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璃为什么去冷宫三年  我在冷宫的第三年知乎  我在冷宫的第三年小说  我在冷宫第三年笔趣阁  


 

 一个神秘的身世的冷宫嫔妃,一个玉面魔神的厂花都督,联手合作破获大月国种种迷案,最后谁才是一切的推手?每天相对稳定更新,各位各位看官请多加前来捧场。自就写这本小说,可以得到了众多书友的热烈地前来捧场,心里无尽心存感激,除了很多小温暖,你们的评论,和各种出主意,除了猜想剧情的走入,都是我每天欢笑的源泉。真的好不喜欢你们!谢谢您你们给我带给的爱和喜悦。第一卷 花之毒(1-23)第二卷 并蒂莲(24- 46)第三卷 梨花白(47-64)第四卷 鬼芙蓉(65-76)第五卷 杏花红(77-95)第六卷 青牡丹(96-116)第七卷 昙花误其实,冷宫这位妃子的本尊真的是家世显赫,其父曾经官拜宰相。曾为如此显赫的大月国做宰相,这是多大的荣耀啊,还把自己的女儿送给了皇帝,虽然女儿刚送进宫,还没来得及宠幸,宰相就被皇帝给流放了。真是命运多舛,不知道是说宰相命不好,还是他女儿命不好,还是说我的命不好,或者就是目前在我身下的肖不修大人的命不太好。。

“从现在起,我会安排人给你梳洗打扮,两日后就送你进宫。”李山倒是挺着急的,“我女儿叫李蛮儿,还未册封,刚刚送进宫去了。若是早发现你一日,就直接把你送进去了。”

“你和我的女儿年龄相仿,身材相貌也有几分相似,等你偷偷进宫替换了她,让她远走高飞,你替她在冷宫里住上几年,我会安排手下帮你出来,给你一大笔酬金,你就可以想去哪里去哪里了。”

“口说无凭吧,至少先给我五千两,让我心里有个底儿。”在这方面,我还不算傻。这种口头约定,还是三年后的,能不能兑现都很难说,更何况这老大爷即将被废除官职,而我还是要替他女儿进冷宫,风云变化太快,还是有银子傍身才好。

后来,有个大姐看我可怜,留我在厨房里喝了碗热汤。我蹲在地上帮大姐洗了洗菜,就被人拎到大月国的当朝宰相面前。那时候他还在位,不过就是一脸的阴暗。他左左右右把我看了一个遍,吓得我以为他要纳我为妾。想想当时我也不过十八岁,身材瘦弱,面黄肌瘦,莫不是他有什么癖好?我也不敢深想,只好低着头默不作声。想着实在不成就装成大傻子,估计还是能逃过一劫的。

“哦,也对。”我点了点头。之前在街上听八卦的时候,据说这宰相只有这么一个独生女,原配夫人还早早难产死了,他带着女儿独自生活。即便是做了宰相,也没有再娶。所以,这府里也没有女主人,他自己前前后后都管理,人手也不多。

李山又在屋里来来回回走了几步,然后忽然给我跪了下来。这倒真是出乎意料,我闪身躲开了,“这个,不合适吧!”

“我是当朝宰相李山。”他的表情依旧看不出喜乐。四十多岁,瘦高个,眼睛极其明亮,薄唇,透着一股子薄情汉的相貌。

其实,冷宫这位妃子的本尊真的是家世显赫,其父曾经官拜宰相。曾为如此显赫的大月国做宰相,这是多大的荣耀啊,还把自己的女儿送给了皇帝,虽然女儿刚送进宫,还没来得及宠幸,宰相就被皇帝给流放了。真是命运多舛,不知道是说宰相命不好,还是他女儿命不好,还是说我的命不好,或者就是目前在我身下的肖不修大人的命不太好。

“哎,现在去也不晚,您这么不是还没死呢么。”反正不是这个老头纳我为妾,暂时是不会有任何危险的。“也是巧了,我叫小满,和您女儿的名字谐音,我也就不用改名字了。”

“虽然我贵为宰相,但也有丢性命的危险。只能出此下策,请你帮我。”这么恳切,令我头大,这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情。果然,接下来的话更加令我瞠目结舌。他说他知道皇帝要杀他,但还是冒着危险,把最小的女儿送给皇帝当妃子,暂缓了皇帝杀他的念头。可这一定不会更改结局。所以,他现在的办法是,在他被皇帝杀死之前将女儿偷换出来,再让她远走高飞。这剧情有点狗血,我得问清楚了。

“甚好甚好。另外,老夫还有事情要叮嘱你。”李山有点神秘,“应该三日后,我就会被皇帝一道诏书废除宰相之职,我女儿会直接进入冷宫。所以,今后只有你自己在宫里生活,我们也没有办法给你传递消息,但是你记得,三年后的中秋之夜,会有人来接你出冷宫,并且带给你一万两白银银票,你出了宫就随便找个地方生活,也不用找我们。”

“你知道我是谁么?”他忽然开口。

所以说,对生活没什么要求的话,这种小日子过得也挺滋润的。比如我,觉得就挺好的,至少之前我被尼姑庵赶出来的时候,还属于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在街上还睡过几天。

“你可以放心的是皇上不会要了你的性命,当然前提是你也别惹怒他。当然,也有可能你们根本见不到面。其他的人应该也不会去冷宫,所以你在那里就是安分守己待三年就好。我如果没有给你消息,就是好事情。也别想着联络我们,只会给你增加危险,不会有任何好处。另外,我们这个事情绝不要说出去。反正,你要是说出去了,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其实,冷宫也没什么不好的,在偌大的皇宫中的西南角,高墙外就是市井街区,仔细听听还是很热闹的。我这里是一个二进小院子,人员配置就是两个小太监,两个小宫女,一个老嬷嬷。平时也送来一日三餐,春假秋冬四季也会分别送来一套新衣。

“这买卖听起来也挺划算的。”我点了点头,至少有地方住,还有钱拿。

我在冷宫的第三年,满庭花开,一切平安,还没有人想要了我的性命,也没什么人关心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本尊了。只不过,眼前这个“玉面修罗”南厂厂花、锦衣卫都督、大月国太监首领肖不修的表情就没有那么坦然了,他恶狠狠地盯着我,分分钟想要吃了我的样子。我穿着小衣横跨在他的身上,脑子却想着今天夜半时分,终于该有人接我走了吧。画面有点混乱,但幸好我的脑子还算清楚。

说了这么多,我大致能够明白的是,我就替他女儿进冷宫,老老实实,不要乱说乱动,三年后拿尾款走人。想想真的不错,我答应了。

书评(216)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