒下的神色晦暗不明。

吕琤身边的大伴高声喊道:“陛下至——”

随着大伴的高声,原本跪坐的大臣们都起身来,山呼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吕琤面色不显,心中确是汹涌澎湃,她终于想起了一切,她这是又双叒叕重生了。

吕琤,平平无奇穿越女一个。第二世投胎投得好,身为帝姬,生来便是锦衣玉食,可惜后宫套路多,小命没的快。第三世,她总算是活到了成年,并且幸运地成为了章和帝的独女,成功登基。

她也是想成为一个好皇帝的,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身为一名少帝,权力不在手中,她只是个莫的感情的盖章机器。身为一名站在巨人肩膀上的穿越女怎么甘心平庸,她开始反抗。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她又挂了。

第四世,她吸取教训,继续搞事情,锐意革新的她步子跨的太大了,玩崩了。

第五世,她决定潜伏起来,来个温水煮青蛙,然后她反而被世家们给煮了。第六世,她想起了一切。

原来她本应该投胎回现代,但是阎王之子进基层历练,搞错了。于是她被投胎进了古代。这差距可就大了,光是生活质量就是天差地别。

判官肯定得给顶头上司之子收拾烂摊子啊!所以判官给了她三个补偿。第一:她可以投胎成生活质量最好的帝王之家。第二:她可以保存现代记忆。第三:她可以拥有重生机会,最后一次机会使用后可以想起一切。

吕琤想了想,无论她怎样的努力,结果却总是大同小异,她为百姓发过声了,她为百姓争取过了,她为国家兢兢业业三世了。所以她想呐喊一句:“朕不想努力了!”

在她回忆这心酸的兢兢业业的三世皇帝生涯的时候,上朝这流程还要继续往下走,她的大伴接着高声说道:“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臣王祯有事启奏,户部侍郎刘腾乞骸骨,荐户部郎中张稹升侍郎,臣以为不妥。户部郎中张稹刚升迁不久,不宜再次升迁。”王祯言辞振振,一些大臣跟着附和,声势很是浩大。

吕琤问道:“卿以为何人可为户部侍郎?”

“臣荐户部郎中卢晟,卢晟在户部历练多年,兢兢业业,恪尽职守,理应升迁。”

这时又一位大臣跳出:“臣杨光启奏圣上,郎中卢晟在位八年,没有功绩,如此庸才,骤而升之,何以服众啊?”

一群大臣在杨光身后摇旗呐喊。

王祯反驳道:“卢晟虽无功绩,但亦无过错,八年尽职尽责,如不升迁,岂不是寒了人心?”

又是一群大臣在为王祯鼓吹声势。

吕琤抬眼一看,鼓吹王祯的那群大臣大多有些年岁。里面有个叫张旭的,她眼熟,好像已经当了十五年的大理寺丞,大理寺卿都已经换了三人了,可谓是流水的大理寺卿,铁打的大理寺丞。那群大臣大多数可真是劳苦功高,兢兢业业,绝不逾矩啊!

不过吕琤并不在意,就当是看场戏吧,反正她都不打算努力了。

杨光接着反驳道:“卢晟在位八年,毫无功绩,我看不仅不该升,还应贬,贾斯,贾主事在任不过两年就校对了章和十三年至章和二十三年整整十年的账本,揪出了不少侵蚀国朝的贪吏,我看贾主事早该升迁却升不得,正是像卢晟这样的世家庸官,占着位置却……呵呵……”

诸多寒门出身的大臣在杨光的带领下大多都笑了起来。

王祯的脸气的通红。

这一次与杨光对峙的不是王祯了,说话的是范阳卢氏的卢祐:“我范阳卢氏先祖卢胥,曾为太宗(元凤帝)太傅,为圣上尽忠职守……至今也有……,族中子弟也是聆听圣人言十余年才敢货于圣上,怎么偏偏就户部的卢晟八年籍籍无名?我看怕是有人打压,毕竟户部尚书陈川不喜世家子人尽皆知。”

“好你个竖子,颠倒是非黑白!”说话的人,神采奕奕,鹤发童颜,中气十足,而此人正是户部尚书陈川,“圣上,老臣着实冤枉啊——臣自被先帝简拔,日夜不敢忘先帝恩德,为户部选拔人才。臣不喜世家子为实,但是臣怎能为一己之私而负圣上?卢晟担任郎中已是能力极限,再升那就是在误我国朝啊!圣上!臣以为卢祐耽于私情,不堪守职!实乃误我国朝之国贼啊,圣上明裁!”

……

从寒门出现,就是在世家口中夺食,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朝堂上的争执愈发激烈,寒门和世家的争吵声让吕琤头疼,这戏是看不下去了。

吕琤大声呵斥道:“好了,都给朕闭嘴,都是国朝栋梁,吵吵嚷嚷像什么样子!”

从吕琤开口的那一刻。双方就像是被按下了静音键,双方大臣齐齐拱手回答道:“诺!恭请圣上明裁。”

大臣们给了新帝一个面子,同时大臣们也想摸一摸新帝的脾气,秉性,手腕,以及对寒门和世家的态度……

吕琤接着问向她父皇留给她的宰执们:“李卿以为如何?朱卿觉得谁可为户部侍郎?谢卿对此有何看法?”

李钰答道:“圣上,臣以为户部是国朝的钱袋子,户部侍郎职责重大需要慎重选择……”

吕琤听李钰说了半天,就是重复地讲户部侍郎选人要慎重。说了张稹有能力,但确实过快升迁不好,也说了卢晟熬了八年也挺不容易,但确实能力不足。但就是不点他倾向于谁。

吕琤觉得李钰和得一手好稀泥,两不得罪,百官中响应了大部分,难怪他能当上宰执,这官场人情处的不错啊。这么多世了,无论怎样动荡李钰好像都能稳稳当当做宰执,活得比她还长,不得不说吕琤她柠檬了。

接着是朱鸿的回答:“圣上,臣以为张稹可为户部侍郎。郎中张稹锐意求新,屡创功绩,可破格提拔……”

吕琤原本觉得朱鸿挺有锐气,这个朱老头人老心不老,可惜应者寥寥,觉得这个是光杆司令。但是她已经当了三世皇帝了,虽然活的都不太长,但总是能得到些东西的。比如说,张稹是这朱老头的徒孙。他就是个假的孤臣。

最后是谢韫的回答:“圣上容禀,臣以为张稹不可升迁,卢晟也确实能力不足,两者都不是佳选,遂圣上请容臣举贤不避亲①,臣荐臣之妹婿崔俭。请圣上明裁!”

吕琤觉得崔俭这人名很熟悉,但毕竟都又隔了一世了,她努力想啊想,总算想起来了,好像是前户部侍郎,四年前丁母忧,回老家了。

谢韫回答之后,所有朝臣齐声道:“请圣上明裁!”

吕琤沉默了,三世了啊,她这三个人选都选过了啊,结果?呵呵……

就在吕琤沉默之际,大臣们也在努力揣摩圣意,毕竟这是身为一名大臣的基本技能。

三位宰执的一致想法是圣上对这些人选都不满意。

吕琤还在沉默,殿内一片寂静,给百官带来了无穷的压力。新帝怎么还不定下国朝基调?国朝要以哪位宰执为首?新帝更倾向于寒门还是世家?

还有就是新帝到底是否肖章和?

此时吕琤的第一个决定格外重要,三位宰执在等着,寒门在等着,世家也在等着。

此刻吕琤正沉浸在做皇帝的失败当中,皇帝果然不是谁都能当的,小说果然都是骗人的。

等吕琤回过神来后,她感受着殿内鸦雀无声的严肃氛围,三世了朝堂头一次不再像菜市场,有点不习惯,怎么不吵了?

这么想着,吕琤也就这么开了口:“怎么不吵了,都不热闹了。”

百官根据经验,觉得圣上有点,咳咳,或许有很多点生气。也是啊,毕竟是第一次上朝,就吵的不可开交,圣上不要面子的吗。

于是百官齐声请罪道:“臣等殿前失仪,请圣上恕罪!”

“卿等何罪?”吕琤有些疑惑,毕竟三世都是上朝如同菜市场这么过来的。

而此时百官通过吕琤的疑问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于是百官再一次请罪。

吕琤有点迷茫,但是她决定不管它。

“选张稹,有人不满意,选卢晟,有人不满意,选崔俭还是有人不满意,朕能如何?卿等何以教朕?以上人等皆不选用,三位宰执重新推举,务必要推举出一位三位宰执满意,众卿都满意的人选来。就这样,退朝!”

大伴重复道:“退朝——”

三位宰执面面相觑,内心忍不住感慨,圣上还是圣上,哪怕是少帝也是皇帝,实在是高啊!

什么样的人大家都满意?那当然是无各方势力否扯不上关系的孤臣。孤臣效忠于谁,那只能是圣上啊。新帝不可小觑!

此时吕琤可猜不到大臣们在脑补些什么,她已经是咸鱼本咸了。她莫得高超手腕,莫得治理国家的能力,也莫得玩转老狐狸的可能。她真的不想努力了,她只想要活到寿终正寝!

“选一个大家都满意的人选,你好我好大家好,共建和谐朝堂嘛!唉,朕真不想努力了……”

①:举贤不避亲,出自《吕氏春秋》中《去私》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朕只想寿终正寝”,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