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还会搞事业了 …… “愿你能在月亮隐入之后,找到了日落的方向。”春风过十里,轻轻吹动马车上的帘幕,帘幕露出一角,隐约能看到里面坐着个女孩子。。

前面有个山洞。

“姐姐,你别怕,我和我娘都是人。”小姑娘摇了摇乐儿的手,笑嘻嘻地说。

很快,谢栩木看见底下走过一队人。

或许是声音太大太诡异,隔壁家的孩子哭出了声,不过孩子的哭声很快就消失了,估计是家里的大人制止了那孩子。

谢栩木后退两步,与妇人保持了距离。

乐儿说:“是啊,我们要去安城,路过此处,瞧着天黑了,想来这儿借宿一晚。不知方便与否?”

好在谢栩木的反应极快,她只在心里“咯噔”一下,便迅速抓住左边的石头,纵身一跃,四肢摊开,借各处之力附在了洞顶上。

她凝神,不敢吱声,不敢动弹,不敢呼吸。

乐儿去扶起她:“大娘您先起来。”然后看谢栩木,“小姐?”

随着最后一抹橙光散去,天便暗了。

谢栩木起身,装好信,下了马车:“来得正好,亲自回一趟安城,将这封信交给我的祖父。我会在这儿等着。”她说着,把信递给乐儿。

声音都是断断续续的,听起来更吓人了。

自她躺下后,闭目养神却一直没睡着,但是旁边榻上的妇人及其女儿早就熟睡,至于乐儿,或许是因为她躺得太久,竟也跟着睡着了。

乐儿本来正揉着眼睛,显然没睡够,她迷迷糊糊的,然而谢栩木的一句话,让她猛地清醒了。

木铎之声,明明庄严高妙,如今却被人拿来吓唬村民——

半夜。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她隐约能看到前面闪烁着的微光了。

半夜霜浓,寒气袭人。今夜是半月,云聚云散,月亮的光辉忽隐忽现。

妇人看到乐儿,神情有些惊讶又有些犹豫,一会儿她才开口:“姑娘,你们……是过路的吧?”

前面是宽大的能容纳千人的露天大坝,大坝的周围是山体,模模糊糊能看见周围还有几个山洞,不知道是通往哪里的。

书评(230)

我要评论
  • &木都会

    每年的三月三,谢栩木都会去一趟青州,奇怪的是,她在青州什么也不做,只是会在某处一个人静静地待上一天,一天过后,她就会离开青州返回安城。

  • 们要去&晚。不

    乐儿说:“是啊,我们要去安城,路过此处,瞧着天黑了,想来这儿借宿一晚。不知方便与否?”

  • 了要去&便认为

    之后妇人看到谢栩木和乐儿的身后有那么多帮手,加之对方说了要去安城,所以她便认为谢栩木身份高贵,否则也不会在这种时候让他们住进自家。现在,他们既然住了她家的房子,那就得帮点忙。

  • 没说,&咂嘴,

    乐儿生怕谢栩木睡不惯地铺,但对方竟什么话也没说,而是直接躺着了,于是她咂咂嘴,也跟着躺下。

  • &到她就

    闹鬼?怪不得牵着她的小姑娘一看到她就问她是不是人,还说自己是人。

  • 啊?”&“不会

    “大娘,你们村子真的闹鬼啊?”借个宿还能遇上闹鬼?真是奇了怪哉,不过乐儿可不信鬼神,她道,“不会是有人捉弄恐吓你们吧。”

  • 刚才开&还将她

    刚才开门的小姑娘猝不及防地走来拉乐儿的手,还将她吓了一跳。

  • 以到这&若是被

    或许是他们习惯了早睡,所以到这个点就困了,于是妇人带着女儿去睡觉,走之前还不忘嘱咐谢栩木和乐儿:“二位姑娘,你们也还是早些睡吧,晚上若是被木铎声和鬼叫声闹醒,就睡不着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