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就像是永恒未变的魔咒,也没一个王权,也没一个部族能逃出这个魔咒的束缚,不光是是在地球上,即使是在遥远的的蝴蝶星云中的密安星,也的难以变化这一主观规律。  古老的历史的特洛家族,经过数代人的努力,终于等到建立统一了密安星的唯一一古老的特洛家族,经过数代人的努力,终于统一了密安星的最大一块陆地,建立的密安星上最大最强的国家---特洛王国。历尽了二十六代王权更替,特洛国内忧外患,各种矛盾并存,各派势力相互争斗,呈现出一派亡国的征兆。。

  小皇帝一听,再也坐不住了,拱手致敬道:“先生教我!”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就像是永恒不变的魔咒,没有一个王权,没有一个部族能逃脱这个魔咒的束缚,不单单是在地球上,即便是在遥远的蝴蝶星云中的密安星,也同样无法改变这一客观规律。

  赫连城是特洛国的新都,自特洛卡迪带领特洛国残部迁都南下以来,这里就成了特洛国的经济、政治、文化交流中心。经过几年的经营和建设,特洛国的经济也有了一定程度的恢复。小皇帝特洛卡迪虽然聪明睿智,但毕竟是年幼,未经世事。

  PS:看《密安帝国》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登基之初,由朝中的诰命大臣举荐,而重用的武将石焱,因这些年的东挡西杀,保卫着这一隅国土而功高至伟,成了一个新权贵。与石焱同样重要的一个文臣季赫因其才华出众,几度化解危机,而得到了封赏,渐渐成了朝中举足轻重的人物。由于连连的胜利和国土的日渐稳固,石焱渐渐的萌生了一种复国北征的想法,几次在朝堂上要求调军北伐,而季赫丞相一再劝阻说:“现在时机未到,要想一战成功,必须要先安定整个南方,现在我们虽然名义上统一了南方,但尚需推行德政,恢复礼仪,铲除奸邪,真正的一统之后,才可北伐。否则,战事一起,国内各派势力必将扰乱后方,国无宁日,民不聊生。”

  “陛下,不必困扰,来日自知。”然后,对少年说道:“辛强,你也随千岁去吧!”

  “师傅,我走了,您怎么办?徒儿不想离开您!”

  开始,石焱还觉得有道理,能听得进去。随着自己的势力日益强大,渐渐的开始对季赫不满,认为他是有意所为,诚心阻止自己北伐复国。这时北方的昌建飞的势力渐渐强大,推翻了原来的贵族统治,建立的政权,定都釜阳,定国号为大昌。而特洛国退守江南以后,特洛权贵傅思强建立的迪国正好与昌建飞的昌国相临,两国又与特洛隔江而望(瑟丽海河)。而特洛旧都龙城,地处于昌国和迪国的中间交汇地带,因为这里四通八达,哪边的势力都不足以据守,或者说没有足够强的实力打败对方,这也是特洛小皇帝退守江南的主要原因,留在这里根本守不住。这时,昌国和迪国都希望占据龙城,毕竟这里是旧都,占据旧都意义非凡啊。因此,两国几年来战事频繁,虽说规模不大,又各有胜负,但对于石焱来说,这是非常好的机会。于是,石焱暗地里秘密调兵遣将,又派出了多路秘探,洞悉昌国和迪国的情况,又特意进宫去游说小皇帝,发兵北伐。

  当第二十七代新君登基大统之时,就成了所有矛盾爆发的时刻,新一代小皇帝—特洛卡迪,年仅12岁,定年号为永兴,虽然天资颖慧,聪明异常。怎奈此时的特洛贵族们早已各自心怀鬼胎,佣兵自重,内心中已经不再尊拜这个中央政府了,地方势力,皇亲贵族之间相互攻伐,辽阔的陀螺洲大地上,烽烟四起,生灵涂炭,短短的十几年过后,已不再有往昔的繁荣景象,人民贫困潦倒,饿殍遍地。而此时的特洛王权也只剩下了东南部一隅之地了,年轻的小皇帝,率领众亲信自旧都龙城迁徙到新都赫连城后,励精图治,改革政治,变法图强。虽说没有什么翻天覆地地变化,却也保住了一隅之地,摆脱了其他皇亲贵族的争霸之战。

  经过几年的征战,此时的陀螺洲大地上,王权林立,或称王,或称帝,或假意称藩而武装割据独霸一方,令人眼花缭乱。而天有不测风云,祸不单行或许是另一个人类无法摆脱的魔咒。永兴四年,陀螺洲北部的罕儿曲河流域发生水灾,沿河两岸十几个州郡的百姓被迫流离失所,或向南,或向北逃难求生。罕儿曲河是陀螺洲大陆上的最大河流,于陀螺峰北部源山而下,流经数千里,穿陀螺洲而过,汇入浩瀚的西部大洋。

  早朝过后,与弟弟特洛延一起研读诗文,不经意间,小皇帝问道:“延,为什么这些治世鸿篇巨著中,都不厌其烦的谈论礼仪教化,尊才重道呢?”特洛延想了一会儿,说道:“是啊,你这个问题我也不止一次的考虑过,可是没有什么太令自己满意的答案,问过几次先生,他每次都是高谈阔论一番,其实总不能说服我。”小皇帝听闻低头不语,过了一会儿,突然神秘的对特洛延说:“先生不是说过,要想征服天下,必要征服人心吗,我们今天悄悄出宫如何,来次微服私访,体察民情!”特洛延一听,立即来了精神,立马回答道:“你可是皇帝啊,要想微服出宫,我们还得仔细策划一番啊!”于是两个人一拍即合,招来两名得力的护卫,化妆成游学的士子,从宫廷后门,悄悄出宫而去。

  小皇帝来到跟前,深鞠一躬,说道:“敢问先生,能否解惑我的疑虑?”“士子若是只想知道礼仪教化,自然容易解答。”老者头不抬眼不睁,随口答道。小皇帝二话不说转身让特洛延去安排个僻静的所在,不多时,侍卫回报,不远处一个小茶馆已经被包下来了。于是,小皇帝邀请老者茶馆一叙,老者也不搭话,起身就走,少年静静地跟在身后。一行人进了茶馆,侍卫守候在一楼门口,一个侍卫守候住二楼门口,小皇帝等人来到二楼雅间,小二急忙端上上品好茶。

  天有不测风云,特洛国的巨大变故,就像一场暴风雨,席卷了整个陀螺洲,卡越虽然是个小国,也毫不例外的经历了血的洗礼。卡越涉的族弟卡越遂,是卡越族的第一勇士,卡越族开疆破土,争得一隅以建国立业,其功劳不小,此人多年征战之后,嗜血如命,杀戮成性,族人多惧之。卡越涉病重之时,众臣及后宫皇后,一再建议卡越涉,除掉卡越遂,老酋长念其功劳甚大,一推再推,却不想,自己一病不起,进而辞世而去。卡越遂本就嗜血,此时又是天下大乱,立即举兵来擒杀卡越圭,卡越圭无奈,在家宰卡越德的帮助下,逃离卡越国,躲进了多轮深山。(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

  正行间,只见不远处,一个白首老翁,眼帘低垂,在街口席地而坐,前面小桌上放着笔墨纸砚,旁边一位少年手持灵符,恭恭敬敬的站立着。小皇帝冷眼一看,心中不觉一惊:“此人麻衣粗布,却难掩通灵之气,长眉鹤发,必定不是凡人。”主意打定,于是大踏步地走了过去,特洛延不知就理,急忙追了上去。

  两人还是第一次这样自由的在市井中行走,眼中的一切都觉得新鲜,川流不息人流使赫连城显得格外的繁荣,小贩的叫卖声,酒馆、赌场的喧闹声,都令小皇帝感到万分的自豪,心里不住地夸自己伟大:“看看吧,这就是我治下的繁荣盛世!”特洛延也满脸欢笑,两人漫无目地的在街上走着,两名护卫一前一后,拉开距离,警惕地观望着四周。

  特洛延一见小皇帝神情漠然,走过来轻唤一声:“陛下!”小皇帝微微一颤,回过神来说道:“哦,快喧大将军觐见。”

  卡越涉是卡越族中酋长,他多受特洛文化的熏陶,酷爱特洛文化,研究特洛的经典史迹、制度、法典。在他的统治下,卡越族逐渐强大起来,他的儿子卡越圭,更是聪明颖慧,睿智过人,在卡越涉的眼里,唯一的担忧就是卡越圭似乎没有一点卡越族的彪悍,不善骑射,不练武功,整天舞文弄墨,一派书生意气。老家宰卡越德在一次谈话中,对卡越涉酋长进谏道:“君上,自古以来都是武将马上定乾坤,文臣提笔安天下,殿下不爱武是我们卡越族的福气到了啊!您南征北站打下来的江上,要靠有勇有谋的人来守啊,殿下大智定能驱使驾驭勇士,控乾坤于掌中,主沉浮于乱世!匹夫之勇何足挂齿啊!”。卡越涉细想之下,觉得甚有道理,于是大赏家宰,不但没有强行约束卡越圭,还特意聘请了特洛名士做老师,指点卡越圭。这使得卡越圭如鱼得水,进步异常。

  小皇帝正欲追问个仔细,老者抬手示意他不要开口,然后说道:“陛下此时正处在危难之中,却不知晓啊!”

序章

2021-06-07

书评(192)

我要评论
  • 入qd&悄告诉

      PS:看《密安帝国》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 球上,&即便是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就像是永恒不变的魔咒,没有一个王权,没有一个部族能逃脱这个魔咒的束缚,不单单是在地球上,即便是在遥远的蝴蝶星云中的密安星,也同样无法改变这一客观规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