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过春节的前3天下了很厚的雪,都说是瑞雪金禾年,吕琤会觉得下一年百姓的日子所以是很好过的。而又要过春节了,这代表着什么?这代表着章和二十八年将要过去的,而新的一年将要就。而新的一年当改元。年号通常是带着新帝的意志,而朝臣们是很想从年号中窥视一而又要过年了,这代表着什么?这代表着章和二十七年即将过去,而新的一年即将开始。而新的一年当改元。年号往往是带着新帝的意志,而朝臣们也是很想从年号中窥探一下今上的内心。。...

京都过年的前三天下了很厚的雪,都说是瑞雪兆丰年,吕琤觉得来年百姓的日子应该是比较好过的。

而又要过年了,这代表着什么?这代表着章和二十七年即将过去,而新的一年即将开始。而新的一年当改元。年号往往是带着新帝的意志,而朝臣们也是很想从年号中窥探一下今上的内心。

和吕琤一起过年的就只有太后一人。吕琤偶尔也会发发无用的牢骚。像是如果阿耶生前能给她生个弟妹玩玩就好了,像是如果她有个阿兄或阿姐可以依靠就好了,像是诸如此类的牢骚话她没少说,但是也只是说说。真要是有,她未必真的能开心。

太祖(开元帝吕俞)本着人道主义思想,将每年的夜宴提前到了大年三十的前一天。

夜宴当晚。

朝臣们带着他们的家眷早早的便到了含光殿等待。

越是位高权重,来得越迟。

这不,当所有人全部到达后,皇帝和太后才姗姗来迟。

“陛下至——太后至——”

夜宴上的众人都从坐席上起身行礼,并恭贺道:“旧兮送往,新兮迎来。祝圣上、太后殿下万事皆意,贵体康泰!”

新年还是要笑一笑的,讨个好彩头。吕琤也不再板着一张扑克脸,硬要装严肃。

吕琤笑着说道:“都坐吧!该上菜的上菜。”

吕琤和太后都落座后,一盘盘精致的餐食才传了上来。

夜宴的流程,大部分人都已经很熟练了,只不过这是吕琤登基后的第一场夜宴,所以夜宴中的人都有点拘束。

但是随着,菜肴一口口进肚,美酒也一杯杯喝下,这气氛也就松弛下来了。

而这松弛下来的气氛在第一曲歌舞献上后,变得愈发欢快。朝臣们开始像往年的夜宴一样开始交际。

而有的大臣则是在悄悄关注着将帝王心术运用自如的吕琤。

大臣们头一次发现,原来新帝真的如此年轻。新帝在朝堂上所展现的手腕完全不像是刚登基不久的样子。新帝的高深莫测让大臣们在不知不觉间忽视了新帝的年龄。

大臣们暗戳戳地想,皇家血脉就是不一般,帝王心术本领就像是流在皇室血脉中一样,明明今上在登基前平庸的很。这也许便是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①吧!

有的大臣则是在想,今上登基前肯定是藏拙了。听说在今上登基前一直正面的形象就是孝心可嘉。而且今上是先帝的独苗啊,这么一想,“嘶——”众大臣是深吸一口气啊,今上深不可测,恐怖如斯!

总得来说大臣们对吕琤的评价是挺高的。很多大臣挖了一些朝堂新手往往会跳进去的坑,但是重点来了,今上她从来就没掉进去过。简直是骇人听闻,就是先帝也曾掉过……咳咳,不可说,不可说。今上她在处理政务上也是莫名的老练,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天赋?天子,大周天子……

而此时被大臣们揣测为“深不可测,恐怖如斯”的吕琤在干什么呢?

吕琤她在专心致志地吃菜。对于吕琤来说这又是安稳度过的一天。吕琤自觉最近在朝堂上的表现都是棒棒哒,她成功的避开了所有曾经掉下去过的坑。她自己觉得她给朝臣留下的印象一定是特别靠谱。

朕虽然有点佛系,但是朕是个好皇帝。

歌舞差不多快结束了,在歌舞后就是大臣们的子女展现才艺的时间了。可以说夜宴算得上是另类的相亲大会了。

将来打算行走官场,或者本人是家中独苗要顶立门户的,只娶不嫁的人,来参加夜宴前都在右手臂上系上了红绸带。

而有意找个依靠的则在右手臂上系上绿绸带。

其中没有嫁娶意向的则不在手臂上系绸带。

有嫁娶意向的人往往都是牟足了劲儿,就像是开屏求偶的花孔雀一样。没有嫁娶意向的人也是竭尽全力,给自己博个美名。所以每年的夜宴都是很有看点。

吕琤还记得她第一次参加夜宴的时候充满了好奇心,东看看西看看。当然她当时最关心的就是有没有在右手臂系上绿绸带的男青年。

大周是个包容多元的国家。有许多勇敢坚定女子立了女户。也有很多思想开放的家族开始让女子参与族中事物。也有一些家中的独苗突破了性别限制继承家业,而不再用过继同族兄弟。甚至在大周还出现了一些母系氏族。毕竟地大物博,人口众多,思想多元,并不奇怪。

吕琤当时还真就在系着绿绸带的人群里发现了男青年的身影。

并且大家也没有嘲笑什么。

也是那时候起她对大周有了一些归属感,其实还算不赖,她现在的国家开放,包容,多元。也是那时候起她的一腔热血涌动了起来,她想为这个国家做些什么,她想要引领这个国家走在正确的路上,让这个国家少走一些弯路。

在今天的夜宴上,吕琤同样看到了在右手臂上系着绿绸带的男青年,也看到了许多在右手臂上系着红绸带的女青年。

哪怕她的热血已凉,却也还是忍不住会心一笑。

吕琤的目光扫过那群充满活力的少男少女们。

最后她将目光定格在一名系着红绸带的少女和一名系着绿绸带的少男身上。

那少女名叫薛潜,字玉隐。她在未来将要和那名少男发生一段震撼京都的爱情故事,有那么一段时间吕琤一见到他们两人就忍不住一脸姨母笑。他们两个已经活成了言情小说里的模样,一个字形容是“甜”,三个字形容是“太甜了”,四个字形容就是“甜度爆表”。

吕琤对将来发生的事表示很期待,哪怕她重生多回,但是她的每一次重生都能从他们两人之间抠出新的糖吃。毕竟朕的生活平淡如水,只能从别处找点乐子了。这两个人还是一样的养眼,一样的甜啊,不愧是能活成言情小说男女主的人。

吕琤是朝臣的上司,而上司永远是下属的揣摩对象。有的朝臣就注意到了吕琤正对着一对少男少女笑。大臣们开始了头脑风暴,今上为何偏偏看他们呢?那对少男少女有何特殊之处?

朝臣们保持着这样的疑问一直到夜宴结束也没有想明白。

……

夜宴结束。

某大臣府邸:“查,从祖上三代开始查,那对男女到底有何特殊之处。”

“薛潜和王训到底为何能得到今上的青眼呢?今上在晚宴是一直是不为外物所动,表情上一直是模式化的假笑。他敢肯定,只有对着那对男女的笑容才是无比真实。这到底是为什么呢?”这是又疯了一个大臣。

而此时的朱府也在揣测。此时的朱鸿已经拿到薛潜和王训的全部资料了,他完全没有找到可疑点。

朱鸿能够感受到上司吕琤的漫不经心,就好像是看过了无数遍,只有吕琤看向薛潜和王训的那一刻,眼睛才算是一亮。

薛潜和王训也不是榜首,出身也就是普普通通的小世家。朱鸿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朱鸿行走朝堂的儿女们同样是百思不得其解。

而且这时在他身边的同样参加了夜宴的小孙女朱娥心直口快地说道:“是不是因为他们长的好看啊?”

朱鸿斩钉截铁的反驳道:“不可能,今上心机深沉,在朝堂上运筹帷幄,怎么可能如此肤浅。”

阿翁语气很是严肃,朱娥有些被吓到了,她扁了扁嘴,有些委屈,她觉得今上看薛潜和王训就是因为他们长的养眼嘛。

……

新一年的第一次早朝开始了。

吕琤并不是很精神的样子。

老实讲她并不是很想上班,大周的年假怎么就这么短呢。她感觉假期过去就是眼睛一闭一睁事儿。

早朝的第一项议题当然是改元了。

由礼部尚书窦璋选出了年号供朝臣与吕琤参考。

礼部尚书窦璋一共提出了五个年号,它们分别是延平,中兴,建武,河清,永和。

但是吕琤一个都没有选中。

礼部尚书窦璋虽然有点尴尬,但是他也算是早有预料,毕竟他一直觉得今上是个能折腾,爱折腾的皇帝。

礼部尚书窦璋道:“臣,无能。请圣上自行决断。”

吕琤先是宽慰了礼部尚书窦璋,但是她还是决定乾纲独断一回。以前她就是在那五个年号里选的,结果么……

她决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她要从年号开始为自己寿终正寝的理想谋划。

吕琤向朝臣们询问道:“诸位卿家以为‘长生’二字如何?”

长生二字一出,朝堂上顿时是乱成了一锅粥。

这历朝历代都没有过如此奇葩的年号啊。

这年号是什么意思?今上向道?渴望长生不老?

这时吕琤的铁杆林延贤跳出来挺吕琤了:“臣以为可。”

有一位领头的,剩下的也就没那么忸怩了,朝臣们陆陆续续地表示了对吕琤的支持。

朝臣们想的是,反正是你老吕家的气运,你这个吕氏大族长都决定了,我们这些小胳膊小腿的也犯不着和你拧巴啊!长生就长生吧!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②。诸天神佛要是有灵的话,记得保佑朕啊。朕也不贪心,叫长生,也只是求个寿终正寝。从今天起,朕就是长生帝!”

①:《风云》

②:《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李白 (唐)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朕只想寿终正寝”,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一起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