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无忌惮而为,我行我素,一切都是天意的安排,也都是不刻意的安排。月牙一直都是穿大娘捡来的其他大人的粗麻衣服改成的小衣服,手工不怎么好。。

看到月牙在那里神情纠结,但是却没有任何动作,老鸨严肃了起来:“眼看着天可就要黑了,你要不要跟我走,你再不决定,我可走了。”说完这话,老鸨站了起来。

其中一人得意的说道:“就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妈妈出手手到擒来,准能把那小丫头哄得一愣一愣的,就在这乖乖的看着吧,需要我们的时候妈妈会叫的。”说着紧了紧自己身上的衣服。

“李木,你说的就是这个小妮子?”那妇女看着跪在那里的月牙不停的打量着。

“夫人,等我一下。”

月牙看见那白馒头,咽了一下口水,结果却咽不下去,然后才发现自己在这跪了一早上,口都已经干的没有水了。她的目光锁在了那白馒头上。

绑着两个发鬏,也就是冲天鬏,不过并不怎么圆,而且还有些零散,扭曲的模样,这是大娘帮她绑的。

她叫月牙,没有姓氏,是一个孤儿,被捡到后,大娘发现她手背那一枚形似月牙的胎记,所以取名为月牙。

月牙害怕这样继续等下去还是没有结果,等不到苏御的到来,又错过了眼前的话,那就白搭了。眼前的人看着非富即贵的样子,是个有钱人没错了,应该不会骗自己,所以在老鸨跨出步子要走的时候,她就喊住了那老鸨:“夫人,我跟你走!”

月牙被这皮袍包裹着,身后说不出来的暖和,心中仿佛一阵暖阳流过,月牙平静的道:“我叫月牙。”

“我看你头上的草,你是想要将自己卖身?打算卖个什么价钱?”

月牙只有片刻的犹豫,便立即点了点头,然后想要将身后的皮袍解下来,归还给眼前的人。

“月牙。”

苏御将馒头递给了月牙,月牙受宠若惊,接着小心翼翼的接过了馒头,捂再胸前。苏御温柔的摸了摸月牙的脸,那小脸冰凉,苏御都不忍收回手。

月牙解下了身上的袍子,在旁边找了个位置,用手将地上的污秽给拨到一边去,又吹了吹地上的灰尘,然后就放下了袍子,再看一眼大娘,然后才拉上了老鸨的手。

她不知道她的生辰,已经去世了的大娘也不知道,所以大娘就将捡月牙回来的那一天当做了是月牙的生辰。

月牙听大娘说,是因为大娘小的时候,被一户大户人家买去做丫鬟,结果因为犯了事儿冲了主母,然后就被主母惩罚,将整个手用纱布包裹起来,然后让人抓紧了她的手放到了火里面烧,把手上的肉几乎都烤熟了,这才拿出来,又给她包了一层纱布,然后就把她扔出了府邸。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李木对身边两人问道:“这是什么情况?妈妈这需要自己动手的节奏?”

老鸨上去之后就蹲在了月牙的面前,看了一眼那席子,接着不留痕迹的挥了一下手帕,对着月牙的脸蛋又仔细打量了一番,再次满意的点了点头。

月牙只是抬头看着他的脸,感受着他掌心的温暖,指尖留下的温存,没有说话。

上架感言

2021-10-04

第八十五章

2021-10-04

第八十八章

2021-10-04

第九十章

2021-10-04

第九十四章

2021-10-04

书评(195)

我要评论
  • 重量,&起来。

    突然,月牙感觉到了身后的重量,扭头一看是一件皮袍将自己包裹了起来。

  • ,每天&,就是

    从她记事起,她就生活在这座城里,每天的身份,就是一个游浪街头的乞丐,身边,只有大娘,大娘的左手手指和手掌的肉几乎全部都沾着黏着,长在了一起,像是一个大大的,长成了畸形的佛手瓜,看着便令人心生恐怖。

  • &年轻的

    大娘像讲故事一样说着自己年轻的事儿给月牙听,月牙也乖乖的在一旁静静的听着故事,眼中全是大娘。

  • 呼觉得&自在:

    苏御听着这称呼觉得有些不自在:“我也不比你大多少,你就不用叫我老爷了,喊我公子吧。”

  • 月牙给&看了看

    苏御将皮袍为月牙给披上之后,直起身来看了看周围,将自己背后的包袱给背稳了,然后俯下身,温和的对月牙说道:“我看你穿着单薄,怕你着凉,你叫什么名字?”

  • &御给她

    月牙吃完了馒头之后,就这么坚毅的在原地一直跪着,轻咬朱唇,强忍着心中的悲戚,感受着苏御给她留下来的温情,等待苏御回来接她,为她的大娘安排后事。

  • 能任由&模样。

    大娘没有钱医治,然后就只能任由伤口自行恢复,最后就长成了这般骇人的模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