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了个鬼诺  撩了个鬼在线  撩了个鬼王  撩了个鬼免费  撩了个鬼 小说  撩了个鬼慕小乔  撩了个鬼上官颜  


 

 自古以来英雄伤心极致红颜关,的美丽绝伦的女大学生上官颜屡遭冥神直接侵犯,还唏哩哗啦塌地嫁给了他;冥神宠妻成瘾者,誓将萌妃一宠究竟,纵她阴阳两界为所欲为,更是与之双双再次穿越做回凡他幽深的眸子直直地望着我,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和着摄人心魄的寒意再无遮挡地直面扑入鼻中,我这才无法遏制地颤抖和害怕起来……。

“颜儿,今天开学,快点起来不准睡懒觉。”妈妈的声音比闹钟还响。

起身下床,我脚刚落地,整个身子一软,差点栽倒在地。怎会!昨夜那场缠绵不就是一个梦么?我倒吸一口气,稳了稳摇摇欲坠的身子,脑子在空白里凌乱起来……

他幽深的眸子直直地望着我,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和着摄人心魄的寒意再无遮挡地直面扑入鼻中,我这才无法遏制地颤抖和害怕起来……

随着他疯狂地进入,一股森寒的凉意和入骨的疼痛从腿根向四肢蔓延开来,我眼神开始涣散,泪水肆意顺着眼角淌下来……

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把掀开被子,床单上洁白如昨,我才后怕地拍了拍胸口,长长地松了口气。

“都上大学了,真的长大了。”妈妈看着我湿了眼眶,伸出手帮我理了理衣领。

落入眼帘的是一张高清的脸:肤白如雪、眉眼如画、薄唇如绛,夺人心魄的是那双眼睛,黑白分明,像一潭死水毫无波澜,却又让人沉溺,与苍白脸色形成对比的墨色发丝垂落在我的胸前……冷冷的妖艳晃了我的眼。

“知道了妈妈。”我忍着酸痛应道。

“知道了妈妈。”我忍着酸痛应道。

“颜儿,今天开学,快点起来不准睡懒觉。”妈妈的声音比闹钟还响。

舍友们陆陆续续到了。

耳畔低沉的声音自顾自地抱怨着:“该死的!好好一张娇艳动人的脸被泪水淋湿了,幸好这斑斑泪痕丝毫没有影响你的美,反倒多了几分我见犹怜的韵味。”

翌日,温暖的阳光透过窗子洒进点点光辉,我幽幽地睁开眼睛,皱了皱眉,感觉浑身无力,双腿酸软至极。

我忍不住大声哭喊:“不要!……你个人渣!我要杀了你!”他眼中最后一丝清明消失了,眼眸溢满红光。

耳畔低沉的声音自顾自地抱怨着:“该死的!好好一张娇艳动人的脸被泪水淋湿了,幸好这斑斑泪痕丝毫没有影响你的美,反倒多了几分我见犹怜的韵味。”

我是浙江人,刚刚考入湘城的一所大学。取了登机牌过了安检,只身去了湖南。

“妈......看你......笑一个。今天不用妈妈送了,我一个人能行的。”顾不上妈妈还在身后左叮咛右嘱咐就拉上行李箱背起书包急急奔了出去,仿佛动作慢了梦中那张脸便会追上来。

学校用官方话来说是依山傍水,用我的话来说就是坐落在山脚下。我最先到宿舍,我所住的宿舍楼在最后一排,紧挨着后山,一开窗就能看到阴森森的山景。放下行李后,我挑了个靠里边的下铺。

深夜,一只冰凉的手沿着我睡衣的领子滑了进去,覆在胸前轻轻揉捏……我隐忍着身体莫名腾起的快感,费力地睁开眼睛……

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吃早餐,然后匆匆回房间换好衣服。

书评(391)

我要评论
  • 来说是&,紧挨

    学校用官方话来说是依山傍水,用我的话来说就是坐落在山脚下。我最先到宿舍,我所住的宿舍楼在最后一排,紧挨着后山,一开窗就能看到阴森森的山景。放下行李后,我挑了个靠里边的下铺。

  • &,床单

    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把掀开被子,床单上洁白如昨,我才后怕地拍了拍胸口,长长地松了口气。

  • 床,我&脑子在

    起身下床,我脚刚落地,整个身子一软,差点栽倒在地。怎会!昨夜那场缠绵不就是一个梦么?我倒吸一口气,稳了稳摇摇欲坠的身子,脑子在空白里凌乱起来……

  • &。”妈

    “颜儿,今天开学,快点起来不准睡懒觉。”妈妈的声音比闹钟还响。

  • 很是投&黄旗的

    其中一个叫肖瑶跟我很是投缘,我感觉一个学期的话都在一下午跟她讲完了。这个肖瑶说她家族很有点来头,祖上是满清正黄旗的,语气傲娇得很。不过我心里想现在什么年代了,正黄旗也就一个传说。

  • 骨的疼&肢蔓延

    随着他疯狂地进入,一股森寒的凉意和入骨的疼痛从腿根向四肢蔓延开来,我眼神开始涣散,泪水肆意顺着眼角淌下来……

  • 耳畔低&这斑斑

    耳畔低沉的声音自顾自地抱怨着:“该死的!好好一张娇艳动人的脸被泪水淋湿了,幸好这斑斑泪痕丝毫没有影响你的美,反倒多了几分我见犹怜的韵味。”

  • 伸出手&帮我理

    “都上大学了,真的长大了。”妈妈看着我湿了眼眶,伸出手帮我理了理衣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