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看碧成朱  水龙吟倚栏看碧成朱  看碧成朱江薇写过别的书  看碧成朱百度网盘  看碧成朱讲的什么  看碧成朱小说  看碧成朱完结番外  看碧成朱的意思  看碧成朱小说免费阅读  看碧成朱  


 

 复活为侍郎府的五小姐……爹不疼娘不爱、人见人厌、花开花憎……除了个说不清道未明的身世……简单的地说是一个不得宠的闺阁千金的翻身史……关于书名:朱是中国古代的正色,且古人向来尚红。碧是杂色,主角的名字叫阮碧。-----------------------------该书简体版已正式出版,改名为《乱世?倾君心》,当当网、记忆坊淘宝天猫店和全国各大书店均有销售。第四卷了再次修改后了,从第二十一章就,所以修改后的章节近三十多章,需两天才能传上完。正深度阅读的同学请到第二十一章停下来。这具身体真是孱弱,她穿过来的一个月基本都在床上躺着,喝中药喝到想吐。衣服、帐幔、被子……乃至于她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浓浓的中药味道。好在前些天,终于停了药,身体也渐渐好转。。

阮碧知她意思,却也不理,等着两丫鬟磕了十来个头,方才又轻描淡写地说:“且饶你们这一回,以后若再犯,也不必我说,自个儿拎着包袱去吧。”

阮碧客气地笑了笑,并不言语。

阮碧接过茶壶,刚想说谢谢。

她叫冬雪,是原主的大丫鬟。

回到里屋,冬雪扶着她到床边斜靠着,拿过一个青缎大引枕塞在她背后,然后拿过梳子梳理她午睡弄乱的双髻。边梳边说:“刚才我去看郑嬷嬷,听说二夫人和三姑娘、七姑娘过两天就从扬州回来。这一回二夫人在扬州呆了快两个月,老夫人不说,其实心里不太高兴……不过说起来,也只能怪二老爷太过份,正经的夫人不带在身边,倒带了一个姨娘……”

阮碧才不管她们在想什么,拿起《诗经》:“我要看会儿书,出去吧。”

阮碧怔了怔,穿过来的一个月大部分时间都在床上躺着,哪里知道有禁足这回事?不过冬雪这么一提,她也想起,她生病卧床半睡半醒的时候,听过冬琴和冬梅提过她禁足的事情,好象是她为了一个叫什么明月的男子,在雪地里站了一个下午,结果感染风寒,老夫人和大夫人盛怒之下,责骂她一顿,又把她禁足了。想想挺汗的,原主才十三岁,就已经情窦初开了。

六姑娘也附和:“是呀,五姐姐,说吧,我也好奇。”

二姑娘笑了笑,说:“三妹妹别担心,原本就是逗小七玩的。对了,三妹妹,扬州学子在闹什么?”

冬雪喜笑颜开,说:“这下子好了,老夫人终于肯见你,八成是要给你解禁了。”边说边把阮碧推到、梳妆台前坐下,解了她的双髻,重新绾好。又取出两枚小小的花钿插在髻上,看着镜子里精心梳理过的阮碧,由衷地说:“姑娘生的好模样,人家都说二姑娘好看,我看未必能及得上姑娘。”

冬雪拿起梳子继续给她梳头发,说:“姑娘有空也跟四姑娘学学,多去老夫人面前走动走动,陪着说说话打打牌,既能尽尽孝心,也能亲密些……都说日久生情,可见这感情也要日日培养……”冬雪见她一点反应没有,不免着急。“姑娘在听我说吗?”

也是姨娘所出的六姑娘坐在阮碧的下首,柳眉杏眼,五官十分艳丽。

阮碧淡淡地嗯了一声。

阮碧转眸看她,她是小丫鬟,平时很少出现在里屋。而且这一个月阮碧一直卧床,内心郁结,并不关心身边的事情,是以冬琴在她面前出现过几次,她却并没有看清楚她长相。冬雪大概十三四岁,脸蛋圆里见方,眼睛很大,颇有几份伶俐劲。她虽跪着,腰板、脖子却挺得直直的,可见内心是极不服气的。相比之下,她身边的冬梅头都快垂到胸前了,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

收拾妥当,两人一起出门。

坐在坑上客位的大夫人王氏看起来三十出头,相貌中等,但气度雍容。

冬雪在旁边连连朝阮碧使眼色。各院的下人都是大夫人安排的,岂能随便送来送去的?若是传到大夫人或是二姑娘耳朵,又是一场是非。

二姑娘睨阮碧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那当然是不一样了。”

一会儿,冬雪端着一杯茶回来,递给阮碧说:“方才的茶水不好,我给姑娘泡了一杯好茶,润润口吧。”阮碧也真渴了,接过茶喝了一口。

书评(223)

我要评论
  • ,岂能&或是二

    冬雪在旁边连连朝阮碧使眼色。各院的下人都是大夫人安排的,岂能随便送来送去的?若是传到大夫人或是二姑娘耳朵,又是一场是非。

  • 淡地说&想去二

    阮碧淡淡地说:“既然她们想去二姑娘的院子侍候,冬雪你就打发她们去吧。”

  • 冬雪脸&,我非

    冬雪脸色一变,忿忿地说:“这两死妮子,胆子越来越大了。我走的时候,明明交待她们要守着姑娘的。她们竟然趁姑娘睡着了,一声不响跑去贪玩,等一下,我非得好好收拾她们不可,这一回,姑娘你可别再拦着我。”

  • 张了,&,暗暗

    “是,冬琴是自作主张了,可这也是为了姑娘和二姑娘。”冬琴眼巴巴地看着阮碧,暗暗奇怪,自家的姑娘一向懦弱怕事,只是提及二姑娘,她就慌了手脚,今日怎么这么镇定?

  • 放,沉&。又过

    冬雪把梳子一放,沉下脸,挑了帘子走出去。片刻,就有低低的争执声传来。又过一会儿,门帘子一动,冬琴拉着冬梅冲了进来,扑通一声跪在她面前,说:“姑娘可得为我作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