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6仙、酒后……什么也没有

“上仙,您在产生怀疑什么?周笙仙子也不是始终挺好的吗?”仙楂诧异问着。周笙在仙界始终口碑甚好,深得小仙们的敬重。鹿仙拧眉摇摇头,半晌才道:“周笙仙子是个不不缺钱的主,再多的灵液在她的确也但是是个是寻常物,断会掩藏成个小书童前去挣取灵液,更会因而而因伤周笙在仙界一直口碑甚好,深得小仙们的敬重。。...

“上仙,您在怀疑什么?周笙仙子不是一直挺好吗?”仙楂不解问道。

周笙在仙界一直口碑甚好,深得小仙们的敬重。

鹿仙蹙眉摇头,半晌才道:“周笙仙子是个不缺钱的主,再多的灵液在她看来也不过是个寻常物,断不会伪装成个小书童前来赚取灵液,更不会因此而缺席她好友卫璃的婚礼。”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说不定周笙仙子扮作小书童,是想体验一下打工人的乐趣?”仙楂眨眨眼,觉得这个可能性极大。

大佬们不都喜欢体验各种各样的生活吗?这用凡间的一个词来形容,好像是叫做角色扮演。

“若真如此倒也还好,如真出了事,作为仙门师长也该帮助一二。”鹿仙捏着胡须,目光深邃,望着梅园良久不语。

仙楂侍立在旁,也不打扰鹿仙,任由他静思。

当日头西垂,月华如练,蔚蓝的天空挂满繁星,好似伸手便可摘掉一颗。

鹿仙和仙楂已经离开,梅园外顿时变得冷清。

离泱一直端坐在石桌前,有些痛苦的扶额,他真想不起来自己身上曾经发生的事,这种一切从他人口中得知信息的感觉十分不好,这让他很焦躁。

周笙借着酒劲睡了一下午,等醒来后整个仙还有些飘飘然,揉了揉脸缓缓吐口气,“以后这酒绝对不能多喝!”

若说离泱蓄意灌酒是罪魁祸首,周笙自己想喝则是帮凶。

周笙整理了下衣服,抚了下发髻上的金鱼簪,不由得嘴角上扬。

她推开门,凉夜冷风忽的灌进宽大的袖口,感觉一阵舒爽,月华照在她身上使红色长裙染上一层银幕,更显高贵。

“阿泱,我饿了!”周笙在看到离泱后说道。

离泱忙站起身,笑道:“好的!我这就去准备!师姐还吃鱼?做个松鼠鱼可好?”

周笙忙点头,这道鱼也是甜味,她最喜欢。

说起甜食,周笙的目光在梅园中扫视,没见到菱角的影子,便向离泱问道:“阿泱可有见菱角?我记得她不爱甜食,下回别总做甜口味的鱼给她。”

每次做鱼都把人家菱角气的踹盘子,也不知离泱是不是故意这样做。

“她总爱和你吵架,所以才想用这样的方式替你教训她。”离泱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青涩的如同刚出家门的少年。

周笙张了张口竟不知该如何回应,只能默默替菱角道一句“活该”——让你老欺负我,看吧,这就是报应。

“阿泱,以后还是不要这样,万一菱角生气离开可怎么办?”周笙摸了摸鼻子,“毕竟寻宝猫十分罕见,菱角也是好不容易才得到的。”

离泱停下手中活,居高临下的盯着周笙,“你一直和我在一起,寻宝猫是怎么得到的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

周笙目光闪烁,避开离泱双眸,转身朝着梅树走去,“我偷偷寻的,你当然不知。对了,菱角去了哪儿?我去寻她回来。”

说罢,周笙推开梅园的门头也不回的离开。

离泱总是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不由得胸口发闷,看着眼前扑腾着的鱼,不爽的一刀把它拍晕。

逃离梅园的周笙背靠在门上,有些疲惫的抚了抚额头。

他们从云泽之地回来已有半月,离泱身上的危机却时刻悬在头上仿佛随时都会爆发。离泱对此一无所知,周笙独自承受感觉压力很大。

离泱于此半月发觉周笙气运散尽,多番打听之下周笙都没说出实情,直到今日用了些手段才从周笙口中得知一部分真相。

周笙觉得如果再待在离泱身边,迟早被挖掘出所有秘密,那么她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将白费!

“要不去凡界散散心?”离泱挠挠头,觉得这个选择可行。

周笙收敛心神准备寻找菱角,这家伙不知跑到哪里疯玩连家都不回。

这一路走来不少仙人纷纷点头致意,周笙也一一回应,遇到有找她请“锦鲤符”的,她也爽快的答应并给了人家。

“周笙仙子,您在找什么?”一位提菜篮子的老妇笑眯眯的瞧周笙似是在寻什么,便问道。

“一只狸花猫,挺胖的。”周笙客气的回答,又问:“不知您可有见到?”

“喵?”菱角从老妇的菜篮子里钻出头来,脑袋上还顶着个菜叶,“阿笙!要开饭吗?”

周笙忙从老妇的菜篮子里将她抱出,伸手在她脑袋上揉了一把,对她轻笑道:“你这么沉,还在人家的篮子里待着,也不怕累到人家。”

“不妨事,这只猫看起来胖实际没多沉,她又可爱的紧,我很喜欢。只是没想到原来是您家猫,怪不得如此聪慧。”老妇笑呵呵道。

被老妇这般夸赞,周笙脸颊微不可查的红了下,忙又道了谢这才带着菱角回梅园。

“离泱有说要找我吗?”菱角试探问道。

周笙回忆自己醒来之后和离泱的对话,似乎是自己先提及菱角,于是摇摇头道:“未曾说要找你。”

“那就好!咱们快回去,刚刚饿得很,咬了几片叶子充饥,着实难吃。”菱角龇牙咧嘴,似乎要把之前吃掉的叶子吐出来。

周笙拍拍菱角猫头,将她搂在怀里轻声道:“我让离泱做了你爱吃的烤鱼,以后饿了就找他要吃的,别吃菜叶子,怪可怜的。”

“他居然好心给我做烤鱼?莫不是下了毒?”菱角皱了皱嘴巴,觉得这烤鱼肯定有问题。

周笙愣了下,轻笑道:“这怎么可能!你是我的猫,他不敢的。”

菱角持怀疑态度,并不想和周笙探讨这个没意义的话题,等回去之后查验一番便可清楚。

“哎呀!”周笙一脸苦涩的看着自己的裙摆,刚刚忙着赶路竟未曾注意到地上水坑,一脚踩进去溅了一身水。

“你最近气运不佳,甚至称得上恶劣,没事还是不要出门,这回污了裙子,下次万一磕个头破血流可怎么是好。”菱角扒着头看了眼周笙的红裙,略可惜的说道。

周笙掐诀,一道红色灵力从她掌心冒出打在长裙上,不多时便已烘干,叹口气道:“虽然倒霉事多了些,但也没觉得怎样,我现在已经习惯这种感觉,倒也有趣。”

不管什么事,习惯就好。

从前顺风顺水,如今百般坎坷,也算是一种修行。

“周笙仙子好!不知离泱仙人是否将我的事情转达给您?”仙楂挡住周笙去路,礼貌问道。

菱角斜眼,看向仙楂。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真是锦鲤啊”,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