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辈子明容至死都不明白了,为何自己知恩图报图报,全力以赴付出过,却最后换得的是他们的肆无忌惮被践踏,没想起老天爷开眼,叫她复活回去,这一世,她要彻底摆脱吸血鬼的爹娘兄弟,追上那闹心的亲事,自己做自己的主,活出个肆无忌惮的人生!等她睁开眼,明白自己重获新生了,吃力的扑到镜子跟前。。

无数的日夜里,她翻来覆去的想啊想,还是不想认命,不想就此浑噩的渡过自己的余生。

要是换了别人说这种话,晏闻一定怀疑对方在讽刺自己,不过明容么,他是认识的,知道她是李家的闺女,更不会开玩笑的。

说起来是个笑话,出嫁的时候她竟然还松了一口气,觉得终于离开那个阴魂不散的人了!

李大爷脸上无光,只好责骂道:“明容这丫头呢?死哪里去了?看见母亲跟婶子吵架,也不出来劝架,就光会看笑话!”

所以当晏闻跟她认识之后,她越发的避忌,寻常只要见到他,便如耗子见到猫一样躲着,直到晏闻请她缝补衣服,她才终于爆发,指责他不庄重,然后毅然回到家里躲了起来。

经历过惨烈的一世之后,她才顿悟过来,一个人应该要有自己的判断,而不是时刻去准备着听别人怎么安排自己的人生。

明容在屋里听得心胸起伏不已。

看李家的样子,只想着榨干她之前把她卖出去,并不关心她在外人家里的死活的,为今之计,还需自救!

说时迟那时快,明容都没有反应过来的当口,一个影硬是从斜刺里头撞过来,把她一下子撞回了岸边!

说完噗通一声掉到了水里!

李大爷踢开门,正要发作明容,就见她抱着一个枕头泪流满面的窝在墙角。

世间之事,难到他们就不怕报应么?

看着镜子里头那个十几岁的小女孩,不敢置信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明容只看了一眼就撇开眼去,却又忍不住再看他。

一面说着,一面一脚踢开正屋的屋门。

明容一觉醒来,只觉得身子沉重,身体的记忆还停留在那最后的痛苦挣扎之中。

常家受雷击失火,阖家无一幸免,只有她因为睡在外头,走脱的快,才逃出一条性命。

“哎!你这话说得也太难听了,我卖明容我图什么?旁的不说,徐家就这一个儿子,日后这宅院家财还不是都归了儿子,难不成要给外人啊?”

年少时候李大爷跟关氏一个劲的教导她要离男人远一些,不要不守妇道,导致她性子越来越畏缩,看见男人就跟看见老虎一样,是巴不得离得远一些,这种情况在嫁到常家去之后更是厉害。

这个枕头是一只青布枕头,乃是他前头妻子一直用着的,后来福薄的走了,他把东西收起来,见明容傻傻呆呆的,这才把枕头留下给了她。

上架感言

2022-01-15

书评(319)

我要评论
  • 何天理&昭彰,

    一直到死,明容都想不通为何天理昭彰,却要她这无辜之人受此冤狱劫难。

  • 得少,&?

    她为何要自责不已?她是被人教傻了!父亲跟继母打小就灌输她要孝敬长辈,要报恩,所以她吃得少,干的多,再苦再累不敢叫苦,可是这换来了什么?

  • 日夜里&想,还

    无数的日夜里,她翻来覆去的想啊想,还是不想认命,不想就此浑噩的渡过自己的余生。

  • 室出身&量自然

    而关氏作为明容的继母,虽然是继室出身,可因为嫁进李家就生了儿子,说话的分量自然很重,丝毫不惧作为元配正室的三弟妹。

  • &,她要

    明容的手指甲攥进手心里,这一世,她要为自己当家做主。

  • 又用肚&明她的

    又用肚子里头的孩子要挟父母舍弃她这个女儿,并且作伪证证明她的确偷人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