沅溪尽头有异芳,桃源深处阡陌香。沅溪尽头、落英池畔,阡陌再次相遇。她是从小生在桃源村的姑娘,偶尔会入城一游、闲时捧着书卷;他是生在繁华热闹城镇的少年英雄,经常刀尖舔血、但求护人周详。那三日,当她拣到了奄奄一息的他,就是种下了这场姻缘的种子……此时,这棵实际年龄也许比桃源村的年纪还要大的桃树,正顶了满头的红粉颜色,晨风一吹,一片片桃花花瓣夹杂着冰冰凉的雨丝,悄无声息的为路过的每一位生灵带去阵阵芳香。。

“呦,这位就是李大公子了吧?还真是仪表堂堂!难怪小陌这些天总往长老这儿跑。”

知晓自己被发现了猫腻,安忠无憨憨地笑着,抓了几下脑袋也没能想出什么漂亮的说辞来,“哈哈,这不是……你说是吧?哈哈!那个……哎对了!俺将就看见一只肥兔子跑过去了,俺先去抓兔子,你们先走走哈!”

“反正你一定会输,我再赢一场又不会少肉。”

李阡尘靠着身后的树干,抱着脑袋看着几步远外的安溪陌,顺手在一旁的枝条上折下一枝三四寸长的花枝,将枝条上多余的花瓣都摘了下去,只留了顶尖上的两三朵。

掩嘴一笑,安溪陌小手一伸,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把木梳子。

李阡尘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你、你要干嘛?”

安溪陌扶着李阡尘在竹楼前的两棵老树间走了两圈,引得村民们频频路过。

“小陌……”

此时,这棵实际年龄也许比桃源村的年纪还要大的桃树,正顶了满头的红粉颜色,晨风一吹,一片片桃花花瓣夹杂着冰冰凉的雨丝,悄无声息的为路过的每一位生灵带去阵阵芳香。

等了半天没了下文,安溪陌有些不淡定了,“然后呢?”

安溪陌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少年,真的很让人心疼。

“啊,是啊!忠无大叔这么早就去田里呀?难怪整个桃源村里忠无大叔家的苗儿长得最好!”热情的朝着安忠无招招手,安溪陌甜甜的笑了笑。

如果可以的话,我不介意再往落英池里面丢一块大石头!

没错,频、频、路、过。

“你说你幼不幼稚啊?”

“我是说,燕骑镖局那边已经收到你在养伤的消息了,你现在有什么打算?”真的,要不是看在你这些天陪我说话的份上,我绝对是很乐意送你一程!

安林老头儿的竹楼旁有一棵百年桃树,树体庞大如山,树冠繁茂如巨伞。大概是这株桃花树活得太久有了灵性,花开的总比别的桃树早一些,花落的也比其他的桃树晚一些。

书评(342)

我要评论
  • 着个酒&葫芦哼

    安布拎着个酒葫芦哼着小曲悠哉悠哉的朝着桃花树这边走来,看着架势,应该是刚从村长的酒窖那边打酒回来。

  • 安林老&茂如巨

    安林老头儿的竹楼旁有一棵百年桃树,树体庞大如山,树冠繁茂如巨伞。大概是这株桃花树活得太久有了灵性,花开的总比别的桃树早一些,花落的也比其他的桃树晚一些。

  • ,正顶&,悄无

    此时,这棵实际年龄也许比桃源村的年纪还要大的桃树,正顶了满头的红粉颜色,晨风一吹,一片片桃花花瓣夹杂着冰冰凉的雨丝,悄无声息的为路过的每一位生灵带去阵阵芳香。

  • 公子了&往长老

    “呦,这位就是李大公子了吧?还真是仪表堂堂!难怪小陌这些天总往长老这儿跑。”

  • 摆手,&己家的

    大笑一声,安布摆了摆手,晃荡着酒葫芦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桃源村儿捡了个宝贝儿呦!”

  • 阡尘感&忠无前

    见来者是安忠无,李阡尘感激的点了点头,“安忠无前辈,别来无恙?”

  • 脑袋也&不是…

    知晓自己被发现了猫腻,安忠无憨憨地笑着,抓了几下脑袋也没能想出什么漂亮的说辞来,“哈哈,这不是……你说是吧?哈哈!那个……哎对了!俺将就看见一只肥兔子跑过去了,俺先去抓兔子,你们先走走哈!”

  • 却欢欣&得朝着

    但李阡尘心里却欢欣的很,在安溪陌面前又不好表现出来,只得朝着安布笑着说到:“嘿嘿,多谢前辈赞赏!”

  • 种轻盈&绵,小

    这场雨下得很静很轻,让人可以忽略的那种轻盈,但也贵在连绵,小心翼翼的织起一张朦朦胧胧的纱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