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奇合租房  


 

 废柴少女真实的的幻想凌乱干枯的头发,睡眼稀疏,溜圆的眼睛下面挂着大大两个黑眼圈,锃光瓦亮的油鼻,嘴角上一边一颗才冒尖尖头的痘痘,胡小幺用她早起的素颜打败了全球百分之零点零零一的女性。。

对方真是个急脾气,我一句话都没说完,他就挂了!这是忙着去投胎吗?难不成也有三个电影,两个电视剧排队等着他?

“啊!老天爷,我可怎么办?”

不得不提,胡晓夭在初中时是李慕程的狂热粉。

她用手揉揉眼睛,又打了一个哈欠,眼睛微闭,在迷迷糊糊中,她仿佛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同样阳光明媚,微风轻抚。

“嘟。”

“慕程!快醒醒!别睡了!”

胡晓夭看着如此真实的场景,前方人山人海,周围过路的婆婆拄着拐杖骂骂咧咧,“什么明星?好大的明星嘛!就知道挡路。”

外面的太阳越发耀眼,照在李慕程干瘦的身体上,这炙热的阳光让他心情更加烦躁,他转身深深呼出一口气,用细长的手指上下挠着头:“真没你们这样的,为了不让我在家,把房子都卖了。”他垂头丧起的回了房间。

睁开眼睛,他看着逐渐乌云密布的天空,低头从另一个口袋里拿出一张白色的纸条,这是他那善良的父母留给他唯一的救命稻草,展开皱皱巴巴的纸条,上面留着一个电话,他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对比着,按完了这个电话号码,备注房东,然后打了过去。

“好好好,李慕程是吧?通过一下微信,地址我发给你。”

胡晓夭,从小到大是个乖乖女,人生普普通通也算顺风顺水,可过年前她突然辞职了,现在算上日子足足在家呆了半年了,辞职之后开开心心过了年,过年之后又约上朋友痛痛快快去旅游了一个星期,狂欢之后,朋友们又都恢复了按部就班的生活,该上班就上班,该养娃就养娃,而她在自己的生活中也算怡然自得,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月,她在深夜望着外面的高楼大厦,只感到了孤独。

他眉头一皱,嘴微微张开:“奶奶!你没事吧!救护车马上就到了!”

李慕程又想到什么其它的东西时,嘴角一边微微一扬,不屑的“哼”了一声。

“让开!让开!”安保人员为她疏散开了周围的人,“这么大年纪了,怕不死心脏病犯了。”

想当年,初中因为上课,错过他的路演宣传,整整后悔了十年了!这次,我一定要见到他!胡晓夭!冲啊!

一个雷打了下来,要下雨了。

那人居然好心的让她前进了一个位置,就这样她一路说着可怜,见到她的人都纷纷避让着她,她心想:果然没喜欢错人,李慕程的粉丝就是不一样,都是这样有素质的好人!

李慕程蹲了下来,他的脸逐渐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眼睛清澈,鼻梁高挺,嘴唇是那样的红润,那样的诱人。

胡晓天经过一番前前左右的策略,终于要到了最前方,她在人群中,“借过,借过”,身旁的人皱着眉回头,她尴尬的说着:“借过,可怜可怜我吧!”

书评(492)

我要评论
  • &来,他

    李慕程蹲了下来,他的脸逐渐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眼睛清澈,鼻梁高挺,嘴唇是那样的红润,那样的诱人。

  • 她尴尬&的说着

    胡晓天经过一番前前左右的策略,终于要到了最前方,她在人群中,“借过,借过”,身旁的人皱着眉回头,她尴尬的说着:“借过,可怜可怜我吧!”

  • 他眉头&嘴微微

    他眉头一皱,嘴微微张开:“奶奶!你没事吧!救护车马上就到了!”

  • 空中对&中的缝

    胡晓夭躺在沙发上,大脑示意她抬起左手,她将手放到空中对着阳光,阳光透过手中的缝隙射在她油腻腻的脸上,浅棕色的眸子闪闪发亮,“有阳光的日子真好。”

  • 微闭,&微风轻

    她用手揉揉眼睛,又打了一个哈欠,眼睛微闭,在迷迷糊糊中,她仿佛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同样阳光明媚,微风轻抚。

  • 群穿着&夭呼啸

    “李慕程!李慕程!李慕程!”一群穿着校服的初中生从胡晓夭呼啸而过。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