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3仙、梅园梅花香

登位上仙由此可见本事,但整个仙界上仙不知凡几,性格迥异,冷傲且心里没数的却也有这么一位——登仙门蔺蒙上仙。做为上仙修练几万年,所经历的坎坷也不是一介仙女所能去理解。看管龙凤旗的操纵者再很厉害也但是是一仙女,在上仙面前就该毕恭毕敬,若要拦阻,那就废了他作为上仙修炼几万年,所经历的坎坷不是一介小仙所能理解。。...

登位上仙可见本事,但整个仙界上仙不知凡几,性格迥异,高傲且心里没数的却也有这么一位——登仙门蔺蒙上仙。

作为上仙修炼几万年,所经历的坎坷不是一介小仙所能理解。

看守龙凤旗的操控者再厉害也不过是一小仙,在上仙面前就该毕恭毕敬,若想阻拦,那就废掉他!

今日若能落这忘仙门的面子,也算为他们登仙门争口气——登仙门不论名声还是威望皆不如忘仙门。

蔺蒙心里一边这么想,一边迈着自信的步伐,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意图,他梗着脖子挑衅的看了眼周笙。

周笙见对方乃是一位上仙,模样不错,就是看起来欠欠的,伸手从百宝囊里掏了半晌,拿出一枚古朴的铜币,顺手搓了搓,搓下一绺泥来。

“怎么?打算用世俗的金钱贿赂我?就你手里这破铜币,扔地上都没人捡!”蔺蒙上仙仰着头,瞥了眼周笙手上的铜币,鄙夷道。

“那我就扔地上试试。”周笙面无表情,也不见她如何,就这样顺手将铜币丢在蔺蒙上仙脚下。

蔺蒙微微低头,看向那个还在滴溜溜转的铜币,心中很是不爽,一脚便踏在上面。

“一枚破铜币,少在这装神弄鬼!”蔺蒙说着,仿佛赌气似的狠狠拧了拧脚。

“呀!忘记告诉上仙,这个铜币可不是凡间俗物,它若被你这样踩,会嘭的一下炸开哦!”周笙环着胳膊,一脸坏笑。

蔺蒙上仙嗤笑一声,这玩意他早已用神念查验,根本就不可能有问题!

“嘭!”一声不大的爆炸声响起,现场顿时冒起一阵黑烟。

黑烟散去,有几条暂且管它叫做衣服的东西挂在蔺蒙上仙身上,此刻的他仿如同从天际坠下的凤凰砸进火山里变成一只烤糊的烧鸡。

一旁看戏的众仙掩袖轻笑,眉眼弯弯,甚至有仙拿出一枚水晶将这一幕映射保存——这东西用来敲诈,应该能够换取不少好东西,想来一向爱面子的蔺蒙上仙应该不会吝啬。

蔺蒙并没有受到实际性伤害,但如今这幅尊荣,怕是比杀了他还要悲愤。

“你这该死的小仙!本仙要杀了你!”蔺蒙气的浑身颤抖,胸口起伏十分厉害,原本的小白脸气的通红,咬着牙恶狠狠的吼道,“蓝英,出鞘!”

一道蓝色剑影凭空而起,瞬间放大,凌厉的剑芒使得周围的仙们连连后退,带着无匹的威势朝着周笙直直拍去。

“哦!”周笙淡然哦了声,揣着手后退一步,一道高大身影挡在她面前。

“蔺蒙,我忘仙门可不是你随意撒野之地,今日应诀与卫璃大婚,可不要闹出不好看的事情来。”鹿仙霸气的将周笙护在身后,一根不知什么材质的拐杖凭空出现挡住蔺蒙祭出的仙剑。

拐杖对仙剑,气势丝毫不弱半分。

周笙被鹿仙护的严实,根本无法看戏,伸手巴拉鹿仙的一只袖子,透过袖子看那蔺蒙上仙此时被气的七窍生烟的表情。

七窍生烟这个词用的好,眼前的蔺蒙可不就是七窍生烟?甚至全身上下都在生烟。

蔺蒙自知不敌鹿仙,这鹿仙修练成上仙时,他还不知道在哪儿投胎。

他不甘的捏了捏拳头,满眼都是愤恨,可也没办法,打又打不过,围观群众愈来愈多,自己这幅尊荣还是现避一避较好。

大手一挥收起仙剑,蔺蒙上仙转身离去时还不忘对着周笙甩下一句狠话:“你等着!”

周笙撇嘴,刚想出言讽刺两句便对上鹿仙那双意味深长的笑容。

目送鹿仙及其他仙离开,周笙略略思索,不知他刚刚那笑容是为何意。

想不通便不想,有这些心思,不如好好看着那些图谋不轨之仙,免得他们捣乱。

还有一事周笙想不明白,既然这些仙前来观礼,就好好吃他的婚宴,何苦费尽心思破坏人家的龙凤旗?

好玩?刺激?

忘仙门近些年还算低调,并未与其他门外结怨,若说有大概就是今天的新人选择在这里成婚。

可这又算是哪门子的怨?

前来捣乱不仅仅是落忘仙门的面子,更是不给他们两位新人面子。

那上古的水神风神是好相与的?纵然他们的神灵不在,天地威威,也不怕受报应遭天谴么!

真搞不懂这些仙是不是脑子里进了灵液,塞了仙草,整个就是糊涂蛋。

大家似乎看出周笙是个有本事的,再加上鹿仙时刻关注这里再也没仙敢来挑衅。

外因,内患全部解决,周笙一直绷着的弦总算松了些许。

婚礼场面十分盛大,看着卫璃幸福的模样,周笙遥遥祝福。

宾客尽欢,鹿仙再次来到周笙面前,将装着灵液瓶子的两个袋子递给周笙。

“多谢多谢!”周笙一副财迷样,对于多出一倍的灵液,他给不要那是傻子。

“你认识锦鲤周笙吗?”鹿仙笑呵呵问道。

风吹过,拂过鹿角上的红绳,周笙竟呆了呆。

“不认识!”周笙回过神来干脆利落的回道。

“果然。”鹿仙并没有多说,再次意味深长的打量着周笙,转身离开。

一次可以理解为无意,两次还是这样的眼神,周笙不得不做出一些思考。

难道暴露了身份?不应该啊!

咬着手指思忖半晌无果,周笙收起两袋灵液。

这些灵液应该够离泱师弟进阶上仙,等他成为上仙,或许……能挺过去吧!

——

周笙寻个没人的地方,换掉那身书童装扮,穿上平日里喜欢的赤色留仙裙,随意挽个发髻,插上一支金鱼簪,便前往离泱师弟所居住的梅园。

梅园并非满园梅树,只角落里种着一棵红梅,因在仙界,故红梅时常盛开,并未根据季节开放。

园内摆设倒也简单,除了一汪贯穿小园的蜿蜒小溪,便是有一张设在小溪旁的石桌,几个石椅。

若说再有什么,那便是厨房门口摆设的一个架子,上面摆满锅碗瓢盆,看起来一点也不仙,反而有种家常之感——主要是厨房不大,里面摆的满满当当,着实放不下,食材怕雨淋,锅碗瓢盆便没有这多忌讳。

周笙推开园门,一股饭香混着花香扑面而来。

“阿泱,在做什么?有没有我喜欢的鱼?”周笙蹦跳着奔向厨房,来到离泱身前伸头看去。

“师姐,您回来了!”离泱微笑着看向周笙,眼神里满是温柔。

他目光落在周笙头上的那只金鱼簪上,伸手在金鱼上摩挲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真是锦鲤啊”,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