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锦衣庄唯  


 

 在现代甜酷女警察vs中国古代小傲娇锦衣卫国国公府三姑娘云芷和弟弟互换身份混进来六扇门,案子没破几个却惹了一身倜傥债;闻听要嫁给杀人不一眨眼的锦衣卫都负责指挥使裴明云芷三思而行之后最终决定了——变化命运从拒婚就!云芷一扣蓑帽,从飞凤楼的窗子飞身而出冲进瓢泼大雨中,紧追黑衣人而去。。

云逸风最受不了他这壮汉柔情,双手抵着他健硕的胸脯以阻挡他来抱自己。

骂人的话还没说完,耳边一阵阴风吹过,一枚飞镖擦过他的耳边钉在了身后的门框上。

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三天不吃饭,无异于慢性自杀。

定国公一个头两个大,跪在母亲床前尽孝子本分。奈何是个锯嘴葫芦,哄人的话一句不会说。

瞪溜圆的大眼睛里布满血丝,“云子明明是因公受伤,却叫这帮长舌头的说的这般不堪。锦衣卫抢了咱们的差事,竟还这般污蔑咱们的人!真他娘的……”

……

云逸风一脸痛苦,捂住胸口,对李振宏道,“师父,我这伤,一时半会难以复原,要请个长假修养……今日实在是怕冯魁因我与锦衣卫发生冲突,才奋力前来。”

冯魁双眼瞪的铜铃般大小,怒气要挡不住从七窍冲出去。

离出事那日,只过了三日,这云逸风的复原速度真是令人咋舌。

据说素有大齐第一少年名捕之称的世子爷云逸风被国公爷赏了二十大板子,差点一命呜呼。

所以众人揣测,这位不靠谱的世子爷大概是坏了锦衣卫的追捕任务,被他的准姐夫——锦衣卫都指挥使裴明揍了。

真是大型双标现场。

冯魁一直为那天没能救云逸风而感到内疚,今日一看他生龙活虎的样子,竟有些激动,瞬间红了眼眶。

老太太瞧他这幅窝囊样子也是心烦,提了手边的引枕砸在了儿子身边,“别在我面前做这幅样子,你养的一双好儿女,真是丢尽了我云家的脸。”

定国公震怒,砸了重金封太医的嘴,但消息还是不胫而走。

定国公委屈巴巴,“娘,朝阳她是性子急了些,并不是自持身份如何。这谣言,确实起的蹊跷。”

原本红润的脸色眼见着罩上了一层铁灰。人吊着半口气倚在贵妃榻上,完全不理会跪了一屋子的丫鬟仆妇。

被素来与其有嫌隙的荣国府小公爷逮了个正着,随即告发。

芷儿那胸口的箭还没取出来呢,怎么满京城的就在传我们府上的世子爷带着孪生姐姐逛小官馆儿,让老爷打了个半死了?

一同执行任务的冯魁还没反应过来,两人已经一追一赶跑过了两条空空荡荡的街。

第054章

2021-09-13

请假条

2021-09-13

请假条

2021-09-13

书评(91)

我要评论
  • 了一场&冗长的

    而此时药石无医的云芷,终于摆脱了一场冗长的梦境,悠悠转醒。

  • &手抵着

    云逸风最受不了他这壮汉柔情,双手抵着他健硕的胸脯以阻挡他来抱自己。

  • 话,捕&气的摔

    六扇门的后院里,众人围坐在小石桌旁闲话,捕快冯魁气的摔碎了手里的茶碗。

  • 看见的&是一双

    她闭眼之前,看见的是一双白底黑缎高靴和一节滚边刺绣的华服锦袍,似乎还有一股极淡雅又特别的香味。

  • 耐着性&力配合

    赵俊虽然孤傲,但却也知道轻重。虽气恼冯魁态度恶劣,但仍耐着性子掏出了令牌。“圣上口谕,此案移交锦衣卫全权处理,六扇门要全力配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