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一梦作文  三国武将梦  三国 梦  梦占三国下载  梦占三国最新版  梦占三国破解版  梦像三国  梦之三国  


 

 有人说,的话秦始皇立扶苏为嗣,秦王朝不见得速亡;也有人说,的话项羽不乌江自尽,天下不见得归汉;除了人说,的话高宗不召回公告岳飞,北宋将再次强势崛起……却,历史真的会如你所想吗? 梦落三国以及最新章节我睁开眼睛向四周环视,我去,谁在说话,我房里没人啊,活见鬼了。管他是谁呢,反正这么说我就不乐意了!必须得反问他呀:“你怎么知道我改变不了历史,难道说你试过?”刚说完我就有点后悔了,我都不知道刚才说话的是什么人,或者说是不是人就贸然回话了,可是声音是真真切切的啊,我绝对听见了。。

  “真的没事,赶快去吧!”我安慰她。

  “丞相啊!”

  夫人拨弄了一下披风之后接着说,“自从先帝驾崩之后,夫君你总是夙夜难眠,我知道,你一心想报答先帝对你的知遇之恩,完成先帝的遗诏——北伐中原,匡扶汉室。然而国内的各种因素总是让你做不了最后的决定,你还在犹豫吧!”

  我轻声的问到:“夫人来了很久?”没等夫人回答,我接着问:“夫人听到什么?”

  听到这个声音,我没有感到丝毫的害怕,反而觉得这是根救命稻草,故做强硬的回应他:“我没有害怕,更不会退缩。只是……”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好像恢复了一点意识,但是感觉身体好累,眼皮好沉,原来睡觉也能这么累,不知道那个神秘人对我做了什么,不管他了,头好痛,再躺一会吧!

  原来如此,怪不得听到《阳春白雪》时我感觉到无比的熟悉,心情瞬间舒畅:“多谢你了,我懂了,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边说我就在脑海中谋划着北伐中原,一统天下的大业……

  “侍中侍郎郭攸之、费祎、董允等,此皆良实,志虑忠纯,是以先帝简拔以遗陛下。愚以为宫中之事,事无大小,悉以咨之,然后施行,必能裨补阙漏,有所广益。”

  我有点慌了,我在天花板没有找到微型音响啊,我赶紧拿起手机来拨通损友的号码,“我说你差不多就行了啊,别闹了啊!”“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啊!”就在我们打电话的同时,那声音又质问了我一遍。我彻底慌了,真的不是他啊,说话的人到底是谁啊,还是先叫他过来吧:“你赶紧过来,赶紧,别问这么多,赶紧过来就是了。”我放下了手机,手心和额头都冒出了汗,虽然我从来都不信神鬼,但这确实是太诡异了!不过仔细一想他好像也没有伤我的意思,不能这么怂。如果说他真的不是人,或许他真的能把我送回那个时代,这是我在梦里想了无数遍的事啊……,想到这里,我倒觉得没那么怕了,如果这是真的……

  这回我听仔细了,声音是从天花板上传来的,肯定我那损友在我房间的天花板上装了个微型音响,再搞个变声器来玩我。那我就配合他玩一下呗:“好啊,我愿意去啊!那你准备怎么把我送到那个时代呢?”我一边回他一边找天花板上的微型音响。

  “少年郎,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哈哈……”声音越来越低,直到消失。

  我知道了,所谓知心爱人就是如此吧,虽然担心丈夫,舍不得丈夫离开自己,却能凛然大义牺牲自己,支持丈夫的事业和追求。有妇如此,夫复何求。虽然,二十一世纪的我,还是个单身狗,但是,面对这种场景,也不免伤感。我正想着说点什么,夫人就转身回房了,我看到了她眼里噙着泪花。

  回到书房,我开始回想初中课文《出师表》,还好我记忆力不错,都还记得,要是真让我来写出师表,那诸葛亮的一世英明可要被我毁了。

  “北伐之难,君岂不知;夫君为人,妾岂不知。纵使我有万般不愿,夫君迟早还是要北伐的。刚才我的一番话,虽合夫君之意,却违妾身之心。”

  在这一刻,我感觉脑子好像不是自己的了,竟然下意识地接了话,“是啊,自从先帝驾崩以后,对内对外各种矛盾都暴露了出来。一方面,曹魏新君对我们大汉采取了据守政策,大力恢复国家实力。如果让他们发展了起来,那么汉魏两国之间的差距将会越来越大,一旦曹魏国力强大到一定程度,那么我们大汉只能坐以待毙了。另一方面,先帝本是依靠从荆州带来的文臣武将在益州建立的政权。然而先帝驾崩以后,原来的元老相继过世,只剩下我和子龙老将军这些人了,刘璋以前的旧部和益州原来的官僚贵族势力逐渐崛起,已成难以打压之势了,着实内外两难啊。”

  我转头身去,发现夫人站在身后不远处。

  忽然耳边飘来了一段清新流畅,轻松明快的琴音,感觉很熟悉,很好听,可是我一点音乐都不懂啊!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但是听完之后感觉头不痛了,倦意也都消失了。

  “那夫君准备如何?”

  夫人没有回答,迟疑在原地,我问道:“夫人认为不妥!”

书评(242)

我要评论
  • 觉身体&不知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好像恢复了一点意识,但是感觉身体好累,眼皮好沉,原来睡觉也能这么累,不知道那个神秘人对我做了什么,不管他了,头好痛,再躺一会吧!

  • 转头对&烧坏了

      她好像很疑惑,转头对那位她所指的“夫人”说,“夫人,丞相,是不是这里烧坏了”,说着,她指了指额头。

  • 来,问&“刚才

      我强忍住内心的惊讶,转过头来,问身旁的女子,“刚才你称我什么来着?”

  • 应时代&的,历

      忽然耳边听到一阵低沉的声音:“少年郎,那可未必哦,世间万物自有其规律,一切都是顺应时代的潮流而发展的,历史是不可违的。即使让你带着现在的记忆回到那个时代,你也改变不了历史!”

  •   “&丞相昏

      “夫人”轻轻的敲了敲她的脑袋说,“不得无礼,丞相昏迷了这么久,刚醒过来,还没缓过来而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