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鲜妻txt新浪  家有鲜妻 百度网盘  家有鲜妻要复仇  家有鲜妻 左晴雯小说  家有鲜妻总裁深深爱  家有鲜妻桂仁txt下载  家有鲜妻桂仁  左晴雯家有鲜妻  家有鲜妻  


 

 新书《天下第一美》已开,评论交流围观群众!——————————————————大户人家规矩多,愁煞换魂杀猪女。大字只识那几个,小姐规矩不不懂得。娘家婆家皆黑心,相公但是纨绔子。狐朋狗友一大堆,个个都是顽劣货。发出警告你们——别惹我!小蜻蜓也不是以前那朵池中荷,谁若让我不不好过,亮出自己杀猪刀,管你是谁一样剁!不舍得一身剐,敢把这大宅门里各路人马通通拿到!(本书为《冲囍》姊妹篇,宅斗,轻喜剧。)屋子里异常安静,鸦雀无声。满上房的下人们一个个面皮绷得死紧,眼睛盯着脚尖。一缕清风穿堂而过,如小舟划开波浪,稍稍荡开了些那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窒息,但转瞬却又闭得更紧。。

“你要卖他们,不如连我一块儿卖了!不过可千万要记得,要卖就一定得把我卖到窑子里去!那个价钱最高,也最能让你出气!是不是,我的母亲大人?”

四姑娘章清莹显然是给吓着了,任章泰寅在一旁拉扯,就是不说话,只是伏地痛哭不止。

怕她再当众说出些令人难堪的话,换了话题,“把三姑娘房里的人带进来!”

末了,她还凉凉的刺了一句,“是不是,母亲大人?”

这是林夫人最小的孩子,章府里的二少爷章泰安。

此女一把声音软糯绵软,听着人心里就舒服。但林夫人却没什么好脸色给她,眼神往旁边一扫,另一个早就侍立在旁的中年姬妾立即会意的走上前来,“五妹,夫人这是在管教孩子呢,可不是咱们姐妹能插手的,快退下吧!”

现下午睡刚起,正是各房妾室子女过来请安,管事娘子进来回话之机,眼见这正房外头的人越聚越多,却都立在门口裹足不前,硬是没有一个站出来替自己说句话的。张蜻蜓恨得是咬牙切齿,都是一群欺软怕硬的脓包蛋!

一时之间,来不及多加思虑,林夫人觉得最重要的还是保全自己的权威,绝不能退让!她太知道家里这些人得寸进尺的本事了,若是她在张蜻蜓之事上示了弱,改天再来一个这么撒泼打滚耍赖闹腾的,她还怎么辖制得住?

这死丫头,怎么就一点不懂见好就收?她从前不是这脾气啊,就算是使些小心机,但颜面总是要的。怎么上了一回吊,整个人就变得如此蛮横泼辣起来,甚至连体统也可以不顾?

林夫人头一次感觉到自己碰上了这么个棘手的难题,前进是悬崖,后退是绝壁,骑虎难下,左右为难。

张蜻蜓话粗却理不粗,子女不教,父母之过。自己指责她没规矩,她却找着机会倒打一耙,把责任又全推回自己头上了!

满口银牙咬得死紧,心中各样念头流转之间,竟是理不出个头绪。

PS:开新书啰,好欢乐哦!张蜻蜓欢乐登场,还请亲们多多捧场,记得走过路过,要留下推荐票,放入收藏夹哦!爱你们,周末愉快!

张蜻蜓一听林夫人这话可不干了,想打她,门儿都没有!霍地一下就跳了起来,毫无惧色的直视着林夫人,“你打呀!你有种就把我们全都打死!”

新入坑者,推荐去看其姊妹篇——

胡姨娘却又瞬间泪盈于睫了,看起来如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对林夫人盈盈一拜,哽咽着道,“夫人,就请看在老爷份上,饶过三姑娘吧。孩子们不好,可以慢慢教,但毕竟都是老爷的亲生骨血,打伤了谁,大伙儿都不好看,可不是么?”

林夫人丝毫不为所动,“将她们统统拉出去,每人打二十大板,再革两个月的钱粮,赶到庄子上去做农活!周妈妈加倍!”

“我有什么不敢的?她们全有卖身契在府里,我想卖就卖!”

觑着林夫人被气得浑身直哆嗦,张蜻蜓越发在那儿添油加醋,“可怜的我呀,打小没人教没人管,只有奶娘你们疼我,可你们没学问,也不知道什么是规矩。母亲大人倒是懂,但她没空来教我啊?老天爷!你说我怎么这么苦命,没跟二姐似的投胎在母亲肚子里,这规矩没学会,好亲事也给人占了去。这人跟人就是不能比啊!”

林夫人眉头一皱,厉声喝道,“奶娘都死到哪儿去了!还不快把四姑娘扶起来!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第8章 愚蠢

2022-01-08

第15章 推

2022-01-08

第26章 中秋

2022-01-08

第27章 叛徒

2022-01-08

第30章 出气

2022-01-08

第34章 舅舅

2022-01-08

第41章 换人

2022-01-08

第57章 选择

2022-01-08

上架了!

2022-01-08

第62章 讨教

2022-01-08

第67章 太嫩

2022-01-08

第70章 嫁妆

2022-01-08

第79章 敬茶

2022-01-08

第92章 赏罚

2022-01-08

书评(349)

我要评论
  • 都不记&不了那

    “我都说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也做不了那啥大家龟。你们行行好,放我走得了!反正你们家这么多儿子闺女,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干嘛非逼着我留下?”

  • !小胖&来了下

    章泰安原以为是哪个丫头想卷款私逃,没想到居然是庶姐三姑娘,这下可有意思了!小胖子当即便要揪着她到亲娘跟前献宝,却反被张蜻蜓三两下收拾了。但终因这死胖子吵嚷起来,引来了下人,还是落了网。

  • 大了嘴&的咬了

    她二人还想刻薄张蜻蜓几句,却惊见三姑娘嘿嘿冷笑,忽地张大了嘴,露出雪白的贝齿,冲着一人的手恶狠狠的咬了下去!

  • 你撒手&”

    只听张蜻蜓又开始嚎了,“我的亲娘啊!你撒手去了也不管我呀,这没娘的孩子象根草,成天给人欺负啊!你怎么不把我也一起带走,把我留下来活受罪啊?”

  • “真要&去?”

    张蜻蜓冷哼,“真要那么好,你自个儿的亲闺女咋不嫁去?”

  • 稍稍荡&,但转

    屋子里异常安静,鸦雀无声。满上房的下人们一个个面皮绷得死紧,眼睛盯着脚尖。一缕清风穿堂而过,如小舟划开波浪,稍稍荡开了些那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窒息,但转瞬却又闭得更紧。

  • 着那个&大了,

    她又盯着那个淡绿衣裳的大丫头,“绿枝,周妈妈年纪大了,兴许还有一时看走眼的时候,但你怎么也如此不济事?看来对碧落责罚还是太轻,都吓不到你们是么?”

  • 经够操&有空…

    “就是!夫人每天那么多大事小情,就已经够操心的了,哪还有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