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我不想修仙只想玩。但为了师父,我也可以!芙蓉:中毒死亡后倘若深情,痛似万箭穿心!没事儿儿,为了师父我能挺过去的。只要你有师父在,余下口气的芙蓉便能原地大叫一声:“快扶我出来,我又也可以了!”而已有一件事情,大叫师父这个护体符也问题不了,会火上浇油。树妖发花痴,该如何是好?这可啊天底下顶顶大的问题,真是儿叫人苦恼!他于城西建一荷塘,舟可行之,其内遍种荷花。。

喜爱戏谑的红桃见了,捏住鼻子:“是谁在这里摆了一个酸菜缸?”

常笑云担心芙蓉的伤,带她回家检查。

芙蓉扁嘴,似未将常笑云的话听在耳中,常笑云无奈又道:“你非人类,可能会因此遭遇非难,应该要好好修行,提高修为,保护好自己。”

梯子十分结实,只是大汗淋漓爬到上方的城主苏幕,肥短的胳膊够不到龙头。

这时,惊魂未定,好似一个不倒翁的城主苏幕,一晃三摇的走了过来,拱手向常笑云表示感谢。

芙蓉似听不懂刘茫的挑逗,笑容明艳,像是冬日的骄阳。

“你是铁打的吗?”

水华看了一眼打坐练功的芙蓉,然后笑着挽住常笑云的手臂,让他不要打扰芙蓉修行。

城主苏幕随着木头架子,一同朝下方坠去,站在下方看热闹的百姓急忙四散奔逃。

时间久了,众弟子笑言,恐怕过不了多久,他们就要改口唤水华这个师妹为师娘了。

二人皆体轻气馥,卓越窈窕,常笑云笑叹:“莫不是吾酒醉花了眼?”

芙蓉抱歉的垂下头,常笑云站起身:“她没错,她救了人,做了好事儿,应该表扬。”

有人言,此为祥瑞,为东平郡天杰地灵之象征;也有人言,物之反常者为妖,应将其连根拔起,以除后患。

芙蓉立刻似一只摇着尾巴的小狗一般,欢快的跑到常笑云身边告状:“师父,朱婆婆不让我出去看龙王。”

“好。你总是记挂着别人,难怪大家都喜欢你。”

如果,常笑云知晓自己日后会杀死一生挚爱两次,是否还会亲手种下这一池祸起的荷花?

他于城西建一荷塘,舟可行之,其内遍种荷花。

芙蓉似懂非懂,常笑云爱怜芙蓉的天真纯粹,不愿破坏。但这样的人,一定会遭遇更多的磨难和伤害。

春香楼聚在二楼的姑娘们,看到御剑翩若谪仙的常笑云,全都嘻嘻哈哈的讨论起来。

“小女不似我,像她早逝的娘亲。”

书评(349)

我要评论
  • 郎中,&药,不

    人们皆言芙蓉又不是郎中,且痴痴的模样哪里像是会配药,不让朱婆婆喝,小心拉肚子。

  • &笑云的

    水华看了一眼打坐练功的芙蓉,然后笑着挽住常笑云的手臂,让他不要打扰芙蓉修行。

  • 巨龙祈&雨。

    东平郡最近干旱无雨,城主苏幕在府衙前搭了祭台,以彩纸竹条糊裱巨龙祈雨。

  • 塘之上&饮酒作

    隔日,城中就传出常天师法力高深,与仙子在荷塘之上饮酒作乐,令人津津乐道的传闻。

  • 芙蓉,&食。

    奇怪的是,平常从不修行的芙蓉,在治好了朱婆婆的腿后,连续三四日在屋内打坐修行,不出屋子,也不进饮食。

  • ,常笑&:“莫

    二人皆体轻气馥,卓越窈窕,常笑云笑叹:“莫不是吾酒醉花了眼?”

  • &时常规

    且这般年纪还不知愁苦,不懂男女之情与过日子之道,将来如何能够嫁一个好人家,不禁时常规劝芙蓉收敛性子,芙蓉却只是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