缀学拜师学艺、街头卖艺求生本能、替父欠债...复活前的田馨像一个木偶,人生完全被别人操纵。复活后,她刻苦读书学习,希望能平平淡淡而安安稳稳的渡过此生。怎奈她技能太多,太过非常优秀,一不当心就成了天空中最亮的那颗星。一句话简介:吹唢呐拉二胡,唱着二人转制霸娱乐圈!沸点酒吧作为整条街最燥最火的酒吧,连后台的化妆间都吵的人脑瓜子疼。。

她长得好看,嗓子也好,会二胡、葫芦丝还会吹唢呐,传统小段和流行歌曲唱的都好,各大商铺开业、周年庆典以及娱乐场所的跑场演出不算少,零七八碎的加到一起一个月少说也能赚个一万两万。

田馨没想到曹德龙把场子开的太热,且在她上场之前说了些不着四六的话,等她转着手绢上场的时候,下边的人都在起哄,直接让她上绝活。

在车上的大部分时间是晚上,熬过去,第二天火车到站,她一出出站口就看到立在人群里醒目的,写着她名字的大牌子。

她重生不久就来到云河,凭着会吹唢呐会拉二胡的本事加入到一家婚仪公司,认识了二胡拉的贼溜的宋爷爷。

三年来,田常远夫妻俩没有为她读书花过一分钱,所有的钱都是她一点一点赚来的!

只是孔叔打错了算盘,田馨疯起来可比她姑娘还疯呢!

碰上头,孔叔贼热情的拎着她的行礼往旁边的停车位走,一边走还一边解释道:“早些年我就跟前妻离了,她出国过好日子,姑娘一直跟我生活。我姑娘叫孔司羽,跟你差不多大,学习差点儿,在你们学校旁边那个艺校上学,以后上哪儿玩让她带你去,你俩互相照顾。”

现在,她手握云河一中的录取通知书,握着改写命运的金钥匙,可以踏上一条全新的人生之路。

他几个月不给她打一次电话,突然打来电话肯定有事,还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她想,就这样死去也挺好。

宋爷爷也知道劝不动她,颇为遗憾的叹口气:“还想带你多见几个老伙计呢,让他们也看看你那通知书。这可是咱京城的名校啊,他们那些孩子可比不了。”

田馨很抱歉的对爷爷笑笑,很有主意的说道:“我打算一会儿就上网订车票,订到哪天算哪天,早点过去熟悉熟悉环境,找份兼职先干着。”

回学校旁边的出租房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在这边住了将近三年,最后却只收拾出两个箱子的东西,其中还有一箱装的是她的乐器,属于她的个人物品真的很少。

田常远就是个混蛋!

喝到第三瓶的时候,她眼前的灯光闪耀热闹非常的世界开始颠倒倾覆开始模糊...

......

从那个纸醉金迷的夜重生回到2015年的夏天!

“我知道大学学费高,你别发愁,爷爷可以...”

2018年盛夏,已经重生三年读完高中的田馨终于收到梦寐以求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书评(290)

我要评论
  • &台上十

    这些人越来越过分,曹德龙不帮她解围,她站在台上十分尴尬。

  • 查有没&连连,

    有人检查有没有被碎玻璃伤到,有人看酒液有没有弄脏衣服,有人就是单纯的不痛快咒骂连连,就是没有一个人关心脸色煞白目光暗淡且涣散的田馨。

  • 嗓子也&加到一

    她长得好看,嗓子也好,会二胡、葫芦丝还会吹唢呐,传统小段和流行歌曲唱的都好,各大商铺开业、周年庆典以及娱乐场所的跑场演出不算少,零七八碎的加到一起一个月少说也能赚个一万两万。

  • 要她喝&那他们

    下头有个有些地位的人说只要她喝光五瓶啤酒,那他们就不为难她,让她安安稳稳的演完这一场。

  • &吧一条

    2021年5月某日晚,晚上还不到十点,滨江市滨江路的酒吧一条街已经热闹起来。

  • 路可选&就要被

    田馨只有两条路可选,不替父还债就要被那些人带走。无奈之下,她只能硬着头皮承诺替田常远承担债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