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萤是一个平凡普通的大专生,她自小就被父母被抛弃。孤苦无依的她边打工挣钱边去上学,原我以为在这一生当中也就这样平凡普通的过一直这样了,但是没想起的是她在和室友闹矛盾,再一次出乎意料中看见了五星连珠,结果她再次穿越到了一个奇异的异世界,她在这个世界修炼升级,变的强悍出来。她渐渐变的充满自信自尊自强能自立,也寻回了最真实的的自己,明白了了自己活在这世界的意义!后她点亮了别人!碧螺拿着一个用木头做成的碗,还是刚才那个,“快喝呀,姐姐,在想什么呢,我手都酸了”碧螺用另一只莹白如玉的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流萤瞬间收回了思绪,拿起了碗,喝了起来,却发现这个药极苦无比,难喝到想吐出来,根本就无法下咽。“很难喝吗?看我加点料”碧螺有点兴奋的说。说完她玉手一抬,在碗的上面轻点一下,指尖发出了绿色的光。那光,明亮,是绿色的光,成亮绿色,那光好似周围的生物都有了生机,就像干旱久了的饥渴的植物突然有了水。流萤觉得这是奇妙的感觉,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来,再喝喝看”碧螺挑了挑眉,而后笑着说。流萤半信半疑的又端起了碗,抿着嘴喝了一口,神起的是这个药竟然变甜了!“你是如何做到的,你刚才跟我说练灵,难道这是你的灵力的缘故”流萤惊讶的问。“这所谓灵力呢,反正只要你修炼的好,这个灵力是百变的,也是万能的,反正想要做到这种地步很难,需要不断修炼,这当今大陆,能做到这样的地步,恐怕只有一个人,这个人创造了一个传说,反正这个人很恐怖。碧螺慷慨激昂的说。“这个人是谁?他是怎样一个人”流萤不解的问,想要知道关于这个人的信息。强者谁都想知道,在自己做不到情况下,有人做到,流萤当然好奇,就因为他是强者,无可比拟的存在。“这个人是谁,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这个人是幽月帝国的人,而且人们称他为天黄,反正这个人很厉害,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不过听说这个人向来神秘,经常来无影去无踪,而且这个人听说长的简直是好看的不行,简直是看到了谁都会心动的那种,但是他不仅好看而且据说看过的女子都臣服于她”碧螺神采飞扬的说。“若有机会,我到要看看他有多好看,这样被你夸的这样天花乱坠的”流萤有点好奇的说。对于长相这件事,她向来不感冒。“唉,你不知道,见到她有多难,我觉得这辈子是见不到她了,你死了这条心吧。”碧螺有点可惜的说。总有一天我会超过他,流萤信誓旦旦的想。可是谈何容易,人家可是修炼了上万年,强者可不是随随便便都能当的。流萤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一场怎么样的风暴,不过她好像对未来的未知数充满了憧憬,有点迫不及待了,因为她想要变强!“对了,碧螺你说她是幽月帝国的人,那他是妖吗,他是什么妖?”流萤好奇的问,她实在很想知道是什么妖竟然能修炼到巅峰强者。“这个我记得好像是白熊,灵气元素是冰”碧螺摸了摸下巴说。“白熊?白熊能修炼到这种地步?白熊体积大,如果真修炼起来不太好修炼吧?”流萤有点诧异,白熊笨重,怎么可能修炼到这种地步?而且在以前的世界,看小说时,通常都是些凶狠的动物修炼,比如龙、狼、虎、豹之类的,这个异世界怎么这么奇葩?“对了,如何判断你修炼的是什么呢,妖、魔、仙、人,我想说适合修炼什么?”流萤有想知道,她该朝着怎样的方向修炼。“你嘛,这个啊要等觉醒,当7岁时觉醒就知道了”碧螺说。“那你是修炼哪种,我看你浑身绿色,莫不是个小树妖?”流萤调侃的问。“不是,我不是妖,我是人,修炼的是木元素属性,所以才是绿色”碧螺解释道。“那碧螺,这里是哪里,哪个帝国?”流萤问,她估摸着应该是辰星帝国。“我是人修,这里当然是辰星帝国了”碧螺说,她实在是有点喜欢这个从天而降的人儿,以前,好歹有她的青子哥哥陪她,可是现在,没人陪她,她觉得有点孤独。现在能有个人陪陪她也是好的。“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碧螺说。“我叫流萤。”流萤说。“对了,你之后有什么打算”碧螺问,其实自己一个人修炼也挺无聊,如果流萤能跟她一起的话最好不过,况且不仔细看没发现,流萤长的也太好看了!。

碧螺拿着一个用木头做成的碗,还是刚才那个,“快喝呀,姐姐,在想什么呢,我手都酸了”碧螺用另一只莹白如玉的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流萤瞬间收回了思绪,拿起了碗,喝了起来,却发现这个药极苦无比,难喝到想吐出来,根本就无法下咽。“很难喝吗?看我加点料”碧螺有点兴奋的说。说完她玉手一抬,在碗的上面轻点一下,指尖发出了绿色的光。那光,明亮,是绿色的光,成亮绿色,那光好似周围的生物都有了生机,就像干旱久了的饥渴的植物突然有了水。流萤觉得这是奇妙的感觉,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来,再喝喝看”碧螺挑了挑眉,而后笑着说。流萤半信半疑的又端起了碗,抿着嘴喝了一口,神起的是这个药竟然变甜了!“你是如何做到的,你刚才跟我说练灵,难道这是你的灵力的缘故”流萤惊讶的问。“这所谓灵力呢,反正只要你修炼的好,这个灵力是百变的,也是万能的,反正想要做到这种地步很难,需要不断修炼,这当今大陆,能做到这样的地步,恐怕只有一个人,这个人创造了一个传说,反正这个人很恐怖。碧螺慷慨激昂的说。“这个人是谁?他是怎样一个人”流萤不解的问,想要知道关于这个人的信息。强者谁都想知道,在自己做不到情况下,有人做到,流萤当然好奇,就因为他是强者,无可比拟的存在。“这个人是谁,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这个人是幽月帝国的人,而且人们称他为天黄,反正这个人很厉害,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不过听说这个人向来神秘,经常来无影去无踪,而且这个人听说长的简直是好看的不行,简直是看到了谁都会心动的那种,但是他不仅好看而且据说看过的女子都臣服于她”碧螺神采飞扬的说。“若有机会,我到要看看他有多好看,这样被你夸的这样天花乱坠的”流萤有点好奇的说。对于长相这件事,她向来不感冒。“唉,你不知道,见到她有多难,我觉得这辈子是见不到她了,你死了这条心吧。”碧螺有点可惜的说。总有一天我会超过他,流萤信誓旦旦的想。可是谈何容易,人家可是修炼了上万年,强者可不是随随便便都能当的。流萤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一场怎么样的风暴,不过她好像对未来的未知数充满了憧憬,有点迫不及待了,因为她想要变强!“对了,碧螺你说她是幽月帝国的人,那他是妖吗,他是什么妖?”流萤好奇的问,她实在很想知道是什么妖竟然能修炼到巅峰强者。“这个我记得好像是白熊,灵气元素是冰”碧螺摸了摸下巴说。“白熊?白熊能修炼到这种地步?白熊体积大,如果真修炼起来不太好修炼吧?”流萤有点诧异,白熊笨重,怎么可能修炼到这种地步?而且在以前的世界,看小说时,通常都是些凶狠的动物修炼,比如龙、狼、虎、豹之类的,这个异世界怎么这么奇葩?“对了,如何判断你修炼的是什么呢,妖、魔、仙、人,我想说适合修炼什么?”流萤有想知道,她该朝着怎样的方向修炼。“你嘛,这个啊要等觉醒,当7岁时觉醒就知道了”碧螺说。“那你是修炼哪种,我看你浑身绿色,莫不是个小树妖?”流萤调侃的问。“不是,我不是妖,我是人,修炼的是木元素属性,所以才是绿色”碧螺解释道。“那碧螺,这里是哪里,哪个帝国?”流萤问,她估摸着应该是辰星帝国。“我是人修,这里当然是辰星帝国了”碧螺说,她实在是有点喜欢这个从天而降的人儿,以前,好歹有她的青子哥哥陪她,可是现在,没人陪她,她觉得有点孤独。现在能有个人陪陪她也是好的。“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碧螺说。“我叫流萤。”流萤说。“对了,你之后有什么打算”碧螺问,其实自己一个人修炼也挺无聊,如果流萤能跟她一起的话最好不过,况且不仔细看没发现,流萤长的也太好看了!

木床上,一个女孩躺在那里,似乎是躺了许久,感觉到这床的坚硬,想要起来。她努力想要睁开这眼睛,可是怎么也睁不开,她的双手动了一下,随后那纤细的手缓缓的抬了起来揉了揉眼睛,眼睛才完全睁开。她用手撑着艰难的爬起来,活动了一下手,她看了看四周,发现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这是一个木屋,里面放满的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她不知道些东西是什么。然后她就看到一个女孩端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进来,当她看清她整个人时,有点被惊艳到了。流萤忍不住多看几眼挪不开目光。她看皮肤白皙如雪,绿眼睛,绿头发,头上用一个长长的绿色发带扎了两个高高的马尾,左边一个右边一个,穿着绿色的奇怪服装。“醒了嘛,喝药吧,这样才会好的快。”她坐在床上端着药水和我说。流萤现在实在有点懵,这里到底是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诸多疑问涌上心头。她努力回想了一下,她记得她当时和她的舍友因为闹了点不愉快,然后想看抖音缓解一下心情,结果看到五星连珠,然后莫名其妙出现了一道光,她就出现在这里。“请问这里是哪里?你是谁?”流萤透着疑惑的目光的问。“姐姐,这里是五灵大陆,我叫碧螺,我去练灵时看到你躺在林子里”碧螺笑咪咪的看着流萤说。流萤瞪大了眸子,不可思议的问,“练灵?什么练灵?”碧螺似乎有点惊讶。“你不知道什么是练灵?练灵就是修炼灵气,五灵大陆的辰星灵地灵气充充沛,多少人想来却挤破了头,五灵大陆内又有好几个种族和帝国,种族分为鬼族,妖族,仙族,魔族,人族。而帝国又根据种族分,分别为妖族的幽月帝国、魔族的暗黑帝国、仙族的玄天帝国、鬼族的血夜帝国和人族的辰星帝国。”碧螺义正言辞的说。流萤觉得这一切都不敢相信,她想:我这是穿越了?不可能啊,这只是在电视上出现过。可是这里的一切都好奇怪,就像电视剧里的虚幻情节,难道我是在做梦!流萤抬起了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嘶,好疼”原来这不是在做梦,我真的穿越了。流萤不知道是种什么样的心情,有难过,有好奇,有期待,有激动也有不安。前一世,老天给她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被老天玩弄于鼓掌之间,却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这种无力感,让她觉得真的太累了。前一世,她平凡,她隐忍,在没有光的世界里,黑暗的世界里活着,她的心好像不知不觉已经死了,好像已经麻木了。这一世难道是老天给她的机会?让她重活一回的机会。如果是的话,她一定好好活。她一定要活出自己,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不会被这该死的命运所束缚。她一定要自己掌控自己的命运!前一世,流萤被父母抛弃,流萤的父母对她说,她的出生就是个错误,你就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那时的流萤伤心、脆弱、愤怒。她在想:为什么别人有的我没有?为什么别人可以有父母的爱?为什么自己就没有?我到底是谁?我为什么要出现在这个世界?既然我的存在没有意义,那为什么要让我出生,这是我的错吗?是你们生下了我,可是却说我的存在没有意义,我的出生就是个错误。流萤那段时间是迷茫不安的,但后来,她又想通了,干嘛要在意,既然出现在这个世界,就有存在的意义。可是她道理都懂,难过的是,生她的父母这样说,他们可是流萤最亲的人啊,她身上流的血都是他们的。她很好奇,他们是怎么说出这种话,自己都是他们掉下来的一块肉,他们怎么忍心?流萤始终不懂。不过,随着时间的洗涤她好像已经释怀了,想着就这样吧,父母不要我又怎么样,没有父母又怎么样,我难道要去死?既然来到这里走一遭,就凑活着走下去。她以为她的一生也就这样了,可是没想到,又来了一个大变故。如果这是老天给她的机会的话,她定好好把握。

书评(139)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