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淮居住一个一个并不大不小的农村。自小仅有一个心愿。离开了这里,离开了这个家,离开了这个让她喘但是气的地方。因为她始终去努力读书学习。高中那一年,她凭着去努力,考进一个很不错的大学。她我以为她的幸福和快乐生活就快来了,而已……安淮父亲看了一眼那人,就准确的叫出了名字:“以南,怎的了?你小心点啊,这么冒冒失失的,当心摔个狗啃泥啊。”。

安淮淡淡瞥了眼被众人围着的安爸,额头上已经开始冒汗了,过去不是被挤死,就是吵死,这样想着,却是换了一种委婉一点的说辞,“人太多,热。”

“哎,安淮你就吃这么点啊,多吃点,你可是大学生,不能饿着了。”

“真的,那说好了,可不能变卦......那啥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不然我妈该担心了。”江以南说完人就跑了。

她心里略微估算了一下,如果现在不说,等他去干活了,要一个星期后才回来,那会儿想说都晚了,这可不行。

“江以南???”

“你想什么呢,叫你好多声了。”

要是天天呆在这屋子里可不得憋死,不过,这都是次要的,主要是远离这个地方。

“好的,我们那么大个人了,还不晓得嘛,还把我们当小孩子呢,呵呵,嗝~”说完,几人一个接一个地走了,边走边回头,让安爸一家有空去他们家玩呢。

女孩不但成绩好,长得也漂亮,标准的鹅蛋脸,那狐狸眼下和眉心中间各长了颗泪痣,颇为鲜明。一头黑发乖巧的躺在肩上,皮肤白皙,纤细的身材都尽数藏在了棉布之下,叫人窥探不了半分,说是村里的村花也不为过。

“没有不喜欢。”女孩似是不想多说。

“嘿,还真是快急哭了,哈哈。”

“奶奶,我听得真真的,是考上了......还是清华呢,奶奶。”

安爸听了,“对对对,先吃饭,瞧我这记性,都忘了大家伙还没吃饭呢!来来来,到我们家一边吃饭一边聊啊!”

安淮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一群人围着自家人说话,她也不上前去,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说笑打趣。

虽说好不容易才糊弄过去了,但是,看着安爸皱着眉头,一脸深意地抽着烟,看着门外也是若有所思,唉,也不知道他信没信,反正我自己信了,因为这个本来就是事实。

有一次老师拖堂,安淮不可避免地迟到了,回家的时候,被安爸上了整整一小时的思想政治课。

“是啊,你说清楚些,什么考啊考的,我们都没听明白。”

“可惜?可惜什么......”

江以南一听立马就要反驳,“婶子,你们可别乱说,我可没有哭,我......我只是着急了些。”说完,小眼神不断看向安淮,见安淮神色并没有什么异样,才微微放下心来。

书评(440)

我要评论
  • &时明白

    江以南顺着女孩的眼神看过去,顿时明白了,“呵...也是哈,现在这个天气确实热,而且人是多了些。”笑着摸了摸鼻子。

  • 伙可是&得我们

    “不过,大家伙可是高兴坏了,难得我们村出了个高材生,而且我刚刚还听到他们要给你庆祝呢,哈哈哈。”

  • 什么,&点可惜

    “没...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有点可惜....”可惜我们要分开了,以后不能经常见面了。

  • 对对对&,先吃

    安爸听了,“对对对,先吃饭,瞧我这记性,都忘了大家伙还没吃饭呢!来来来,到我们家一边吃饭一边聊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