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篱做为沧海国皇子,被当做质子前去云杏国,每日都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从此反派,回国后,大灭云杏。赵懒做为云杏国皇女,在沧海国的生活……却是偷羊打渔,乐不思蜀,回国后,云杏被灭。再后来,赵懒重来了一次,立誓肯定要变化结局。光影忽闪忽闪照到孟懒圆润的脸上,嘴角的一串哈喇子亮的耀眼,场面突然安静下来,只能听见那清浅的呼吸声。。

她现在身边就跟着几个小丫鬟,这帮劫匪真的是不讲武德,不仅把马放跑了,财物劫走了,连人都带走不少。

笑话,回去能天天享受马夫的照顾,还不用长途奔波,鬼才争气!

当初就是因为在皇女会议上睡着了,才会被推出来当作质子被送了出去,因为这件事,她不止一次觉得自己母皇小气。

赵懒不敢置信的眨巴眨巴自己的眼,连忙正襟危坐,乖巧的点点头,反正是在梦里,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吧,等她醒来,又要去偷鸡摸鱼了,每天为了生计而烦恼。

只听见噗通一声,她就跳了下去,拦也拦不住,窒息的感觉直直涌上来。

可是他也有点奇怪,比如见到她会轻轻摸一下她的头,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懒懒,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醒了吗?”她凌厉的看向她,出声询问。

她眼泪已经在眼框内兜不住了,顺着圆圆的脸庞滑落下来,大大的杏眼饱含委屈,就看她吃不吃这一套了。

“母皇三思啊,小九还这么小,万一到那儿受了欺负怎么办?”说话的是大皇女,她已经过了十四的年纪,小小的人儿,玲珑剔透,对于妹妹们也是极其宠爱。

马哼哼两声,继续咀嚼它的草,如果马能听懂她的话,定是要反驳的,不是它不想跑,是那劫匪不给它机会,独独没有把它的马绳砍掉,不然它就跟其他马一起跑回去了。

她顺势擦了擦哈喇子,迷迷糊糊道:“别揪我,我就在这个棚子里休息一会,这就走。”

每次这马发脾气的时候,她就会把这高级草递到它嘴边,一边摸着它的鬃毛一边道:“也就你争气了,其他马都趁乱跑了,就你没跑,这草就便宜你了。”

想想前不久还是尊贵的小九皇女,如今就是一个咸鱼质子,让她唯一感到安慰的是,母皇给了她不少傍身的钱财,数数有好几车,整的跟她远嫁再也不回来了一样,虽然现在这情况也没什么区别。

女皇将自己的头撇过去,不再看她,冷声放话:“带下去。”

那天她一如既往的溜出沧海皇宫,昭示板上挂着明晃晃的捷报,上面说九皇子江篱联合吴老将军里应外合,大灭云杏,即日回朝。

赵懒忽梦忽醒的时候,只觉得饥肠辘辘,母皇还在那滔滔不绝的讲着什么,众皇女们认认真真的在听着,只有她一头倒在桌子前,睡得死沉。

不得不说,以前的母皇跟睁眼瞎似的,每每她睡觉,都装作看不见,不少姐妹们都有点埋怨。

虽然大家也没当她是外人,可这里毕竟不是她的家,自己年满十四也终究是要回到自己国家的。

女皇看到她醒来的那一刹,眼眸都软了下来,可还得揪着她,不然她不知道自己讲这件事的重要性。

第1章 梦醒

2021-10-06

第3章 逃跑

2021-10-06

第4章 被劫

2021-10-06

第5章 被困

2021-10-06

第6章 救援

2021-10-06

第8章 之后

2021-10-06

第9章 阿璃

2021-10-06

第10章 做梦

2021-10-06

第12章 责罚

2021-10-06

第13章 吃鱼

2021-10-06

第14章 偷笑

2021-10-06

第15章 扮鬼

2021-10-06

第16章 鸡蛋

2021-10-06

第17章 被掳

2021-10-06

第19章 奇缘

2021-10-06

第20章 清允

2021-10-06

第21章 赶客

2021-10-06

第24章 混乱

2021-10-06

第25章 排骨

2021-10-06

第26章 鸽子

2021-10-06

第29章 武器

2021-10-06

第30章 下山

2021-10-06

第31章 篱匪

2021-10-06

第32章 辩解

2021-10-06

第34章 牵手

2021-10-06

第35章 圈养

2021-10-06

第42章 父女

2021-10-06

第43章 欺骗

2021-10-06

第45章 打架

2021-10-06

第53章 交易

2021-10-06

第54章 出宫

2021-10-06

第56章 主子

2021-10-06

第58章 叨扰

2021-10-06

第59章 喝醉

2021-10-06

第60章 上学

2021-10-06

第62章 邪术

2021-10-06

第63章 暗害

2021-10-06

第64章 羞人

2021-10-06

第65章 旷课

2021-10-06

书评(406)

我要评论
  • 子痛意&,就是

    突然,耳边传来一阵子痛意,这手法,这痛感,简直太熟悉了,她这辈子都忘不了,就是这双手将她揪醒的。

  • 马发脾&这高级

    每次这马发脾气的时候,她就会把这高级草递到它嘴边,一边摸着它的鬃毛一边道:“也就你争气了,其他马都趁乱跑了,就你没跑,这草就便宜你了。”

  • 给母皇&给救出

    不过,赵懒还是写了一封信给母皇,一定要端了土匪窝,把这些宫女太监们给救出来,山林这边还是需要好好治理,这里的地形太容易让土匪们得手了。

  • 听懂她&就跟其

    马哼哼两声,继续咀嚼它的草,如果马能听懂她的话,定是要反驳的,不是它不想跑,是那劫匪不给它机会,独独没有把它的马绳砍掉,不然它就跟其他马一起跑回去了。

  • ,对她&里极其

    明明平时她不学无术,她也不嫌弃,对她的宠爱也是不减,怎么说呢,想当初她也是被捧在手心里极其受宠的,就那么一会儿,母皇就变了心。

  • 擦了擦&:“别

    她顺势擦了擦哈喇子,迷迷糊糊道:“别揪我,我就在这个棚子里休息一会,这就走。”

  • 质子被&。

    当初就是因为在皇女会议上睡着了,才会被推出来当作质子被送了出去,因为这件事,她不止一次觉得自己母皇小气。

  • 同一条&丢了出

    她就如同一条咸鱼一般,就那么被丢了出去,每当赵懒想起来的时候就十分难过,长这么大终于体会到生活的艰辛了。

  • &在嘴里

    这草车还是特地为马带来的高级粮草,现在这草就被她百无聊赖的叼在嘴里,导致马的鼻孔时不时哼喘着粗气,像是表达对她的不满。

  • 军会扭&着我!

    吴老将军,是她的恩师,她的武艺都是靠着死皮赖脸跟着学的,一般都是她跟在身后老师老师的叫着,吴老将军会扭头痛心疾首地破口大骂:“死丫头,谁是你老师?别跟着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