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里杨守彬  春光里产业资本集团杨守彬  春光里文化传媒  春光里歌曲  春光里歌曲原唱  春光里产业资本集团干什么的  春光里小说免费阅读  春光里loeva  春光里资本  春光里  


 

 一夕再次穿越,成了家生奴婢,是安心于平顺富足的生活的豪门奴仆生活?但是可以选择饱含坚辛险阻却自由的的人生呢?她是不像的烟火,注定一生不平凡普通的一生!淳英顿了顿:“没……”。

路妈妈正给女儿倒热茶,听了她这一句,便笑了:“该不会真糊涂了吧?别人才叫我妈妈呢!”摸了摸杯子,皱起眉:“水都冷了,你等着,我马上烧去。”

淳英唯唯诺诺地应了下来,至于有没有上心,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那是她,跟你有什么关系?!”路妈妈更生气了,“她家有钱,想走就走,干嘛还拉上你?!现在可好,她有门路进了大公司,怎么不见给你也找个活?你再找不到工作,家里都要揭不开锅了!”

她心里盘算着:虽然小美说了那家酒店要招人,可那家似乎只有三星级,真的要去吗?酒店这行可辛苦得很,如果是大酒店还好,否则她还真宁愿在舅舅的饭馆里帮忙,偶尔到老妈的铺子里打工赚点外快,等存上几年钱,再开家小店。自己创业,不怕被拖欠工资,不用受上司气,压力又没那么大……

她现在的名字叫路春瑛,小名春儿,跟原本的名字有点象,虚岁十一了,长相身材与她自己小时候也有几份象,就是瘦弱了一点。

抬起头来,她看到对面有两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旁边站了个八九岁大的小男孩,看上去就跟堂弟小虎一般高,正躲在邻居家的门后看自己,一边偷笑,一边窃窃私语。

八仙桌上放着黄铜烛台和一个小木桶,她盯着那烛台看,实在想不明白,现在怎么还有人用这个东西?

她更头痛了,这八岁的小堂弟就是颗炸弹,刚才的噪音不用说,肯定是他弄出来的。

“换了班就回来了。”路妈妈美滋滋地摆弄着肉,忽然瞥见炕上的被铺,面上湿了一块,而刚才进屋时,她明明看见小女儿正扑在那里,于是立时变了脸,“你明明是哭了,做什么瞒我?是头上疼得厉害?还是谁给你气受了?!”

淳英提着包,挪动着劳累了一天的双腿,艰难地走上最后一级阶梯。掏出钥匙打开门,无精打采地说一句:“我回来了。”就毫不意外地听到老妈的追问:“怎么样?成了吗?!”

淳英浑浑噩噩地听着,却没什么兴趣。她早听路妈妈抱怨过无数次了,自己的前身路春瑛之所以会生病,是住西屋的崔寡妇母女害的,那崔家女儿还把原本属于春瑛的好差事给抢走了。她不清楚其中细节,路妈妈又只顾着骂,还不许丈夫为崔家母女分辩,因此她对路妈妈的话只是半信半疑。

反正现在穿也穿了,怪罪别人,又有什么意义?

淳英暗暗撇了撇嘴,十分不以为然。什么揭不开锅呀,老妈说得真夸张。虽然老爸老妈几年前就从国营服装厂下了岗,但老爸给附近小学看大门,也能领份工资,老妈跟旧同事合伙开的裁缝店,虽然说不上客似云来,每月也算小有盈余。再说了,她现在到舅舅家的饭店帮忙,每月也能挣上一两千,可不是在家里吃闲饭的。

她分析来分析去,却毫无头绪,额头似乎又开始疼了。她边叹气边揉着额角,却听到了孩子的轻笑声。

昏迷了,醒过来后,发现自己睡在古色古香的屋子里,桌上有烛台,两个男女自称是她父母(虽然他们事实上的确是),还穿着古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的父母,长得就象她父母三十多岁时的样子,只是一个多了颗痣,另一个腰身苗条了两圈(老妈知道了一定会高兴死的),而现在,连弟弟也是同样的名字……

淳英没理她们,径自进了门,还听到她们在后头“小声”议论:“看起来跟从前差不离,她真的傻了么?”

淳英听到老妈这么数落好朋友,有些不高兴,不过没找着工作,她到底有些底气不足,只好小声道:“不怪小美的,是那个胖子经理整天色迷迷地,想对我们这些新人动手动脚,小美也是气不过……”

淳英张张嘴,不等她糊弄过去,路妈妈已听到门外传来女孩子的笑声,隐约在说“路春儿变傻子了”,立时脸一沉:“我就知道是她!”她回身开门,一脚踏着门槛,两手叉腰,张口就骂:“哪里来的黑心秧子?!有爹生没娘养的东西!这是笑谁呢?!”

淳英有些糊涂,这男人分明是老爸,这女人分明是老妈,可怎么两人都年轻了十几岁似的?老爸鼻子边上什么时候长了那么大的一颗痣?老妈居然把眉毛修得这么弯这么细?而且,他们居然还穿得象个古人?!

三、嫌疑犯

2022-01-13

请假条

2022-01-13

十五、送饭

2022-01-13

十七、萌芽

2022-01-13

书评(195)

我要评论
  • 自己受&觉得头

    再听“父母”在旁边念叨着自己受伤、生病,昏迷了三四天,几乎以为必死……她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只觉得头上劈下一个响雷,震得她七荤八素。

  • 不开眼&了。

    这都是她模模糊糊间地念头,却又觉得自己是清醒的,就是睁不开眼。等到她终于退了烧,完全清醒过来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 人“哎&岁上下

    门外有人“哎”了一声,也冲了进来,是个四十岁上下的男人,一身蓝色棉袍,头扎灰布巾,满脸喜色地冲到炕边:“闺女,醒了?头还疼不?”边说还边伸手去摸淳英的额头。

  • 就是另&了。

    淳英唯唯诺诺地应了下来,至于有没有上心,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 然他们&穿着古

    昏迷了,醒过来后,发现自己睡在古色古香的屋子里,桌上有烛台,两个男女自称是她父母(虽然他们事实上的确是),还穿着古装……

  • 但她这&道就是

    但她这么一说,路妈妈又吹胡子瞪眼了:“我跟你爸辛辛苦苦起早摸黑,供你上大学,难道就是为了让你在你老舅那家小饭馆里端盘子的?!你气死我了!”

  • &这都什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淳英更糊涂了,她心中隐隐有个不好的想法……

  • 赚了一&!而且

    淳英委屈地撅起嘴:“我在舅舅那里还帮忙算帐呢!前两个月因我的主意,他大大赚了一笔,还给我发了三千块奖金!而且我也有在你店里帮忙啊,上个月不是才帮你完成了几单生意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