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夕离奇复活,尘封已久的往事,铺天盖地袭卷而来……是爱?是恨?是去?是留?她该如何面对自己?原来是青雀复活并不简单的!不过就在宋悦儿目光和秦小英目光偶然交接的瞬间,宋悦儿眉眼间出现了一丝慌乱。之后没多久就借故拎包离开了。于是乎,就有了秦小莫的一路尾随,。

完了,秦小莫蓦地也意识到自己倒下了,剧烈的疼痛从她的四肢百骸散发出来……她不由得出声:“不要……,我不要死。啊……啊啊,不是这个样子的。”

两人从小一起上同一所学校。一起拜师学画。一起在画室中边挥笔画画、边畅谈人生……

“后来老夫带着幼小的你辗转于各地作画,勉强将你养活了下来,而你生性比较顽劣,但天资尚可。”

于是她迅速低眉顺眼的、再次打量了一下老先生,说道

宋悦儿——那可是她一直引以为豪的闺蜜一一宋悦儿老爸是建筑开发商,从小围着宋悦儿拍马屁的同学就不少,但是宋悦儿就喜欢和秦小莫一起玩。

虽然后来第二年秦小莫也考上了一所不错的院校,而且由于秦小莫特别勤奋好学,在学校她的专业分也一直是师生们口中津津乐道的对象,也算是x大比较有名的小才女了。

“是你母亲一再哭求,让老夫收下你做弟子能混口饭,能活下去……老夫这才勉为其难收你。你母亲见老夫答应了便去世了。”

夫子顿了顿又说“当时你的家人也就是你母亲,只剩一口气了。年幼的你跪伏在你母亲身旁,饿得嗷嗷直哭,眼看着是饿的时间太久,快不行了。”

老妈说:“这是宋悦儿的爸送过来的,宋悦儿的专业分和你相差3分,你俩报的那个院校人只收一个名额。”

“先生。我恐怕睡了一觉得了失忆之症了!还请先生告诉我,我现在在哪里,我是谁″?

只见夫子边背着双手在房间来回踱步,边喃喃自语,还时不时的,把背后的手放到前面瞅一眼。

“丫的,我就不信了还追不上你了,今天就算是用两条腿,我也要把你追到”。

“——所以,老夫会时常略作惩戒……但是今天有可能力度没控制好,把你失手打成痴呆了;都是老夫的错哇。”夫子一脸痛惜……

同学聚会,秦小莫做梦也不会想到在这里会遇上她的昔日闺蜜宋悦儿,看着她在同学间谈笑风生。侃侃而谈,赢来在座同学好不羡慕的目光。

秦小莫不禁龇牙龇牙。(她这是在哪里?看着眼前老夫子的装扮应该是古人不假。而且看夫子圆滚滚的肚皮上斜搭的玉佩……

秦小莫应该是妥妥地、华丽丽的在异世重生了。而且重生后竟然还跟她的绘画老本行有关。这下生存最起码有望了)秦小莫的底气瞬间就上来了。

夫子说完抬起傲娇的头往外走,走了才没几步又回过头来,说道:

这才发现,屋中摆放的古色古香的案几上全是书籍和散落的画卷,而在秦小莫的身下,是一张已经被她揉皱了的、仕女图勾线初稿。

“啊,师傅,我想起来了,原来我是师傅的乖徒儿,没事没事,师傅才舍不得重罚我呢对不对?!徒儿没事″。秦小莫乖巧地站起来,施施然给老夫子行了个礼。

书评(105)

我要评论
  • &画、边

    两人从小一起上同一所学校。一起拜师学画。一起在画室中边挥笔画画、边畅谈人生……

  • 却时常&洋溢在

    虽然当时生活很拮据,但是欢乐和笑声,却时常洋溢在这个简单的而又温馨的单亲家庭。

  • 急速冲&,从秦

    秦小莫撒开双腿奋力边跑边喊:“宋悦儿你给我站住!”咣~谁也没想到,一辆车急速冲过来,剧痛,鲜血,四处刺耳的救护车的警笛声,宋悦儿惊悚的回头,顿住,她看见一滴好不甘心的泪,从秦小莫的眼中溢出……

  • ,但是&莫一起

    宋悦儿——那可是她一直引以为豪的闺蜜一一宋悦儿老爸是建筑开发商,从小围着宋悦儿拍马屁的同学就不少,但是宋悦儿就喜欢和秦小莫一起玩。

  • 由于秦&才女了

    虽然后来第二年秦小莫也考上了一所不错的院校,而且由于秦小莫特别勤奋好学,在学校她的专业分也一直是师生们口中津津乐道的对象,也算是x大比较有名的小才女了。

  • &剧烈的

    完了,秦小莫蓦地也意识到自己倒下了,剧烈的疼痛从她的四肢百骸散发出来……她不由得出声:“不要……,我不要死。啊……啊啊,不是这个样子的。”

  • 的时候&说变就

    但是她心中一直存有芥蒂;她好想去问一问:当初那个院校明明两个人一同报名的,虽说是最后一届针对高中学生招生。而她秦小莫和宋悦儿也说好了她俩谁分高谁先走,绝无怨言……为啥到最关键的时候说变就变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