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凰谋辛霖全文免费阅读  天命凰谋txt下载  天命凰谋全文免费阅读  天命凰谋辛霖  天命凰谋 小说  嫡女谋天命凰途电视剧  嫡女谋天命凰途读后感  嫡女谋天命凰途君  嫡女谋:天命凰途 小说  嫡女谋天命凰途  


 

 她出生于高门,精于望族,看惯了勾心斗角,养成了权力厮杀。 从王府到深宫,从倾国倾城的高门嫡女到高贵的无比的后宫之主,她也可以把自己深爱的男人送上龙椅,也也可以用铁两侧有轿窗,被帘子遮住,她想打开来去看一下外面的热闹场景,但遵循家里的话:不打开窗帘和门帘,要等她的准夫君来掀开。。

轿子这么大,自然很重了,外面有十六个轿夫抬着。

这好话不是白说的,全郡的居民都得到了郭家给的金红包,按照年龄大小,红包重量有所不一。这样的好处自然是祝福源源不断啦。

贾云岫现在的脑子全部被那个人给占满了——那个人,郭启勋就要领着自己走入郭家,走入新的一生。

两侧有轿窗,被帘子遮住,她想打开来去看一下外面的热闹场景,但遵循家里的话:不打开窗帘和门帘,要等她的准夫君来掀开。

可怜这丫头,她的翘头履是特制的,鞋底用了几层厚粗麻布,鞋内垫了两层冬日用的棉鞋垫,就这样外增高加内增高也只是让她的头顶够着了郭启勋的嘴唇,要是抬头去看郭启勋还不把头上冠冕给掉了,算了,以后他每日都是我的,够我看的。

她还得感谢那极高的冠冕帮了忙,让她显得和郭启勋一般高,否则就那一个头的身高差可是极端地不和谐啊。郭启勋今年十八,贾云岫十六,不管是医学或平常人都晓得女孩子早于男子成熟最少两周岁。可是贾云岫就是晚熟啊,她不愿意告诉别人,她是今年开春的时候才来了月事,所以能有郭启勋肩膀高已经是不错啦。

正吃地开心的贾云岫缓过神来,见到相公来了,不由得惊喜地被莲子堵住了喉咙,说了声“相公”就靠着床弦,脸上满是难受之色。

她还得感谢那极高的冠冕帮了忙,让她显得和郭启勋一般高,否则就那一个头的身高差可是极端地不和谐啊。郭启勋今年十八,贾云岫十六,不管是医学或平常人都晓得女孩子早于男子成熟最少两周岁。可是贾云岫就是晚熟啊,她不愿意告诉别人,她是今年开春的时候才来了月事,所以能有郭启勋肩膀高已经是不错啦。

她保持着这繁杂华丽的头饰服饰整齐不歪扭,等着郭启勋。

确实如此,从她的轿子在娘家出门,郡里那些双脚能走的男女老少都来看这“富贾郭家娶皇后”是怎样的规模声势。方才贾云岫只能听到外面的吵嚷声和鞭炮声,现在可以看到了,所有人都向她投来羡慕的眼神呢。

郭家在婚礼上做了一些改动,原本新娘子是要戴红盖头乘轿子入门的,可是郭家让新娘子贾云岫在一里路外就下了轿子并由大少爷郭启勋牵着入门。

好在上天遂了她这概率极小的心愿,郭家在半年前就由郭老爷亲自登门来谈这门亲事,尔后六礼俱全,并以王侯之礼皇后之容来迎贾云岫为郭家大少奶奶。

好啊好啊,就等这一刻了。贾云岫迫不及待地将手伸出去了,幸好有轿子挡着她现在的熊样,可不就是个嫁不出去没人要,急着要嫁人的花痴姑娘吗。被人看见她的样子还不笑掉大牙:郡里首富,富可敌国的郭家,怎么会娶这么一个花痴丫头做大少奶奶呢?

前面的郭启勋下马了,按照标准的礼仪姿势将轿帘掀开,并轻声对里面道:“娘子请随夫君入府。”

郭启勋和贾云岫的成婚礼服设计都是出自郭老爷的意思:凤可以高傲一点,给朝廷一些震撼;龙就暂时隐着些吧,给朝廷留点面子。

“你在干什么呢?”不轻不重的声音喊出。

刚才是坐在一颗花生上了,所以喊了出来。贾云岫不明白为什么卧铺上也要放果子,待会不是要那个吗?这些果子在这里,多碍事啊,而起我好饿。不管了,先吃掉这些果子,解饿,解饿才有力气伺候相公郭启勋啊。贾云岫为自己开脱了。

现在呢,贾云岫并不在乎这个,旁边所有的烟花鞭炮,喜婆礼仪官送亲者,来祝贺的百姓都不在她眼中,只有那个紧紧托着她手,牵着他进入郭府的男子,他早已是贾云岫认定的这辈子的男人了。现在他就牵着她走向郭府,走向贾云岫梦想中的生命新起点。

郭启勋和贾云岫的成婚礼服设计都是出自郭老爷的意思:凤可以高傲一点,给朝廷一些震撼;龙就暂时隐着些吧,给朝廷留点面子。

确实如此,从她的轿子在娘家出门,郡里那些双脚能走的男女老少都来看这“富贾郭家娶皇后”是怎样的规模声势。方才贾云岫只能听到外面的吵嚷声和鞭炮声,现在可以看到了,所有人都向她投来羡慕的眼神呢。

书评(317)

我要评论
  • 几下,&“让相

    郭启勋几步跑过去将她搂在怀并拍了她背几下,她咽下了莲子之后,舒缓了一下气息,低头羞答答道:“让相公见笑了。方才我,妾身是在吃卧铺上的果子。”

  • 是过了&父亲去

    贾云岫逃婚三次之后终于在等到了郭家的媒婆上门。要是过了今年郭家还没有送礼金来,那么贾云岫将恳求她父亲去郭家一趟。

  • 云岫是&着。小

    直到郭启勋进来了,见到贾云岫是膝盖趴在卧铺上,嘴里在嚼着什么,手还在被子里摸索着。小屁股对着郭启勋。

  • 走了过&去,觉

    她起身走了过去,觉得肚子咕咕叫了,唉,为什么礼仪中规定新娘不可吃东西呢?现在我就把这四盘果子来填我的五脏庙。

  • 郭启勋&云岫全

    贾云岫的小手完全在郭启勋手掌中,他的手好热啊,都传遍贾云岫全身了,这脸上的红晕都不必要了。

  • &是这个

    不过,现在她最欣喜的可不是这个,而是在十六人轿子前面那个骑着红头马的郭启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