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小子闯天下  围棋小子闯天下  


 

 一个毛头小子独自闯荡江湖,有意中卷进朝堂纷争。有时候候世界是这么奇异。书中诗词颇多,快餐文学之余,评论交流赏鉴。“周亦之!你给我站住!”一脸怒气的小少爷整理着湿乱的头发,一屁股坐在了青石铺就的小道上。。

“姐,你都这样了,还顾着抓小偷?”周亦轲心里想着:就算我们家把门开着给小偷光明正大的拿,小偷也拿不完吧?

地府何关饿鬼?

“对不起,对不起,我看不见,弄疼你了。你能起来吗?我可能扶不动你。”说着盲女又去扯舒甚予。“水,水,我,喝水。”舒甚予无力的说着,半躺在地上。

舒甚予转动身子,缓慢起身,想去喝桌上的水,他觉得口很渴,喉咙里有一股火在烧。然而他真的没有力气了,他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这破败的屋里待了多久。他想发声叫下看看是否有人,发出的只是嘶哑的弱微的呻吟。他极力翻动身子,却一手按空滚落在地。这砰的落地声惊动了在门外逗猫的小女孩。

“去,安排护院仔细搜,就算是一只蚂蚁也不许放过!”周彦邦对着一众仆人说道。转身回望周亦轲:“整日不学好,跟着你姐胡闹,瞧你那像个什么样子?回去抄书去!”说完迈步欲走,却被大姨娘扯住了袖子。“老爷,亦轲还小,正是贪玩年纪,饶了他罢。”三十岁年纪的大姨娘,偏偏一副俏皮模样,对着老爷挤挤眼,掩袖又要假装哭起来。

“周亦之!你给我站住!”一脸怒气的小少爷整理着湿乱的头发,一屁股坐在了青石铺就的小道上。

人间三月花正浓,游女嬉娱爱此秾。

少年绝境重生,

闲扑春风人面妙,懒迎香雪牡丹从。

“你醒了啊,你睡了好久。你饿不饿?”声音清铃。“父亲没有在家,那天把你带回来之后他就出去了,都三天了也不见回来。”一边说着一边放下木棍,俯身要扶舒甚予起身。摸来摸去,又碰到到他的肩膀伤口。“嘶”一阵疼痛袭来,舒甚予差点眼一黑又见周公去了。

“慈母多败儿,罢了,罢了。”拂袖而去,明显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偏仰着头,挎着大步,显得很生气似的。

“我偏不,有本事你就来追我呀!”周亦之看着一起长大的弟弟快要被气哭了的模样,听着后面仆人追来的喧哗声,向弟弟周亦轲吐了吐舌头跑开了。

也不知多久,他悠悠醒转。眼前是小破屋,四周被灶火熏黑,简单的两个长凳一块木板合成的床,木板上一张缝补不知多少次的破旧床单铺着,随便一根木头削去底部就是枕头。一张被子棉絮东一团西一团,缝补不知多少次,缝得歪歪扭扭,不成样子,显得破败不堪。屋里没有桌子,却有一块四四方方平滑的大石头,权当桌子使用。也不知谁有这大力气搬进屋里或者是这木屋一开始就是围着石头建成的。一眼看去,床那么大的石头,光滑如镜,为什么不用来做床,反而成了桌子?两条长凳在石头边上显得那么瘦弱,就好像他现在无力的样子。

可真是:

“还不扶小姐廊下坐好!”威严的声音响起,是周彦邦赶到了。

屋子不大,角落里有一个土灶,一些将破未破的锅碗瓢盆。小女孩正在水缸边上吃力的舀水,水缸差不多在女孩肩膀高,但是由于三天没有添水,水缸里的水所剩无几。女孩打了一碗水,又去吊着的篮筐那取了一个馍馍放进碗里。说道:“等一会儿馍馍就泡软了,等下给你吃。你刚刚问我这是哪里,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我看不见,爹爹经常不在家。周边也没有人家,我只知道这周围都是树,很大很高的树。这个屋子是爹爹无意中发现的。住进来那会我才六岁。爹爹告诉我说周围有很多野兽,不可以轻易出门。我看不见,更不敢出去了。”女孩说着,端着缺了一个口的碗来到舒甚予面前,伸手一递,准备给他。“喏,给你。可能不好吃,你慢慢吃点吧。”她忘了舒甚予是个伤患的事实。此刻直挺挺站在舒甚予面前,伸手递碗的模样让舒甚予有点不舒服。他不知哪里来的倔气,强撑着身体要站起来接碗。

茅斋稚女同行。

“别急,别急,先容小老儿看看。”林医师喘着气,放下医药箱,凑上前去。

碧珠绕过林医师,扶着小姐轻声说道:“小姐,老爷和大姨娘也来了。”周亦之秀眉微皱,对着周亦轲说道:“我没事,就是头有点疼。要不我们先回去吧。”转而又对碧珠说道:“碧珠,扶我回房,头疼死了。”

四周无人,牛毛细雨连珠断线,天地昏暗,他早已被黑暗侵蚀。

书评(113)

我要评论
  • &去吧。

    碧珠绕过林医师,扶着小姐轻声说道:“小姐,老爷和大姨娘也来了。”周亦之秀眉微皱,对着周亦轲说道:“我没事,就是头有点疼。要不我们先回去吧。”转而又对碧珠说道:“碧珠,扶我回房,头疼死了。”

  • 住!”&屁股坐

    “周亦之!你给我站住!”一脸怒气的小少爷整理着湿乱的头发,一屁股坐在了青石铺就的小道上。

  • 包扎一&大碍,

    “回老爷,止了血,包扎一下就好,手掌和膝盖有点擦伤,总的来说没什么大碍,但是受了些惊吓,吃点安神汤,好生休息下,伤口及时换药即可。”林医师俯身回答:“若无其他吩咐,小老儿开药去了。”

  • 周彦邦&好休息

    周彦邦摇摇手,挥退林医师,对着周亦之道:“听见没有?好好休息!”“息”字音拖得老长,还不忘瞪了一眼周亦轲。吓得周亦轲一哆嗦。躲在姐姐身后,扯了扯姐姐的衣袖。

  • ,就是&偷,我

    “怎么样了?亦之啊,平日怎么胡闹都行,这怎么还受伤了呢?”大姨娘赶到了,掩袖欲哭。“姨娘,没事了,就是疼。”周亦之对着大姨娘说道。“爹,真的有小偷,我都看见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