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被一层厚雪全部覆盖着,直道中央也没一个脚印,直道上雪毯纯洁无瑕无瑕。一直到一个急切的声音响了:“辽阳急报,行人闪躲,辽阳急报,行人闪躲!”行人通常都在走在直道两边雪被踩实的地方,深怕湿掉了鞋袜,大冬天里的,湿掉鞋袜的滋味可不不好受。虽然一听见传令兵的行人往往都在走在直道两边雪被踩实的地方,生怕弄湿了鞋袜,大冬天的,弄湿鞋袜的滋味可不好受。但是一听到传令兵的呼喊,行人是什么也顾不上了,急忙闪避。。...

京都被一层厚雪覆盖着,直道中央没有一个脚印,直道上雪毯纯洁无暇。直到一个焦急的声音响起:“辽阳急报,行人闪避,辽阳急报,行人闪避!”

行人往往都在走在直道两边雪被踩实的地方,生怕弄湿了鞋袜,大冬天的,弄湿鞋袜的滋味可不好受。但是一听到传令兵的呼喊,行人是什么也顾不上了,急忙闪避。

直道两旁的小摊贩连忙将摊位后移,有些反应慢的小摊贩被马蹄践踏的雪水沾染的满身都是。

百姓们都是爱看热闹的,毕竟他们也没什么别的娱乐活动了。

百姓们看着直到中央那一排马蹄印,心里头是有无数的猜想。

沾染上雪水的小摊贩们需要回家换衣服,毕竟要是万一得了风寒可不是件小事。小摊贩们回后忍不住开始跟家里人八卦。

“我跟你讲,今天……”

一传二,二传四,四传八,八卦的传播效力就像是指数爆炸,不久,整个京都的百姓差不多都知道了,辽阳八百里加急……

年号已经定下,早朝还要继续。下一项议题本来是有关今年三月的恩科事宜。但是突如其来的辽阳急报插了进来。下一项议题由恩科变成了赈灾。辽阳郡连日大雪,大雪压塌了大部分民房,百姓流离失所,太守罗骏快马加鞭将线报送抵京都。

朝臣们立刻开始讨论了起来。

朝臣们在底下窃窃私语的声音让吕琤很是难受。这种难受的感觉就像有无数只蜜蜂在吕琤的耳旁嗡嗡地叫。

朝臣急吕琤更急。这要是事情闹大了,进而演化成民乱的话,可就没那么好平息了。

吕琤觉得她不能再你好我好大家好地佛系下去了。她大声呵斥道:“好了,都给朕住嘴!”

随着吕琤的呵斥声在大殿内响起,效果是立竿见影,整个大殿都静了下来。

接着吕琤将目光锁定在户部尚书陈川的身上并问道:“陈卿,你怎么看?”

户部尚书陈川一脸焦急地答道:“臣认为应当立刻就近派发储备粮。距离辽阳郡最近的应该是松平郡。圣上,灾情紧急,百姓等不了啊。请圣上立刻下发中旨,命令松平郡太守竭尽全力救济辽阳郡。”

“大伴,拟旨。”吕琤同意了,毕竟远水解不了近渴,还是得让临郡先救济着,如此辽阳郡才能坚持到中央的救济。

吕琤严肃地继续安排道:“救灾也不能光靠地方,中央也是要发力的。陈卿准备好救灾物资,先按照五十万受灾人口准备着……”

这时一个叫刘惠的御史提出了一个疑问:“臣启圣上,辽阳郡受灾情况尚且不明,按照五十万人口来准备的话,是不是过多了?万一辽阳郡的灾情并没有那么严重呢?并且辽阳郡的人口并不是很多。这样是不是会造成资源的浪费呢?”

吕琤盯着御史刘惠看了许久,然后问了一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问题:“刘御史是江陵郡人吧?”

御史刘惠答道:“回圣上,臣确实是江陵人士。”

吕琤接着问到:“朕记得江陵有两条大江流过,遂水灾频发。章和二十一年,江陵发大水,刘御史好像从来就没急着跳出来说什么灾情尚且不明之类的狗屁话。正相反刘御史还在抱怨,觉得朝廷的拨款少。刘御史,朕没说错吧?”

“臣……臣……”御史刘惠被吕琤怼的说不出话来。

吕琤却是还没有放过刘御史继续怼道:“臣什么?说不出话来了吗?江陵的大水的波及面到底有多广,刘御史你是江陵人士不会不知道的吧?毕竟家书抵万金,不是么?朝廷的救济款湮没了不少,先帝心知肚明却不追究,朕同样是心知肚明却懒得追究。刘惠你挺飘啊!心怀天下的心胸你没有,往家乡捞好处你争先。”

御史刘惠被怼的面红耳赤,低下了高高的头颅,像极了羞愧不已的样子。但是吕琤觉得他不是感觉对不起辽阳郡的百姓而羞愧,他只是觉得在朝堂上丢了脸面而窘迫。

此时很多大臣也被吕琤震慑住了,原来今上自登基以来多数时候的沉默寡言并不是嘴上的战斗力不足,这个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呐!

底下的一些寒门也想到了一些乡野俗语,比如会咬人的狗……咳咳,不可说,不可说啊!

吕琤站了起来,她在环视一周后斩钉截铁地宣布道:“朕意已决,陈卿,就按照五十万人的救灾份额来准备,切记要从速。国朝是在百姓的支持下才顺利建立起来的。民如水啊!水能载舟,亦能覆舟①。朕宁愿准备的物资过剩,也不愿看到因为救灾物资不足百姓失望的脸。就让物资剩着,朕宁损银钱物资无数也不愿损失一颗民心。”

不管是真的有所触动,还是官场老油条在做戏,所有的大臣们都摆出一副深受感动的样子,群臣整齐划一地恭维道:“圣上仁慈!”

吕琤当然不会因为此等吹嘘而漂浮,毕竟她早就漂浮过了。别的事情可以在朝堂上慢慢磨,但是救灾不行。在朝堂上讲救灾,那就是在拿百姓的生命开玩笑。

这时候魏忠贤小声提醒道:“陛下,圣旨拟好了。”

吕琤仔细看过后,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当场就用玉玺盖好了章同时吩咐道:“用最快的速度将中旨传到松平郡太守手中。告诉传令兵,用双马,只要跑不死,就往死里跑。”

“诺。”

接着吕琤继续说道:“今日早朝便到此为止,六部尚书和三位宰执下早朝后到太极殿商议救灾细则,退朝!”

吕琤说完就甩袖离开了。

“退朝——”魏忠贤在高声重复后连忙去追赶吕琤。

吕琤早就知道这次雪灾大概的受灾范围了,大概灾区也就需要二十五万人的物资吧!但是她不得不将救灾物资翻上一倍。漂没啊漂没,想救民还得先喂饱官字两张口啊!救民得先救官啊!

在吕琤还很幼稚的时候,她觉得和珅不过是个大贪官,他是个让人讨厌的反派,但当她终于在摔了数不清的跟头后,再细品和大人的话,真的是感慨万千,和珅是个人才,这官也当的明白。“官都救不了,还救什么民?①”这话说得好啊,说的真好,同样是救灾,这官场大道理却是能通用的啊!

先想办法救济百姓,至于漂没,咱们往后看,毕竟朕最宽容大度了不是吗?

……

太极殿。

“吾以为,大灾发生后,往往会民心思动,秩序混乱。应当调中央羽林军一千至辽阳郡维持秩序。”

“吾以为,漂没是正常的,但是漂没总是还有个限度的,百姓还指着中央物资救命呢。”

“吾以为,大灾之后常有大疫。吾决定派五名太医,再征调京都的一些医者共同组成医队随羽林军共赴辽阳郡,不管最后会不会发生疫病,都先做好预防。”

“吾以为……”

吕琤林林总总说了很多条建议,这都是她复盘多次总结下来的精华。

接着吕琤不放心地问道:“卿等还有什么好补充的吗?”

九名大臣十分的意外,老实讲,他们还真没什么好补充的了,并且其中还有好多点他们都没有想到。

九名大臣再一次地感受到了今上浸淫官场多年的气息。今上,真深不可测,思虑周全。

九人齐声答道:“圣上,思虑周全,臣等望尘莫及。”

吕琤也不知道这群老狐狸是不是又在忽悠她。被忽悠许多世的小白吕琤自觉虽然有那么一点点进化,但是她还是觉得自己是玩不过老狐狸们的。

吕琤总结了和老狐狸相处的经验,其中一定要记住的一点那就是不要相信老狐狸们的话,老狐狸们的话永远都不要以为只有一层,她还要往深了去想第二层,乃至第三层,第四层……

老狐狸们的心都脏的很呐!像朕这样心思单纯的人已经不多了!

吕琤最后吩咐道:“由三位宰执统领,六部尚书辅助,务必尽快拿出一个详细又周全的方案。”

九个大臣齐声应承道:“诺!”

……

当九名大臣告退后,吕琤向魏忠贤问道:“大伴啊,东缉事厂筹办的如何?”

魏忠贤答道:“回大家,已经万事俱备了。”

“万事具备,只欠东风?让东缉事厂暗中跟着救灾物资,去查清楚,查明白,都有谁向救灾物资伸手了?只是暗中调查,千万别打草惊蛇。查得好,东缉事厂便可乘东风直上九重天。”吕琤阴险地笑了。

“诺。”魏忠贤已经燃起了野心的火苗,他一定会办好大家交代的事,让东缉事厂乘东风而起。

按照家天下的道理,国库里的东西,便是朕的东西,而朕最讨厌别人动朕的东西了。

这时她培养的左膀飞霜殿掌事宫女绿医也向吕琤报告了一个好消息。

吕琤忍不住开心的大笑,还真是喜事成双啊!

吕琤对绿医吩咐道:“静待时机。记得先找几名说书先生,将吾为百姓怒怼刘御史的事编成故事,然后传出去。”

朕做了好事,朕骄傲,俗话说:做好事要留名。朕就是一个精通宣传的皇帝。百姓越是拥护朕,朕的皇位坐得越稳,皇位做的越稳朕就越安全,朕真是个天才!

“朕的天资平庸,也就是经验多了些啊。见识过的套路多了,朕自然也就精通一二了。坐稳皇位还真是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朕觉得皇帝这职业,难做的很!”

①:出自《铁齿铜牙纪晓岚》第一部,和珅谈救灾。

真的还挺有道理了,看过后或许会突然感受到和珅的智慧。

②:《荀子·哀公》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朕只想寿终正寝”,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