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资深水利工程师一夕身死再次穿越又死一回再复活人生重来得意被抛弃悲剧本不充分发挥看家本领抛售等什么?途遇小伙挟着抛售自此人生点上黑暗灯颜娧:女人没点底气,今后要受罪的!承昀:怎看都没点娃范,披着羊皮的狼?叶爽文,生活……不容易,书中寻欢欣“惨!来不及撤了!”颜娧哭笑不得的回头看了两个慌张的同伴。“谁那么乌鸦嘴说要,生不同衾,死同穴的?”。

这个牙都还没长齐的小娃出没在他们规划逃出城的地道里,不对吧?

颜娧秉着呼吸,瞌睡虫早跑过了,额际冷汗直冒。

这些日子与莺儿闲聊才套了敬安伯府的东南西北,佛堂是后来为了安置她才另外辟地兴建,位于伯府的最北,或许用不着多久的时间她就能出去了。

看着铜镜里映照的粉嫩女娃,颜娧只想扶着发疼的脑壳躲起来。

看着主子直愣愣的看着铜镜,莺儿试探的喊着。“该用早膳了。”

“......”全部的人都在这夜半的地道里静默了。

“逃命?”裴谚站定在她跟前她四目对望着,明敞滴溜的大眼没有一丝惧色,看得到诚恳与老实,看着她着一身短褐大半夜的刨着地道,难不成佳评在外的敬安伯府也苛待下人败絮其中?

“嗯!”颜娧坚定的颔首。“我想把佛堂周围的花草撸顺了...”这身打扮她可能还得继续摔......

“短褐?”阮嬷嬷不解。

“别!别问我有没有事,也别问我疼不疼...”颜娧如愿的抱着脑壳缩到镜台底下去,小手挥摆着拒绝。

看着父亲离去的背影,脚边蔓延过来的火舌,她不逃了,如果这一切只是个错误,那就让她的生命终结掉这场可悲的闹剧吧……

也罢!

冷翠色的磷火快速溢散在深长无尽的狭小甬道,随之而来的炸裂声带着乖张红焰吞噬所有可见的人与物。

反正什么理由都不能说明为何大半夜地底另一头有人,不如照实来,老天总不会浪费让她活两回,什么事情都还没办成就又被回收吧......

僻静无月,螽斯夜吟。

寄乐山向来不喜介入朝堂争斗,更别说路见不平这刀会不会拔。

也只能怪她这个不该出生的主子让她们俩受累,平时在其他院落一定是大小赏赐时不时能来一下,跟了她连日常请安问好都給免了,没机会蹦哒哪有机会获赏?

墙壁那头似乎也察觉了她,没给她逃离的机会,一脚踹开了破土墙,颜娧还没来得及离开椅子就被连襟抓住。

“敬安伯府没能给妳温饱?”裴谚翻了翻她的袖口,跟她小臂一样粗细的石柱绑在手上,不可置信的再翻开她的裤脚,也是相同大小的石柱绑着,本想着会是一身伤,却没想到是一身重物。

话毕,颜娧握着没机会回话的同伴手,一同淹没在红色焰海里。

书评(297)

我要评论
  • &,诡异

    她笑了,诡异的笑声充满了整个园子,门外的人除了父亲的冷静其余皆惊恐不已。

  • 次被揭&毫不留

    颜娧看着阮嬷嬷眉头越锁越深,也知道又在担忧她的未来了,记忆中待她如亲生女儿的嬷嬷到后来因为偷带她出府几次被揭穿后,大太太毫不留情的杖毙了。

  • 花戒图&伤的刺

    茫然看着柔软的粉雕似的小手,原本粉色掺淡青的鸢尾花尾戒没了,花戒图样成了左右并蒂对开排列,烙印般的环绕整个尾指,触碰还有如同烫伤后的水泡般柔软,表皮烫伤的刺痛感还是拧了眉。

  • 听见这&出要求

    阮嬷嬷失神了下,这似乎是第一次听见这个佛堂奶大的孩子提出要求,还是个卑微得想落泪的要求......

  • 颔首。&花草撸

    “嗯!”颜娧坚定的颔首。“我想把佛堂周围的花草撸顺了...”这身打扮她可能还得继续摔......

  • 生子得&时连稳

    大雍的国法双生子得灭杀其一啊!舍不了两位姑娘出生时连稳婆都没给请,还是伯府里生育最多的李嬷嬷给接生,才有机会把颜娧藏深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