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切切意浓浓  情切切对什么下联  情切切拼音  情切切花解语  情切切的意思  


 

 我是一个女生,因为做了一场春梦后,总会觉得生活中有个神秘的的男人对我动手动脚的。因而我十分怕,但是我家又是经营丧葬用品的,阴阳先生这个职业是传男不传女的。因为我一切办法了一切办法要把那个神秘的男人揪出,但是我意外发现自己越发不喜欢他了...我心里冷笑,要是相信你的话我就成白痴了!。

这八个字就像是一桶冷水兜头淋下,一阵莫名的寒意席卷全身。

如果真的是遇到了鬼打墙,那么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原地等,等着天亮。

乱七八糟的想法一时间纷纷涌进了大脑,弄的我一点头绪也理不出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他的声音颤抖而且沙哑,眼神中充满了惊恐。

“嗬……嗬嗬……”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我的心也提到到了嗓子眼,握着手机的手也举过了头顶,随时准备着在他打开柜门的时候给他来一下然后撒腿就跑。

孟鸿宣迟疑了一下还是下车跟我换了位置。

我暗暗松了一口气,但随即生出一个疑问——这个餐馆里除了我跟孟鸿宣之外还有别人?

我心里冷笑,要是相信你的话我就成白痴了!

喀嚓——

难道是‘鬼打墙’?

就这么漫无目的的沿着公路行驶着,直到我发现在离我不远的前方又出现了一家路边餐厅。

“现在怎么办……这人要是死在车上……”

“你要是不想死就给我把嘴闭上!否则我连你一起弄死!”孟鸿宣脸上溅满了男人的鲜血,原本英俊的五官已经严重扭曲,狰狞的表情让我不寒而栗。

按照我们来时所用的时间,这个时候早就应该到了城里,而现在既没有看到城市,也没有看到任何一条岔路口。如果这样我们再意识不到出了问题,那我们就真的成了白痴了。

果然,脚步声越来越远。我当机立断跑到了一处小土丘后面伏下了身体,摒住了呼吸。

孟鸿宣喊了几声之后看我实在是不露面,转身就向公路走去,一边走一边大声说:“姬小姐,我在车那里等你半个小时,你是跟我离开还是一个人待在这荒郊野外,自己考虑吧!”

他激动的大叫起来,并且伸手去开车门,“不!这不可能!我要下车!”

“可是你也看到了,我一直在这条路上开,没有岔路口也没有拐弯,怎么可能一直进不了城呢?我们一定是撞邪了!”孟鸿宣提高了嗓门。

从后视镜里看孟鸿宣正发足狂奔追了上来,我把手伸出窗外,给了他一根秀气的中指。然后一脚油门踩到底,车子如离弦的箭一般蹿上了公路。

第四章 黎

2021-06-08

书评(127)

我要评论
  • 在黑暗&是一阵

    一想到正有一个人,在黑暗中盯着我的一举一动,我的头皮就是一阵发麻,这人究竟要干什么?

  • 饭店。&这条公

    驶上了公路之后,我总算是松了口气。心想这应该不是鬼打墙,如果是鬼打墙的话根本就不会出现这家饭店。但如果不是鬼打墙,为什么我总是走不出这条公路?

  • 把坑恢&才慢悠

    接下里的半个小时里,孟鸿宣挖了一个坑,把那个男人的尸体扔进坑里埋上,然后把坑恢复原样做了伪装,这才慢悠悠的钻进了车里看了看手表之后朝我藏身的地方挥了挥手,随后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 头皮发&上,四

    我听得头皮发炸,一把扔掉了电话,话筒连带着电话机一起摔落在地上,四分五裂。

  • 路中央&女人!

    是她?我马上就认出了这个白色的人影,就是那个在马路中央对我们挥手的女人!

  • 就这么&一家路

    就这么漫无目的的沿着公路行驶着,直到我发现在离我不远的前方又出现了一家路边餐厅。

  • &的话来

    我愣了一下,报警电话的接线员怎么会问出你找谁这样的话来?

  • 口气,&个疑问

    我暗暗松了一口气,但随即生出一个疑问——这个餐馆里除了我跟孟鸿宣之外还有别人?

  • 么快就&馆?她

    但随即我又产生了怀疑,从她拦车的地方到这里,我们至少开了二十多分钟的车,她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赶到了这里?并且,她为什么会出现在餐馆?她究竟想要做什么?

  • 一股寒&形路吗

    一股寒意从背后直袭脑门,我又转回来了?这是一条环形路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