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世医女男主是谁  隐世医妃 小说  隐世医神叶峰秦  隐世医女零点看书  小说隐世医女  隐世医女蒹葭浮沉  隐世医女最新章节  隐世医女txt  隐世医女txt下载  隐世医女免费阅读  


 

 活明白了的时候才意外发现自己是个真塌,人生有也没重新来过一遍?秦念西真的重活了一遍。这一世,她从重重重重包围的后院远走,虽过着隐世生活,却以左手绝世医术力挽狂澜,让该好好的好好活着的人好好的活一直这样。他们好好活着,能让这太平盛世绵延一直这样,让战火不能够重燃,还这天地一片清明时。也能让她的不存在,再次回归到本来的意义。原来世间万事,但是一念之差。从落水那天算起,秦念西已经足足昏迷了二十一天,就像做了一场大梦,梦见自己已经活完了一生,卒年三十六。。

一觉悠悠醒转,已是掌灯时分,窗外有细雨滴答,窗前矮榻的小几上,朦胧烛影散发出温暖的光,杜嬷嬷就在那光影里发着呆,沉香和赵嬷嬷坐在床前,看见姑娘睁眼,都围了过来。

柳姨娘是犯官之后,娘家是滇地大族,作为官奴发配西北,发配途中,被在任上的老爷买下。

“沉香,你去前头看看,把杜嬷嬷叫进来,悄悄儿的,先不要说我醒了!”

赵嬷嬷气愤道:“他吃老太爷喝老太爷的长大,用老太爷的银子,读书赴考做官,如今狼子野心,也不知道是谁给的?”

杜嬷嬷拿着帕子按着眼角走进来,双眼通红,全是血丝,不过短短旬月时间,已经瘦得有些脱了形,竟像老了十岁不止,秦念西鼻头发酸,看着这个一直陪着自己为亡夫守孝,陪着自己从京城凄然回到江南西路,最终在路上病骨支离而亡的嬷嬷。

满屋子静悄悄,几个人惊魂不定,赵嬷嬷语声涩涩地问:“如果这是真的,老爷这究竟为的是什么?”

杜嬷嬷听了秦念西一口气说了个一二三四,简直又惊又疑:“这真是太太托梦了?太太托梦给了姑娘?”

一场大闹,柳姨娘哭得弱柳扶风,昏死过去,秦大人怒喝不孝女:“她是你的姨娘,还轮不到你来发作,你这是不孝,不敬长辈!”

杜嬷嬷感受到秦念西攀着她脖子的两只小手,那么用力地抱紧她,才真切感受到,已经在床上躺了许久的小姐,是真的醒了,她有些不敢相信,用力把小姐往怀里抱了抱,那个小小的温热的身躯也回应了她一丝力气,杜嬷嬷一时竟泣不成声:“姑娘,好姑娘,嬷嬷在……”

秦念西记得,前世这场灵堂风波的隔天,安北王妃就来了。

秦念西却只是柔声说道:“嬷嬷,事情紧急,您先赶紧去办,回头咱们再细说!”

沉香到底沉稳,虽然惊喜交加,但府里有丧,她终究没有喜得跳起来,只是心里那压抑已久的迷茫、害怕甚至疼痛,在那一瞬间释放了出来,只搂着秦念西痛哭了一场,将这阵子府上发生的事情,当家主母张太太莫名其妙突然离世的蹊跷,都对秦念西说了一遍,到最后又攥着并不有力的拳头道:“姑娘,杜嬷嬷已经让人给老太爷带了信,太太的事,等老太爷来了,肯定能有个说法……”

房间里静悄悄的,除了大丫鬟沉香,丫鬟婆子们都在前院给太太哭灵。

“大夫是外翁医馆里的大夫吗?”

“嬷嬷放心,我必不会再做亲者痛仇者快的诛心之事,您快去吧!晚间我们再叙话。”

沉香扭了热热的帕子给秦念西净了面,木香服侍她漱了口,赵嬷嬷端了浓浓的米汤进来一勺一勺喂她喝下。杜嬷嬷才轻声禀道:“姑娘,您吩咐的事都办好了!下晌平安说安北王妃已经进京了,皇上召她即刻进宫去了,还没说上话,我已经让人守着了。王丞相那里,我是让黄大掌柜亲自去送的东西,他已经应了。老太爷和舅爷那里,我让王大掌柜发了六路飞鸽传书出去。可姑娘,奴婢想了一天,还是有好多事,没有想明白!”

杜嬷嬷大呼不可:“姑娘还要给太太守灵,姑娘刚醒过来,身子骨还弱得很……”

可秦大人怒的不是丧妻之痛,幼女无状,而是秦念西趁着秦大人在外院接待前来吊唁的客人,带着母亲的乳娘杜嬷嬷和自己的乳娘赵嬷嬷把那个柳姨娘,主母新丧,连孝衣都没有穿的柳姨娘,从芳菲苑里揪到了灵前。

此时,秦念西知道,必须养好身子,才能应付隔日的一场大戏:“沉香,我要再睡一会儿,我已醒来的事暂且不要秉明老爷。”

几个人看着秦念西目瞪口呆:“奴婢们当时只顾哭,根本没有注意这些!姑娘你说,太太她不是心疾而亡?”

第九十五章

2021-09-12

书评(189)

我要评论
  • &亲,她

    “嬷嬷,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这几日我夜夜做梦梦到娘亲,她不能枉死!”

  • 香烛的&把秦念

    是头七给母亲超度的那个道铃声,那一股香烛的味道,把秦念西带了回来。

  • 顾不上&我的官

    第二,把外翁给母亲的那个信物,送去王相公府上,帮老爷求个官,最好是辛苦奔忙不得安生,顾不上我的官,尽快让他出京。

  • 了出来&丫鬟沉

    睁眼的时候,一股热流顺着眼角,肆无忌惮地流了出来,直到泪水打湿了枕头,坐在榻前茫然望着窗外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大丫鬟沉香,才终于发现,秦念西醒过来了。

  • 一场大&,不敬

    一场大闹,柳姨娘哭得弱柳扶风,昏死过去,秦大人怒喝不孝女:“她是你的姨娘,还轮不到你来发作,你这是不孝,不敬长辈!”

  • &量了秦

    杜嬷嬷闻言顿了顿,把秦念西扶回床头靠好,沉香忙拿了一个迎枕塞到她身后。杜嬷嬷擦干眼泪,仔仔细细打量了秦念西一回,忍不住心里又是一热:“姑娘长大了!你说,要嬷嬷做什么?”

  • 记得,&前世这

    秦念西记得,前世这场灵堂风波的隔天,安北王妃就来了。

  • 在心中&,这口

    秦念西在心中笑话自己当年的无知可笑,不听嬷嬷们的劝导,一意孤行,将自己置于困顿之地。可今生,她也不想徐徐图之,这口气憋在胸口已经三十年,母亲亡灵已不知魂渺何方,是不是已经安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