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枝头过  


 

 职业八卦头子,碰上无良奸臣大佬,就了为求苟且偷生,背叛自己道德底线的不归路。一就,是这样的。“你也可以可以选择倒卖自己,或是倒卖良知。”“我两个都不卖!”“嗯?那你去死吧。”再后来,是这样的。“你也可以可以选择娶我,或是娶了我。”“我两个都不选。”“嗯?那是让我去死咯。”——正儿八经线—也没那么正儿八经—本文讲了一个表面是茶馆老板娘,背地里是操控舆论中心的情报机构主要负责人,在连失财富的时候,碰上了表面是朝廷重臣,背地里是掌控人命的杀手机构主要负责人。不当心落得人财两空的故事。实际上看似机缘巧合,看似苦心经营,不为苍生,只为梦中人。谁也没料卖菜的大娘和打杂的仆役交头接耳,稚气的丫鬟们窃窃私语,“明老板这是得罪了哪位大人物?”“难道我今年还能在富豪榜上升一位?”“我就说女人扎堆,总得出事吧!”。

秀婆叹了口气,“馆主,千颜馆重要,可哪有你重要啊,你想去就去吧。”

明襄撇嘴,无奈地摊了摊手,“弟兄们,这位左丞相很难搞啊,听他那个意思,应该是知道我们的身份了。我估计他想让千颜馆替他做事,你们觉得能行吗?”

走廊里一盏灯都没有,俩人一前一后走着,开始还听得到虫鸣,随着俩人越走越深,路也越来越窄,交错纵横的小路上开满了花,馥郁的花香,只需一口,就能让人昏厥。黑暗里出现一点光晕,随之扩大变亮,一排人逆光而站,有娇小佝偻的,有高大威猛的,在明襄出现的一瞬间,所有人齐齐跪拜行礼。

明襄挑了挑眉,就知道你这货要闹,“文求索,你有什么顾虑,说来我听听。”

半夜,城外葛家庄一户庄园外出现一个偷偷摸摸的人影,该影子在黑灯瞎火中,钻进了粮草房,过不一会手里拿着几个圆润的东西,又跑进了厨房。大约一盏茶的时间过去,打嗝的声音响起。

明襄丈二摸不着头脑,“我也不认识她俩啊?”

天上一道惊雷,劈在明襄头上,贪官!奸臣!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黑心肠,大屠夫,眨眼之内,明襄在心底骂完了她生平听过的所有脏话,然后她腆着笑,“得嘞,大人。”

“我超怂,胆子一吓就破,左丞相借我个胆子,不,借我条命可否?”明襄的狼爪慢慢往他官袍伸去。

好赖话都让他说完了,明襄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不再推脱,拿起肉干往嘴里塞。

明襄眼睛有些湿润,值钱,真值钱。要是能做一场左丞相访谈会,光门票钱都能赚翻。

“明老板这幅模样,叫我差点认不出。”叶云起上下打量一番,别有深意说道,“我若是再等不到人,就要去火烧洞府了。”

刀光剑影,蒙面黑衣,杀气腾腾,明襄踢出一脚,他娘的,

明襄咳了几声,理了理头发,端起一副正经的表情,跟了出去。

“妹子,是不是穿得少了,要不要大哥喊人给你加件衣服。”虬髯大汉趴在另一边的牢房里面,发来殷切的关心,“是啊,这牢里阴冷,湿气重,可别伤了身子。”行将就木的老头也附和着,一句话喘了三口大气。

“拿得动吗?”怪不得来迟了,怕不止是睡晚了,还有逛市场忘了时间,叶云起不等明襄回答,就叫了人,“风一,去拿过来。”

年糕管饱,你太瘦了,你得多吃点。

卖菜的大娘和打杂的仆役交头接耳,稚气的丫鬟们窃窃私语,“明老板这是得罪了哪位大人物?”“难道我今年还能在富豪榜上升一位?”“我就说女人扎堆,总得出事吧!”

风一确信道,“大人就是这么说的。”

“丞相大人,我知道您肯定不是那个意思,对吧。”

“我两个都不卖!”

书评(341)

我要评论
  • 在一间&里,她

    小桥流水,亭台楼阁,这是到了哪个贪官的宅邸,明襄被安置在一间灯火通明的房间里,死一般的寂静里,她听到浅浅的脚步声传来。

  • ,她恢&傻地张

    明襄咽了一口口水,一只温润的手从她脸上拂过,她恢复了视线,傻傻地张开了嘴。

  • 明襄抹&了抹鼻

    明襄抹了抹鼻子,往地上一拍,一定是那群姑娘小姐在骂我!

  • 了自己&既来之

    得,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愧是权臣,知道的东西就是多,明襄干脆放弃了自己的想法,斗不过,就既来之,则安之。

  • &养外人

    “偷懒扣月银。”叶云起放下手中的笔,偏头过来,仔仔细细地看了明襄几眼,沉声道,“你的本事,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既然认了我做主子,人和本事都得为我所用。我,不养外人。”

  • 前,捏&不可闻

    这位左丞相很亲民地坐在了她的面前,捏了捏自己的眉头,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 ,一位&来一名

    “她们在斗殴事件中负伤最重,一位是皇家血脉,一位是他国贵客,知道你为什么被判死刑了吗?”左丞相招来一名小厮,“去把我的便服拿过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