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城遥望玉门关  孤城剧本  孤城闭txt  孤城剧本杀骆驼是谁  孤城浪子  孤城遥望玉门关的前一句  孤城剧本杀复盘  孤城闭  孤城剧本杀  孤城  


 

 给大家提供更多孤军免费深度阅读,主角名为邵莹胡龙二小说的名字是《孤军》,这是一本很新鲜新鲜出炉的都市小说,山茶花开所著。胡龙二是一个单身了二十几年的老光棍,自从弟弟离世以后,胡龙二便和的美丽的弟媳邵莹相依为命,这孤男孤男的和谐相处一室,特别胡龙二还不小心碰见了邵莹的秘密,两人之间我躺在床上,听着窗外的雨渐渐变小,直到万籁俱寂。月光越来越亮,从门口照到窗台,我被弟妹勾了魂一样,睁眼闭眼都是弟妹邵莹风姿绰约的身体。。

刚出门,见弟妹抱着一个箩筐,一脸羞涩的冲我笑:“哥,你起来了啊,饭在厨房呢,我今天要洗衣服去。”说着就往我屋里走,估计要收拾我床单。

弟妹再次张嘴亲吻我时,我不由自主的把舌头伸进了弟妹的香唇,立刻与弟妹的舌尖缠绵在一起,我感到舌尖有一种滑腻的香甜。

弟妹身上飘来一股诱人的香味:“哥,哪的话,你天天忙着种地,哪有时间洗衣服,我趁着就给你洗了。”

毕竟是亲人啊,感情还是很深的。弟妹要是真出点事我可担待不起,我急忙顺水推舟慢慢的朝着弟妹这边游来。弟妹邵莹急忙搂住我的腰,死死的抱住不撒手,好像怕只要一放手我就没了一样。患难见真情啊!

我两挣扎着上了岸,两个人浑身都湿透了,我喷了一口水,两眼一翻,装着昏死过去,顺势躺在弟妹的柔软上。

弟妹坐在河边,在石头上摊开衣服,浸湿了用木棒槌捶打着。大衬衫里挤出一道迷人的风景,随着捶打的动作上下波动。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弟妹越来越急,哭的梨花带雨,然而周围没有一个村民,她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我正痴迷着邵莹这一双美腿,邵莹板着脸冷冷的说:“哥,把头转过去,像什么话!”又被发现了!男人看美女时被频繁打断是很烦的!

我看着弟妹咬着红唇,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朝着天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俯下身朝着我的嘴唇贴了上去。

啊,好柔软!弟妹使劲把自己吸得气吐入我的嘴中,感受着弟妹柔软的红唇,我顿时一阵心神荡漾。

我把头抬起来,盯着邵莹看着,邵莹反而被我盯得心里发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我坏笑着,低声的说:“见外了吧弟妹,昨晚你光着我都看过了,今早咋的不让看了?”

傻子也知道那是什么东西,邵莹的脸一下子就红的像个苹果。我赶忙抢过来,不好意思的说:“妹子,昨晚下了雨,我今天不用去浇地,我自己的衣服我洗吧。”

“这可怎么办啊!”弟妹解开我的衣服,露出了我干农活练就的一身劲爆肌肉。弟妹显然被我有棱有角的身材吸引,她的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腹肌,露出一丝惊喜。我的不可描述的部位渐渐起来了。

我躺在床上,听着窗外的雨渐渐变小,直到万籁俱寂。月光越来越亮,从门口照到窗台,我被弟妹勾了魂一样,睁眼闭眼都是弟妹邵莹风姿绰约的身体。

可是没得办法,我就是想要这个女人,不给就一直难受,你说我咋办?我只能狠狠的弄自己,让它消停点。

我两一人一箩筐衣服,往河边走去,弟妹为了避免尴尬,走在我的前面。她一扭一扭的,形状姿态都很诱人,我没有内裤束缚,一下子就起来了。

孤城第4章:患难见真情

邵莹听了又气又羞,推了我一把:“你真是讨厌,还提!”我蹲着洗衣服的那块石头上青苔太滑,我一下子出溜到了河里。自小在河边长大的我自是会游泳,但还是想要调戏弟妹,装着溺水的样子瞎扑腾。

我的身体不听我使唤,又闹起脾气来,起来抗议着。想娶弟妹,做起来难,说起来更是难上加难。村里这帮子老寡妇小媳妇一个个都是喇叭,我要做出娶了弟妹这档子事来,可比鬼子进村还轰动。

第2章 尴尬

2021-07-15

书评(312)

我要评论
  • 捧水泼&力的洗

    弟妹邵莹忽然撩起一捧水泼到我的脸上:“哥,你好色啊,往哪看呢?”我有些羞愧的低下头,开始费力的洗自己的脏内裤。

  • 是想要&的弄自

    可是没得办法,我就是想要这个女人,不给就一直难受,你说我咋办?我只能狠狠的弄自己,让它消停点。

  • ,见弟&去。”

    刚出门,见弟妹抱着一个箩筐,一脸羞涩的冲我笑:“哥,你起来了啊,饭在厨房呢,我今天要洗衣服去。”说着就往我屋里走,估计要收拾我床单。

  • 莹这一&,邵莹

    我正痴迷着邵莹这一双美腿,邵莹板着脸冷冷的说:“哥,把头转过去,像什么话!”又被发现了!男人看美女时被频繁打断是很烦的!

  • 起脾气&妹这档

    我的身体不听我使唤,又闹起脾气来,起来抗议着。想娶弟妹,做起来难,说起来更是难上加难。村里这帮子老寡妇小媳妇一个个都是喇叭,我要做出娶了弟妹这档子事来,可比鬼子进村还轰动。

  • 以隐隐&约约看

    然而只是比之前多老实了那么一会,我又偷偷把头转过去。好一双腿,又白又滑像面粉一般。可以隐隐约约看得见青色血管,透亮雪白,玉润光滑,亭亭玉立,耀眼生花。

  • 棒槌捶&的动作

    弟妹坐在河边,在石头上摊开衣服,浸湿了用木棒槌捶打着。大衬衫里挤出一道迷人的风景,随着捶打的动作上下波动。

  • &边走去

    我两一人一箩筐衣服,往河边走去,弟妹为了避免尴尬,走在我的前面。她一扭一扭的,形状姿态都很诱人,我没有内裤束缚,一下子就起来了。

  • 弟妹取&放进箩

    弟妹说着就进了屋,我也不好意思硬拦着,你当我这是跟你客气呢?弟妹取下门后的毛巾放进箩筐里,然后不经意的伸出手,拿起我放在床上的裤衩子,结果不忍直视的粘了一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