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子相夫恒儿是谁的  奉子相夫百度云  奉子相夫完整版  奉子相夫的结局是什么  奉子相夫txt免费下载  奉子相夫好看吗  奉子相夫媚娘结局  奉子相夫 小说  奉子相夫全本免费阅读  奉子相夫  


 

 才死两天,未抬出门时,就有人来打娃,记挂老公?岂有此理,孰可忍,孰不可以忍!占了人家的躯壳,做了人家的娘,不管怎么说替人家也才,以及维护小娃权益,夺回来小娃他爹,看正妻死而复生,坚决沉重打击狐媚小三......啥?俺没资格?俺但是三媒六聘,八抬大轿抬进你家大门,拜了天地宗祠牌位的!有木有?究竟有木有?灵堂上,徐府三少夫人宁如兰白衣素服,往灵牌前上了一柱香,仗着有几个婆子伴在身侧,大胆地注视着牌位,烛光下,一品诰命威远候夫人秦媚娘之灵位,端端正正一排黑漆字闪闪发亮,她微叹口气,摇了摇头,还是不敢相信,那样一个活色生香,温柔淑婉的绝世佳人,年纪轻轻的,说没就没了。。

此时的徐府乱作一团!

灵堂上,徐府三少夫人宁如兰白衣素服,往灵牌前上了一柱香,仗着有几个婆子伴在身侧,大胆地注视着牌位,烛光下,一品诰命威远候夫人秦媚娘之灵位,端端正正一排黑漆字闪闪发亮,她微叹口气,摇了摇头,还是不敢相信,那样一个活色生香,温柔淑婉的绝世佳人,年纪轻轻的,说没就没了。

“这鬼天气越发的冷了,白天是大奶奶的丫头们在,夜里还是我们几个婆子守着灵堂,可真是受罪呢。只不知道候爷今晚还来不来?昨夜将近一更他来守了一个时辰呢。”

本已将她放下,死了还能为她惋惜一把,这一活过来,却又不知该如何相对。

仍是那个秦媚娘,千娇百媚,貌若天仙,他当初在明湖一见倾心,宁愿被祖母责骂,舍弃青梅竹马的表妹,很是动了一番心思才求得皇上赐婚,原以为得偿所愿,娶回如花美眷,从此相亲相爱,共度一生,可谁知,到最后变成这样!

岑梅梅记得自己在那场喜宴上没喝酒,可是回家时开着车子就跌下桥去了。醒来躺在一副铺置得豪华绵软的棺材里,吓得不轻,以为自己进了殡仪馆的水晶棺,可摸摸棺材是木制的,没有棺盖,有微弱的灯光透进来,她看见自己身上穿着古代官家女人最体面的锦绣彩衣,手上拿枝玉如意,嘴里含着一块不大不小的玉石,害她好一会合不拢嘴,她听见外面老女人们的轻声议论,知道了些大概意思。

“你要敢吃那上面的酒,我立马儿奔回去,拿我们老头儿备下过年的腊肉干给你下酒!”

房内空无一人,也没有炭火,连熏香火笼都未开,冷浸浸的,岑梅梅转动目光,蓦然发现了摇篮里手舞足蹈的婴儿,脸上顿时露出甜美的笑容,快步走了过去。

黄昏时候,纷纷扬扬的大雪没有消停的迹象,天色逐渐暗下来,赦造威远候徐府前院,一排排白色灯笼同时点亮,照见院内白幡飘飘,烟雾缭绕,素色灵棚与阶下铺了一层的雪地相映衬,愈发显得惨白寒瘆,阴气沉沉,各种纸糊的车船牛马婢仆堆满院墙边,冷风吹过,轻轻晃动,朦胧灯光下似要活过来一般,说不出的诡异可怖,胆儿小些的仆妇丫头这个时候都不敢独自走路了,被派了什么差,总得央了有些年纪的妈妈媳妇陪着,方敢四处去走。

婢仆婆子们刹时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郑表妹之后,还有谁为着威远候夫人的名份而来?

前边有人惊呼:“大奶奶!”

刘妈妈暗地里推了林妈妈一把,林妈妈扑通跪下,哭道:“候爷啊,这事真不怪奴才们!大奶奶她、她真不见了,炸尸了啊……”

“大嫂!”宁如兰平日里虽说与秦媚娘交情甚笃,此时却也连惊带吓,声音颤抖,就算身边带了二十多个人,而且婆子们都举起了粘有各种符条的灯笼,她仍不免张口结舌,说话结结巴巴:

余婆子眯缝起眼看向供桌上的酒瓶,旁边的林婆子见状,拍了她一下,笑道:

余婆子咕地笑了一声:“咱们候爷健壮着呢,他用补什么?就是十个郑姑娘,夜夜陪侍,候爷那也不在话下!”

岑梅梅越听越心惊,越听越气愤,那个什么候爷老公她可以不管,野女人虐待孩子她可不答应!她前世虽然没结婚没机会做母亲,但这具身体里潜意识的护犊深情刹那间铺天盖地弥漫而来,她几乎没有考虑地翻身爬出了棺材,现身在几个婆子面前,把几个婆子吓晕了,晕就晕吧,自己找儿子去!

回廊尽头走来一名穿暗色衣裳的健壮少年,是徐俊英的长随宝驹,主仆二人也不用说话,目光接递间,便同时转身朝外院走去。

绣纬罗帐,水晶珠帘,花木屏风和宽大的紫檀木雕花拓床,不论是精致的梳妆台还是华美的圆桌,处处尚留有女主人的痕迹和气息。

林婆子被火烫了一下,又被踢翻,不一会儿就清醒过来,看着一地狼藉,又壮着胆跑去看了空空如也的棺材,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大声哭嚎起来:

关于上架

2021-11-18

第五十章

2021-11-18

书评(278)

我要评论
  • 画,眸&俊朗的

    威远候徐俊英剑眉如画,眸似墨玉,刚毅俊朗的脸上平静淡定,毫无惊诧之色,他才从外边回府,照例来亡妻灵堂看一看,谁知竟遇上这样的事情。

  • 奶往、&”

    一名婆子匆匆跑来,颤抖着声音向宁如兰禀报:“三奶奶!方才有人见着大奶奶了!大奶奶往、往内院去了!”

  • &灵堂外

    岑梅梅走上前去,一脚把跌进火盆的林婆子踢开,踩灭她衣上的火苗,转头看一眼灵堂外飘落的雪花,想了想,双手提起裙裾,毫不犹豫地冲了出去。

  • &候府大

    她这个二十六岁的都市女白领在现代世界遇了车祸,魂魄不散,穿到古代一个病死两天的候府大少夫人秦媚娘身上了!

  • 咕地笑&:“咱

    余婆子咕地笑了一声:“咱们候爷健壮着呢,他用补什么?就是十个郑姑娘,夜夜陪侍,候爷那也不在话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