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来说:她是个父年龄不详母不爱的孽种,一场骗局却招了个邪王为赘婿。

元辰查觉到了桃夭身上再次涌现的怒气,嘴角微微勾了起来,她生气,她愤怒,总比之前的生无可恋要强。

在他眼里,昨天……,不,七天前发生的那一切还不如一餐饭重要?

“若是你想杀我,那不更应该留在我身边吗?”元辰突来一句,堵得桃夭哑口无言,“我我我……”

随后,她脸黑了。

元辰不仅睡着了,还舒服地打起了小鼾,怪不得压在她身上的胳膊越来越重了。

“因为是你。”元辰看着她气得不停抖动的小身板,实事求事地道:“若南合会安排的人不是你,我尽可使用其它办法引他们入局,不需要真与人成亲。”

看着他那张冷然没有表情的脸,桃夭倒是慢慢的冷静了下来:“你知道我恨你,还要把我留在你身边,你就不怕我杀了你替南合会的那些人报仇?”

眼下,她只有这点子傲气了。

刚从梦里惊醒的桃夭坐在宽大的软床上,额头上是全是密密的汗珠,脸上还带着没消散的惊恐表情。刚刚的那个梦实在是太吓人了,眼到处都是令人绝望的鲜血,怔边全是凄惨的哀嚎和愤怒的咒骂。

桃夭怔了下,记起南合会最初安排照顾他的人汪师姐,只可惜汪师姐并不愿意花心思去伺候一个心智不全的傻子,而大表哥又心仪汪师姐,于是他们想到了她,才设了局哄着她代替汪师姐照顾他,最后更是以成亲为由哄骗他交出手中的灵脉捐给南合会。

但那些民族大议国仇家恨,对于她这个没有成为强者天赋、也没有过人的智能的普通人来说,还是太遥远了;她这辈子图的不过就是几个真心关爱她的亲人,安安稳稳的过平淡的日子而已。

若说她原本是不该出生的,但她已经出生在这个世上了,不努力的活下去又能如何,自绝谢罪于天下?

他并不是她以为的那个他,甚至她和他的婚事,也只是他为了歼灭南合会而布下的一个局。

可是,不管是柳家的那一大堆的亲人,还是她帮助过的那些人,都看到不到她的努力,更没有人真心视她为亲人和朋友,甚至在他们的心中她连普通人都不如。

他不说话,桃夭满是防备,也没有开口,更主要的是她一脑子的恨、一肚子的话一下子还真不知道怎么开口问,或者说从哪问起。

这可是……自家王爷开府从来没有发生过的状况。

“你睡七天了,要不要先吃两口饭?”听到元辰询问,她习惯性的应了句:“好。”

元辰眉毛都没动一下,还是不认为然:“我承认,我接受就好。”

可任由她如何乖巧听话,在满十六岁那年还是被外祖父赶出了柳家。外祖父甚至还说对她的义务已经尽了,以后她的生死与柳家再无关点关系,不准她再登柳家门,更不准在外说认识他们。

她不恨外公的绝情,也不恨柳家人的冷漠,她恨只恨当初那个欺辱了母亲的那几个曜人。

012、行刺

2021-10-02

019、不待见

2021-10-02

021、过年

2021-10-02

027、有孕

2021-10-02

029、不认帐

2021-10-02

037、解毒

2021-10-02

038、提醒

2021-10-02

039、发财饭

2021-10-02

041、诈

2021-10-02

043、风波起

2021-10-02

060、踏春去

2021-10-02

063、对质

2021-10-02

068、产子

2021-10-02

092、两出戏

2021-10-02

书评(135)

我要评论
  • 他应这&,桃夭

    他应这么爽快,桃夭更加不敢相信了,讥讽道:“你现在是觉得没有骗我的必要了?”

  • 传来了&竖立了

    九王府里巡夜的婆子们一边打着呵欠一边按照惯例慢慢悠悠在府里巡视着,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了一声女子尖锐而又凄厉的叫声,吓得人汗毛全都竖立了起来。

  • 桃夭身&微勾了

    元辰查觉到了桃夭身上再次涌现的怒气,嘴角微微勾了起来,她生气,她愤怒,总比之前的生无可恋要强。

  • 的假模&再哄骗

    呵……桃夭心里冷笑着,半点也不信。随后,她警惕的紧张了起来,不解为什么一切撕开后,他还要留下自己,还要装出关心自己的假模样,难不成,他还想再哄骗利用她一次?

  • 话,桃&一脑子

    他不说话,桃夭满是防备,也没有开口,更主要的是她一脑子的恨、一肚子的话一下子还真不知道怎么开口问,或者说从哪问起。

  • “滚!&伤到他

    “滚!”桃夭骂道,心里明白想靠自己这三脚猫的修为伤到他,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 至于其&慢的让

    至于其它,他最不缺的就是耐心,足够慢慢的让她看清楚。

  • 他们的&过的。

    他们的婚事虽然办得很简单草率,但也是按《九渊律》写了婚书,并且去官府登记过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