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思穿书了,在穿书任务一次失败后,系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重新启动了。上一次,书中反派大Boss方仰宁为她而死,童思一直到他死了后才意外发现自己早以爱上了了他。自己之后自以为是,一门心思只想拿到男主,结果一次又一次的被践踏着方仰宁的真心。现在的老天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童思最终决定,这一次,她肯定要好好的宠着他,爱他。看小作精手撕白莲花和小绿茶,披荆斩棘,为爱复活。面对自己方仰宁的各种不信赖,童思仅用了一个办法,撩他,撩他,不停地地撩他。每次亲他抱他黏着他的同时,她意外发现她的作死值在一条直线持续下降,做任务做得切记太快乐……了。童思:宁哥哥,你看出来,好剧烈的疼痛和强烈的眩晕感让她干呕了起来。。

听到有外人的声音,童思忙松开了方仰宁,然后又很不好意思地将头深深埋在了他的怀里。

她听到了他的心跳声。

方仰宁被童思突如其来的举动搞得一愣,一时忘了自己接下去该说的话。

他带着一副金丝框的眼镜,正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

剧烈的疼痛和强烈的眩晕感让她干呕了起来。

对于童思,他总是显得小心翼翼的。

会客厅位于一楼的角落,用的是实木门,隔音效果本是不错的。

周围响起佣人们的惊呼声,童思感觉到自己的膝盖被冰冷的瓷砖磕得生疼,疼得都有些麻木了。

“以后咱们在房里,能别提这个名字吗,倒胃口。”童思小声抱怨道。

方仰宁想将手搭在床上鼓起的那一小坨上,手指伸了伸,终究还是停在了半空中。

“你,你先休息,我先走了。”沉默良久,方仰宁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还活着,在会客厅……

一想到她这种讨好是为了另外一个男人,方仰宁闭眼,他就感觉心如刀绞。

真是,真是大傻瓜!

童思此刻没有多余的情绪去理会系统播报,她支起上半身,将自己的唇又贴了过去……

是不是,自己在这,她不自在了?

“夫人您醒了?”

她将手轻轻搭在了会客厅的红木门上……

方仰宁此刻浑身僵硬,两只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

“如果是为了楚耀,我答应你我会暂时放过他,”方仰宁深吸一口气,才缓缓继续道:“你,你不用这样。”

书评(390)

我要评论
  • 感觉自&咙干涩

    她喘着粗气,感觉自己的喉咙干涩得快冒烟了,发不出任何声音。

  • 地走到&颤抖急

    童思站起身脚步踉跄地走到那个女子面前,声音颤抖急切,“玛丽,先生呢?”

  • 软的身&怀里,

    话还没说完,有个香软的身子就直直撞进了他的怀里,然后他就发现自己的脖子被人死死搂住了。

  • 情得让&的男人

    她此刻迫切地疯狂地想要见到他,见到那个为救她而失去生命的男人,那个阴鸷偏执却深情得让她心怜的男人。

  • 种疼痛&反而让

    可是这种疼痛反而让她觉得很高兴,因为这是活着的感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