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炮灰是个狠人起点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湘诺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txt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小说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全文阅读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全文免费阅读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txt下载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孟桃穿进年代文,生活……在六十年代,人设为炮灰女配,为需要支持男主在外工作,勤劳肯吃苦任劳任怨奉养公婆照料弟妹的小村媳,却落个个被被人嫌弃被被抛弃被设计陷害背上各种恶名的下场,以她的悲惨落魄人生衬托出文中男女主美好的爱情和幸福和快乐生活……。孟桃怒摔:让我来,拾掇畜生!某男:我帮你。孟桃:谢谢您。某男:一家人,不谢。孟桃:……我就客套一下,你还真不客套。她希望这只是个梦,等梦醒了,她又回去原来生活的世界。。

背叛婚姻和丈夫,那农村女人遭到了人们的谴责和唾骂,男主则得到同情,男女主终于没有负担地结婚了,结局真是令人极度舒适满意!

土墙上还钉了两幅宣传画,画上三个人物,工人农民兵哥哥,扛着工具抱着谷穗手握钢枪一脸笑呵呵看着孟桃。

刚醒来的时候,她已融合了孟桃花的记忆,事实证明,她对同事说的那番话并没有错:文中隐藏了剧情,光明磊落的男主其实是个心机男,女主不用说了,明知男主有婚姻,农村家里有妻室,她还非要往上扑,贱女无疑!

“日头落山该做晚饭了,今儿星期二,小六小七住校不回家,一会大头就到了,你去看看你姐你姐夫干啥呢,问他们要不要回来一起吃,我也好量米下锅。”

她非常之可怜,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的可恨是眼瞎心也瞎,痴情错付,被人利用不自知,毁了一生。

那木板门还是被推开了,走进来个留着齐耳短发的中年妇女和一个梳两条麻花辫的年轻姑娘,中年妇女走近床前,伸手推一推孟桃,又摸了摸她额头,喊两声:“桃花,桃花?”

“昨晚刚下大雨,山里路滑,你大头表哥腿脚又是瘸的,拄着拐杖,怕是要晚饭时候才能来到。”

唯一可行的办法,只能让孟桃花犯错,犯个天大的错,让她不敢争、不敢吵,捏着鼻子乖乖退婚,是最好的结局。

又骂刚才来到床前的老女人和那个田雅兰,听听她们都说了些什么?要给她下药,让她跟那个瘸腿大头……简直一家子黑心烂货,不是个东西!

她一千个不愿意呆在这个破房间里:斑驳落块陈旧的黄土墙,地上别说地板砖了连水泥面都不是,就是普通夯实的土层,房顶上盖的是瓦片吧?也不知多久没打扫了,蜘蛛网一挂连着一挂,还有蜘蛛在继续结网中。

同事看完小说,絮絮叨叨发表评论,羡慕眼红文中男女主的美好爱情和幸福生活,女主美丽优雅,个性鲜明,有点傲娇但温柔可爱,又善解人意体贴入微,真是太迷人了,怨不得男主宠妻如命,爱惨了女主。

“哎,这就去。”

她希望这只是个梦,等梦醒了,她又回去原来生活的世界。

小说里所写,孟桃花背叛田志高,和田家表哥石大头在屋里做坏事,被田雅兰撞破,一声尖叫,引村里许多人跑进田家亲眼目睹,通女干成实锤,两个人差点被绑了游村示众,是孟桃花的婆婆王水凤出面救了他们,王水凤哭着跪求村里人不要把这件事宣扬出去,她宁愿出钱每家每户送一份大礼,只求大家守口如瓶,让他们自家人内部处理就好。

男主正直坦荡、光明磊落,在女主深情告白、表明非君不嫁时,他把自己在农村有一桩事实婚姻的情况,毫不犹豫地告诉了女主,任凭她裁决。

男主农村出身,却有文化够聪明,长相俊朗潇洒懂情趣,生产技术吃得开,交际手腕也不错,看他年轻轻轻便能稳步上升,就知道是个双商极高、有真本事的,他对文中女主,从最初带着点小心冀冀的轻怜蜜爱,到后来成了大佬,霸道总裁式的宠溺厚爱,不离不弃、维护爱惜女主一辈子,这样的男人,是个女人都想嫁啊!

孟桃下床,踉跄两步才走稳,直直扑向墙上那两副宣传画,画下面钉着一本巴掌大的手撕日历,撕到今天的时间是:1974年9月10日,星期二。

文中对这个农村小媳妇的叙述笔墨不多,出场两次,都是三四句话带过,但就这么一个存在感极低的人,居然偷了人、背叛婚姻,遭到所有人唾骂、一辈子抬不起头,只能躲在农村角落里苟活。

国家还是那个国家,只是时光被倒回去几十年!

怎么解决呢?反正不能主动退婚,因为当初田志高和孟桃花结婚,是经过几名大队干部证婚的,孟桃花那死去的爷爷,可是打鬼子的老游击队员,田志高能去省城的国营重点大企业上班,就是孟爷爷替他争取到的!

第七章公开

2021-10-08

第八章丑事

2021-10-08

第九章预警

2021-10-08

书评(87)

我要评论
  • 个梦,&又回去

    她希望这只是个梦,等梦醒了,她又回去原来生活的世界。

  • &我也好

    “日头落山该做晚饭了,今儿星期二,小六小七住校不回家,一会大头就到了,你去看看你姐你姐夫干啥呢,问他们要不要回来一起吃,我也好量米下锅。”

  • 现在看&孟桃花

    现在看来,这个女配孟桃花的“偷情”其实是人为操纵,她是受害者,是个极冤极惨的炮灰!

  • 攒着鸡&撒娇。

    “不嘛,我也要吃鸡蛋羹,你老是攒着鸡蛋卖不让吃,馋死了!”年轻姑娘撒娇。

  • “你给&家怎么

    “你给我小声点,让人听见,说我们老田家怎么怎么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