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1v1撒娇小年糕精vs绝色白切黑)意外穿书成炮灰长公主,夫君天天想搞死她怎么办?元梨月表示,要保住自己的小命,先抱住大佬夫君的腿!*婚前公子不理自己了怎么办?粘他。公子生自己气了怎么办?粘他。公子又要作妖了怎么办?粘他。某当事公子洛柳风表示:”你是年糕精转世吗?“某年糕精抱住他的手臂:“那我也只粘你一个呀~”洛柳风眸光渐深,没绷住笑了。*婚后元梨月想做混吃等死的咸鱼,却不想某个清冷禁欲的公子忽然转了性。元梨月看着步步紧逼的某人欲哭无泪,“你不累吗?”洛柳风微微一笑:“不累,我饿,我想吃年糕。”元梨月她脱下睡裙,慢慢的坐进了浴缸里,向后一靠,温热的水流蔓延过全身,她舒服的长叹了一口气。。

夜深人静,元梨月放下手中的小说,揉了揉干涩的眼睛,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转头一看,惊讶道:“十点半了?”

她打了个秀气的哈欠,转身向着浴室走去,脑海里还不断回忆着刚才看到的剧情,一边往浴缸里放水,一边低声嘟囔,“那长公主也是,一手好牌打得稀烂,但凡对男主好一点,也不至于落到这样的下场啊。”

她脱下睡裙,慢慢的坐进了浴缸里,向后一靠,温热的水流蔓延过全身,她舒服的长叹了一口气。

本打算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谁知一不留神就睡着了。

……

天元国,隆安元年。

“哎?是这里吗?确定是这间?”

“那还能有假?放心吧,我再三确认过了,把人放进去吧,小声点,别把里面的人吵醒了。”

“不是说下了药吗?哪里那么容易醒?”

“我这不是以防万一吗?啧啧,瞅瞅这洛家三公子,生的细皮嫩肉的,可惜了啊,里面那位可不是个会怜香惜玉的主儿!”

“你管那么多,反正我们拿钱办事,送到就行了,快快,把门开开!你们手脚麻利点!”

紧闭的殿门忽的被人推开了一条缝,一人小心翼翼的走进来,悄无声息的掀起床幔看了一眼,确定里面的人睡得很熟,这才对着门口的人招招手。

那几个人穿着天元国淡蓝色的太监服,一看便知是这宫里的人,几人架着一个男子进来了,那男子垂着头,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睡着了,被人这么托着,一点反应也没有。

为首的那人把床幔掀开,用气音和眼神示意他们把人放在床的里侧。

几个太监小心翼翼的越过躺在外面人事不省的女子,把人放到了里面,还十分“贴心”的把被子给他们盖上了。

见没什么问题了,为首的太监道:“出去吧。”

他走在后面,走到香炉边的时候,他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一方帕子,忍着灼热,把香炉里烧的只剩半截的香掏了出来,龇牙咧嘴的用手帕包好,轻手轻脚的出去了,顺手把门关上。

元梨月睡梦中感觉有些口渴,她不耐的皱了皱眉,缓缓睁开了眼睛,结果映入眼帘的陌生环境让她怔住了,这是哪里?她不是在浴缸里吗?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穿着华美的衣服,摸起来还滑滑的,然而这都不是重点啊!

她使劲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真的是非常用力,眼泪瞬间就出来了,疼的她捂着那块无辜的肉直抽气,“嘶……我……疼死了,真的不是在做梦啊?”

她冷静下来,想从这个陌生的环境里找到破绽,结果忽然僵住了,自己身边好像……还有一个人!

她有些害怕的转过头去,可不是还有一个人!还是个男人!

等等……这人怎么瞧着有些眼熟啊?

不过侧脸容易认错,她见对方睡得极沉,大着胆子伸手拨开了他脸上的墨发,一张堪称绝美的脸让她屏住了呼吸。

这不是她看的那本小说中的男主吗?和插画上画的简直一模一样!

然而就在她对着这张脸发呆的时候,那人长睫微颤,猛地睁开了眼睛,一双清澈干净如琉璃的眸子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对上了元梨月的视线。

乍一对上那双阴沉的眸子,元梨月吓了一跳,没忍住就问了出来,“你……你没事吧?”

洛柳风一怔,眉头缓缓的皱起,这反应好像不太对啊,前一世,她可不是这样的。

他收敛了杀意,探究的看着眼前的元梨月。

前一世因为恨与不甘,他从来没有好好的看看自己这位名义上的妻主究竟长什么样子。

今天这样心平气和的打量,还是第一次。

元梨月不知他心中所想,偷偷的瞄了他几眼,试探着想套出更多的关于现在场景的信息,便往后退了一些,坐直了看着他,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非常真诚。

“你叫什么名字啊?怎么会在这里?我们……”

她迟疑的看了一眼衣衫完好的自己,又看了看同样衣衫规整的洛柳风。

洛柳风心念电转,迟疑道:“我是洛丞相的第三子,洛柳风,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跑到了长公主休息的房间,还望长公主见谅。”

在听到“洛柳风”这三个字的时候,元梨月眸光微颤,心底的预感居然成真了!

他叫自己长公主……那自己现在这个身体,不就是她看的那本小说里的炮灰女配吗?

给自己的夫君戴了无数个绿帽子,最后被夫君一剑刺死的倒霉长公主?

“长公主殿下,您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是哪里不舒服吗?”

不知何时,洛柳风蹭到了元梨月的面前,试图伸手摸摸她的额头。

元梨月连忙后仰,然后又觉得自己反应过度了,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现在几乎可以肯定,自己是穿到了那本小说里,至于为什么会穿过来,怎么穿过来的,她也不知道。

眼前这个人——洛柳风,就是隐藏的大反派,也是自己这具身体的夫君,既然她现在来到这里,还是要想办法好好活下去的。

要是在这里死了,谁知道是会回去原来的世界,还是彻底灰飞烟灭?

心念电转间,她伸手握住了洛柳风伸出来的手,她决定了,要想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活下去,还是要抱紧大腿才行!

正好这个大腿是自己的夫君,那就更要好好抱着了!虽然现在还没成婚,但是先把人拐到手再说,只要自己好好的,他总不会无缘无故再给自己一剑!

打定主意,她虚虚握着洛柳风的手放下,然后站了起来,自己穿上了绣鞋,努力维持原著里长公主的脾性,她神色带着一分恰到好处的倨傲,说话不疾不徐,很有皇家公主的威严,“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现在看来,多半我们都是被人算计了。”

洛柳风佯做无辜的看着她,“啊?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说话间,他脸上流露出了几分不明显的哀伤,长长的睫毛像是折翼的蝶般轻颤着。

元梨月看着这张杀伤力巨大的脸,深深怀疑原身的长公主可能是瞎,这般美色你居然忍心给他戴绿帽子?

深呼吸一口气,声音不自觉的柔和下来,元梨月低声道:“事已至此,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

正说着,外面远远的传来了说话声,听起来还不止一个人。

书评(208)

我要评论
  • 的身上&还滑滑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穿着华美的衣服,摸起来还滑滑的,然而这都不是重点啊!

  • 了,自&!

    她冷静下来,想从这个陌生的环境里找到破绽,结果忽然僵住了,自己身边好像……还有一个人!

  • 那本小&的简直

    这不是她看的那本小说中的男主吗?和插画上画的简直一模一样!

  • 腿一下&眼泪瞬

    她使劲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真的是非常用力,眼泪瞬间就出来了,疼的她捂着那块无辜的肉直抽气,“嘶……我……疼死了,真的不是在做梦啊?”

  • 天元国&淡蓝色

    那几个人穿着天元国淡蓝色的太监服,一看便知是这宫里的人,几人架着一个男子进来了,那男子垂着头,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睡着了,被人这么托着,一点反应也没有。

  • 向着浴&于落到

    她打了个秀气的哈欠,转身向着浴室走去,脑海里还不断回忆着刚才看到的剧情,一边往浴缸里放水,一边低声嘟囔,“那长公主也是,一手好牌打得稀烂,但凡对男主好一点,也不至于落到这样的下场啊。”

  • 人事不&了里面

    几个太监小心翼翼的越过躺在外面人事不省的女子,把人放到了里面,还十分“贴心”的把被子给他们盖上了。

  • 她有些&人!还

    她有些害怕的转过头去,可不是还有一个人!还是个男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