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昭在乡下二十年,一夕回府,受众人被排挤针对。她医毒双修,可也不是吃素食的!宋阑:我家甜甜娇弱得很,你们别被欺负她。众人:那个谈笑风生间屠人满门的是谁?“大雾中最难行船,很容易迷失方向,开船的时间得推迟了!不过小姐放心,大约一个时辰后这雾气就会散去。”船上的伙计说完这话便退了出去。。

“爹爹,您不知道,五姐姐今天去给三姐姐送礼,得到的回礼竟然是一条丝帕!”

程昭行了礼,又对着各位告罪:“实在是我来晚了,路上紧赶慢赶花了一炷香的时间,若是传话的人再早一些到就好了。”

紫竹有一儿一女,庶长子名唤许承崇,比程昭大三岁,庶长女名唤许雨筠,比程昭还要大上一岁,可见这位紫竹是父亲早早在外养的外室。

这是许家最东侧的小院子,院子占地不大,五脏俱全,三间正房两侧耳房,西厢房对面没有东厢房,而是一堵黑瓦白墙,有个小小的后门通向河岸,靠墙的一小块空地种了一丛翠竹,郁郁葱葱的,有风吹过,竹叶簌簌,很有几分诗情画意。

夏至盯着那个黑乎乎的匣子看了又看,按捺不住问道:“小姐,那里面放的是什么呀?”

这就是许雨菀说的那两个丫环了,她们午后才来,程昭饿得吃了好几块糕点,最后还是钟嬷嬷去了后厨端了饭菜回来,不然真要挨饿了。

她的衣裙简洁,是刘三带她临时去买的,虽然用了不错的青色料子,但是并未绣花,发髻上也只插了根素银簪子,跟两位盛装华服的妹妹比起来显得极寒碜。

许雨锦那边有了响动,声音清脆响亮,是半生气半撒娇的语气:“五姐姐,你干嘛不让我说嘛。”

“三姐姐,你这边里里外外都打扫过了,母亲为你准备了两个丫环,你暂且先用着,晚上全家一起吃饭的时候,有什么需要再跟母亲说。”许雨菀说着从谷雨手里接过一个匣子递给她,“三姐姐,你刚回来,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礼物,之后各位兄弟姐妹都会一一过来送礼,你要记得准备回礼。”

程昭带的行李不多,只几件衣服,更多的则是瓶瓶罐罐,这其中,有毒药也有治病救人的药,她自小拜师,医毒双修,是难得的奇才。

程昭看了钟嬷嬷一眼。

曹秋柏接连生了两个龙凤胎,四少爷许承源五小姐许雨菀今年十一,六少爷许承南七小姐许雨锦今年九岁。

刚过午后,日头好得很,房间通透明亮,桌上的青瓷花樽里插着几枝桃花,香气清淡。

气度沉稳,喜怒不形于色,礼节也周到,还算得体,曹秋柏点点头,转头看向小女儿,低声呵斥:“锦儿,还不快见过你三姐姐?”

小杏是洒扫庭院的,她来得晚,人又太瘦小,新衣裳还没做好,这几天就穿着自己的旧衣裳,单看颜色和样式,可不跟程昭的一模一样?

刘三正说着,江面上的雾气渐渐消散开来,一束金芒洒下来,不偏不倚,正好穿过大开的窗子,落在程昭身上。

钟嬷嬷抚了抚她的脸颊,满是慈爱,悄声道:“姑娘,我们必须回去。”嬷嬷的神色极坚定。

忙完这些,天色已暗,正院那边儿差人来叫了,夏至陪着程昭一道过去。

许志高面色不悦,问道:“菀儿,这是真的吗?”

书评(334)

我要评论
  • 家姐妹&宴开始

    许雨菀握着她的手,亲厚热情:“都是自家姐妹,应该的,应该的。三姐姐,那我就先回去了,晚些时候接风宴开始,会有丫环来叫你。”

  • 程昭谨&了看四

    程昭谨慎地看了看四周,握紧了钟嬷嬷的手:“嬷嬷,我们真要回程家吗?现在船没开,反悔还来得及。”

  • 晃晃的&透着富

    钟嬷嬷接过匣子,程昭抬手打开,里头是一件首饰,明晃晃的璎珞金项圈,垂坠着青白色的流苏坠子,透着富贵雅致。

  • 前程昭&,看上

    刘三却是怔住了,先前程昭穿得破破烂烂,看上去颇为普通,这时候打眼一看,少女的皮肤似上好的白瓷,眸子淡淡的,盛满碎芒,雪肤红唇,正是天然的美人胚子,一室光华都沦为她的陪衬。

  • 懂了点&儿什么

    程昭下了马车,看着匾额上的许府二字,愣了愣,似乎懂了点儿什么。

  • 紫竹早&来育有

    紫竹早先育有一子一女,曹秋柏后来育有两子两女,家里难得地热闹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