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致命巫蛊术揭秘完整版  湘西苗族巫蛊之术  湘西的巫蛊之术  巫蛊之谜:湘西金毒蛊  苗疆巫蛊湘西赶尸  巫蛊师湘西道人  巫蛊湘西电影  


 

 我竟然是一位蛊女!按着先辈的意思,我要在苗疆向祖师爷供奉香火五年的香火才能离开了这里。但是意料预料中的是,这并也不是一个波澜不惊的世间,一次次匪夷所思的事件,让我觉得危机永远是狙杀在我身边。  姑婆之后竟然还留着一句遗言,当我明白后,觉得自己掉入了无穷无尽这话还要从民国时候的湘西说起。。

  苗人的房子是用泥巴和石头砌成,很少使用木板做主材料,除了采光有点差之外,其他还算可以,并且冬暖夏凉,住起来还十分的舒适。而我的房间也特别的简单,十来个平方的面积,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还有一个破烂不堪的大衣柜,就没任何的家具了。

  我是从小听故事长大的,大把的鬼怪故事已经不稀奇,这次老妈带我来姑婆家里过年,我倒是很惊讶他说的几个故事,确切的说,老妈就是让我听这几个故事而来的。

  寨子的人当然是高兴,杀了两头猪,大碗喝酒大碗吃肉,等一百多号人喝的二五啷当的时候,一群光棍的爷们儿还感觉不过瘾,说到翻过那片山就到了县城附近,有窑子和水灵灵的妹子。

  等老态龙钟的姑婆说完,还一本正经的看着我,我似乎懂了她的意思,难道说我体内也有这种雷蛊?但是我从电视上看来怎么记得是情蛊?

  说到这里,姑婆摸了摸我的头,说到,“小敏聪明过人,知道婆婆一番话就行了,我是想提醒你,别放纵了自己而害了别人的性命。”说完还指着对面的大衣柜,叫我去拿一个盒子给她。说是有东西送我作为我的压岁钱。

  第二天大清早,按着姑婆临终前的意愿,她想把自己埋葬在自己出身的地方顿若苗寨(谐音),哪里有姑婆儿时的梦,有他成长的脚丫印,还有她念念不忘的姑公,这一切似乎都在等她回来,如今她如愿以偿了。

  我并不了解蛊女有这么多的规矩,或许连以后找男朋友,或者是结婚,生孩子,会不会产生副作用都一概不知。

  我听着老爸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心想着在电视里面还是在电影里面,哪里提到蛊术不都是玩虫子?特别是那些节肢动,别说玩,我见了就恶心无比。我真心不懂老爸是如何想的。

  她又说起一个故事,这还是专门给我说的。因为今年我已经二十三岁,目的很明显,这种悲剧不能发生在我身上。

  一个月后,父母依依不舍的走了,我就住在了表舅家里,他家里虽然不算太阔气,但是安排我一个人的伙食还是没问题。俗话说,“花无千日红,人无百日好”为了别让表舅嫌弃我太懒,我还特意找了一把扫把,去打扫自己的房间。

  当我拿着扫把胡乱的划过衣柜顶,就从衣柜顶扫落下一块白色的金属“叮当”落地,我捡起来一看,这居然是一块二两重的银锭,上面还绑着一张纸条,等我好奇的打开纸条,就看见上面画着一些歪歪曲曲的符号,虽说一个不认识,还是问了表舅妈,等舅妈一看,满脸堆笑的说道:“这是苗家嫁新娘时候用的平安符,你放回原处就是,至于那银锭就归你了。”

  苗寨本当安静的生活,也随着外面带来的枪炮轰鸣声逐渐变了味。先是一群白日里耕田挖地的爷们儿发生“质”的变化。他们晚上偷了别人苗寨的包谷,过了几日又偷一头的牛,最后居然在白天里也干了起来。而苗人以寨合居,团结且合群,一人有难,一寨人出动,没偷上几次,那群爷们儿被另一寨的人逮住,说按着苗人的习俗要砍断手脚的,本寨的人听就拿着锄头镰刀、柴火棒头准备去要人了。

  妈妈从门缝中的偷看中走了出来,含着眼泪说道,“这三天算是熬过去了,按着蛊女的规矩,第一顿只能吃剩菜剩饭,吃饱之后,过了三小时才能随意开餐吃。”

  我听着这故事,感觉有点玄乎,鬼怪不像鬼怪,说是史学倒是离奇,不过我很感兴趣那十来个爷们儿到底是怎么死的。

  寨主叫上一群人准备去收尸,刚走出几里路,身后就传来一阵清脆的铃铛声,寨主一看,自己的女儿跟了过来,这也不说了,既然来了总不能赶回家去,女大十八变,上了这个年纪,老父亲是不会去管他女儿的。所以现在很多书上写的苗女多情,这还有点来历的。

  民国那时候湘西也没个得力的政府管这些琐碎的事情,苗人都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权当是原始部落。还落了一个绰号叫“三不管”地区,也就是天不管,地不管,皇帝老子也不管,这也不是不管,关键是你太穷了,不管你还好,管你了还要给你钱米柴粮。虽说不管,还是驻扎一只军队在苗疆门口,足足一个连的兵力,这也不是维护安全次序来的,而是表示这地盘还是有个主,你别造反,他也不鸟你。你要是群殴单挑,他凑个热闹还给你做个裁判,至于群殴人的死活,那是你苗人的事情。

  不过一般大场面的群殴,总会站出一个有面子的人出来,就是那次,我姑公认识我姑婆的。

  我看着盒子里面放着一对玉镯,不假思索的说到,“这不是玉镯么?”

  不过国党的队伍也不是完全没用,就听我姑婆说过,湘西多匪患,要是土匪冲进苗疆,你就可以躲进国军的地盘,至少落得家人安全,就因这家人安全四个字,你每个月还得给他送上三斤烧酒和两斤猪肉,不然你还进不去。当然你也别指望国军去打土匪,他若不是闲的蛋疼,是不会去牺牲自我,救你这群屁民的。

书评(448)

我要评论
  •   当&,会辨

      当炼蛊术的父母生下第一个女儿,就会在她身上种植一种“雷蛊”,这种蛊游离在血液之中,会辨识母体的味道和温度,活脱脱的一种寄生虫。

  • &头猪,

      寨子的人当然是高兴,杀了两头猪,大碗喝酒大碗吃肉,等一百多号人喝的二五啷当的时候,一群光棍的爷们儿还感觉不过瘾,说到翻过那片山就到了县城附近,有窑子和水灵灵的妹子。

  • 是随口&八十来

      姑娘算是和这男子卯上了,第二天就成了亲,不过别人怀疑这男人当时是随口说说,男人到死也没敢碰别的女人一下,而这女人也一心跟着这男人,已经八十来岁,这两口子便是我姑公和姑婆。

  • 过一般&大场面

      不过一般大场面的群殴,总会站出一个有面子的人出来,就是那次,我姑公认识我姑婆的。

  •   姑&敏年纪

      姑婆说到,“苗蛊传女不传男,传内不传外,三蛊一家人,四蛊一房人,雷蛊乃是当初立下了誓言,这是要兑现的东西。你腾敏年纪也不小了,怕是那个后生对你立了誓言,到时候兑现不了,他是要横尸街头的。”

  • 本寨几&了损失

      等本寨几十个人到了窑子,赔了损失费,到巡捕房录了口供交了罚款,就抬着尸体回家了。

  • 体发生&即发作

      有朝一日洞房花烛夜,这种蛊就传给了男方,他的身体也会游离这种蛊,并且只识别最初的母体,一旦母体发生或者改变了母体,男人身上的蛊虫就会立即发作,暴毙而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