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福里尖顶  培福里33号  培福里 陕西南路  


 

 1932年,东方巴黎,洋货横行,国货衰颓。一个在上海滩里横冲直撞的乡下小子,一个被家族被逼婚的娇俏小姐,两人从蒲石路到培福里44号,创始百雀羚,终成百代香。乱世之中,半生风雨,他们一路再度携手而行,斗外国名牌,战国内老牌,学制香,研草本,谱出一曲海上繁花,留下的一抹如烟香气,氤氲流转,芳华不散。小皮匠十八九岁年纪,瘦得像宋画里的傀儡骷髅,唯有一双眼炯炯有神,好似南梁张僧繇作画时先点了眼睛,怕绘了龙身破壁飞走,所以换个人身凑合。此时此刻,他坐在兰心大戏院门前等生意,看着华灯初上,忽然便想起上头那句话来。。

“那你为何做皮匠?”

男人不语,却把两张牛皮纸接过来,他闭上眼睛,把两张纸靠近鼻头,左一扇,右一扇,然后深呼吸两下,如孙行者灵魂出窍一般木然不动——繁华寂灭,万籁空寥,眼前现出一个灰白色世界,他屏气凝息,似藏在森林暗处的捕手,渐渐的,两缕不同的纸香飘入画面,竟在这个世界幻化成两只彩色的精灵,一只是霜色清冷,另一只却缟色枯黄。男人轻手轻脚,想从藏身处探出来捕捉它们。或许是他动静太大,或许是他气息太浓,两只精灵陡然受了惊吓,像游魂一样倏地飞出画面,转瞬之间便无影无踪。

尖头曼没留下故事,却留下一句醉话。小皮匠回味良久,竟觉得诚然是哉,世界上确只两种黄昏,一种是别处的黄昏,一种是上海滩的黄昏。黄昏的上海也是顶好做生意的地方,车如流水马如龙,满街流淌的尽是故事。

没想到小皮匠的愿望落了空,男人开了口,不过,讲的却是另一件事。

顾翠翠本长着一双春葱似的手,这双手把他带大,给他缝衣、熬粥,还牵他捉蟋蟀,抓菜虎。但自从进了吴家染坊帮佣,那双手便渐渐变色,粗糙,最后和母亲一样红肿皴裂。

“上海的新都督和南京冯副总统打起来啦!乡亲们,往苇塘跑!”

顾植民心觉不妙,双手搭上去拽姐姐。可惜为时已晚,翠翠掌边一滑,顾植民只能望着她朝水面坠落,然后扑通一声,砸碎了江中的月亮。

“许广胜,还翠翠,翠翠是你叫的吗?那可是我阿姐!”

这句话正好对上小皮匠门路,安慰失意的客人,他自有一套道理。

“翠翠姐,你真好看,等我长大,一定娶你。”

“顾植民,你又闭眼念经,翠翠叫咱呢,开饭了!”胖墩连声埋怨。

“万事万物,都有气味。”

“号外号外!蜜丝佛陀④设计师来沪!于先施环球百货为顾客现场化妆!”

世界恢复灰白,男人叹口气,张开眼,抛下牛皮纸,摸索出一个双毫,却未注意有张名刺⑩翩然滑落,堪堪落入小皮匠眼中。他转身要走,小皮匠怎舍得让他脱身,他揣好铜板,望一眼名刺,脑筋一转,又想起男人前面的话,又朝他背影抛出一句。

“号外号外!阮玲玉离婚案再起波澜!张达民意欲提告到底!”

“要的要的!我给先生打折扣!顾老板,侬是嘉定哪里人?”小皮匠兴致勃勃,看来今晚故事有了,生意也有了。

男人像没听到,继续茫然往前,这更激越了小皮匠的好奇心,于是搭起半句洋泾浜,缠缠八再攀问一句。

“你涂鞋油的手法,像给鞋子擦化妆品,蛮精灵巧妙的。”

男人恍然大悟:“你讲得好,讲得妙,原来这匠心,是源于一片初心。”

“世界上有两种黄昏,一种是别处的黄昏,一种是上海滩的黄昏。”

书评(217)

我要评论
  • 孔,使&味迎面

    小皮匠半信半疑,把牛皮纸凑到鼻孔,使劲一嗅,果然有股气味迎面而来,活像稻垛里干巴巴的草香。但他并不服气,顺势抄起另一张纸。

  • ,不过&。

    没想到小皮匠的愿望落了空,男人开了口,不过,讲的却是另一件事。

  • 心,是&源于一

    男人恍然大悟:“你讲得好,讲得妙,原来这匠心,是源于一片初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